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華爾街令北京雪上加霜

?"
中國房市慘跌,主要城市的房價直直落。圖為二零零八年十月三十日,一名投資者在二零零八北京秋季房地產展示交易會上的建築模型前打呵欠。(Getty Images)

對比一九八九年的日本泡沫經濟和一九二九年的美國股災,如今中國經濟面臨兩大危機同時爆發的嚴峻考驗,一是自身泡沫經濟的破滅,二是華爾街危機引發的牽連,兩者內外合力,可謂生死劫數。

今年入秋以來,隨著美國次貸危機引發的金融危機席捲全球,北京當局在竊喜的同時也在暗自憂傷。喜的是一則可以藉機宣揚社會主義的「優越性」,把美國的救市行為曲解為搞國有化,二則可把中國原有的經濟危機說成是金融風暴的受害者;憂的是中國出口型經濟將面臨巨大衰落,從而危及其依賴經濟發展假象建立的統治合法性。

美國救市不是國有化

隨著美國、英國等西方發達國家利用國家政府力量拯救瀕臨滅亡的金融業,大陸官方學者解讀為:資本主義國家也要走社會主義道路才能避免經濟失控,言外之意,中共的集權統治才是人類應有的選擇。很多海外學者駁斥該言論是在有意誤導民眾。

美國耶魯大學管理學院金融學終身教授陳志武解釋說:「美國救市跟當年中國和蘇聯進行國有化的出發點完全不一樣,不是國家把民間力量從行業中擠掉,而是在危機時為民間市場力量提供援助。」「不是與民爭利,也不是通過政府經營來實現『均貧富』,只是解決危機的一個臨時做法,一旦危機過去,美國政府將從那些國家持股的銀行、金融機構或企業中淡出。」

他還說,這肯定不是在否定市場經濟理念,也不是證明計畫經濟和國有經濟是人類的重新選擇。國家在市場中必須承擔維護產權和契約權益的責任,當意外市場事件威脅到太多公眾利益時,政府有責任出面保護公眾利益。現代社會裏政府的作用和角色大了很多,但權力增加的同時,對權力進行監督制約的必要性也大大增加,因此出現了現代憲政民主制度,這些同步發展不是偶然的。


二零零八年十月十四日,四川成都一皮鞋廠。目前歐盟對中國產的皮鞋徵收16.5%的反傾銷稅。隨著金融風暴的來臨,國內廠家出口創匯更難了。(Getty Images)

日本泡沫經濟的前車之鑑

很多人把這次華爾街風暴比喻成一九二九年的股災或一九九一年日本股市泡沫。有趣的是,美國股災也是在快速發展三十年後出現的,為此美國遭遇十五年的大蕭條、日本也因此丟失了十年。

一九八六年十二月到一九九一年二月的四年零三個月期間,日本經濟在投機活動的支撐下高速發展。此前的一九八五年九月二十二日,世界五大經濟強國(美、日、德、英、法)在紐約廣場飯店達成「廣場協議」,宣布利用日元的升值來減少美國的貿易赤字。在國際資本的炒作下,日元在一年內升值一倍,從一美元兌換二百四十日元變成了一百二十日元。

在國內外多種因素的促成下,日本興起了投機熱潮,尤其在股票交易市場和土地交易市場更為明顯。當時東京二十三個區的地價總和甚至達到了可以購買美國全部國土的水平,而銀行則以不斷升值的土地作為擔保,向債務人大量貸款。此外,地價上升也使得土地所有者的帳面財產增加,刺激了消費欲望,從而導致了國內消費需求增長,進一步刺激了經濟發展。

一九八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日經平均股價達到最高點三點九萬日元,由於沒有實業的支撐,泡沫股市開始下跌。到了一九九二年八月,日經平均股價跌破一點四萬日元,帳面資產在短短的兩年間化為烏有。接下來是十年的大蕭條,使日本經濟停滯不前。

一九二九年的美國股災和大蕭條

從一八九九年開始,美國經濟持續增長三十年後,特別從一九二零年開始,美國製造業以超過6%的增加速度飛速發展。一九二九年十月二十九日股災爆發,短短兩周內共有三百億美元的財富消失,相當於美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的總開支。

接下來連鎖反應很快發生:瘋狂擠兌、銀行倒閉、工廠關門、工人失業、貧困來臨、有組織的抵抗、內戰邊緣。數據顯示,在一九二九年至一九三一年,有五千家銀行倒閉,至少十三萬家企業倒閉,汽車工業下降了95%。到一九三三年,工業總產量和國民收入暴跌了將近一半,商品批發價格下跌了近三分之一,商品貿易下降了三分之二以上;占全國勞工總數四分之一的人口失業。大蕭條時期持續了十五年,其中十年內失業率接近20%,而在國際上通常將12%的失業率作為臨界線。

三十年代的大蕭條對美國經濟造成極大的傷害,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才讓美國逐步擺脫衰退,而美國股市回到崩盤前的水平時已是三十年後的一九五八年。圍繞大蕭條成因的解釋,形成了今天流派眾多的宏觀經濟學理論。爭論的焦點包括政府不適當的財政貨幣政策、技術衝擊、投機盛行、社會分配不公、道德淪喪等等。但有一點卻是公認的,即投資者非理性樂觀的情緒是產生悲劇的原因之一。


二零零八年十月三十一日,香港金融風暴受害者在香港消費者理事會前抗議銀行的欺騙行為。(AFP)

華爾街風暴令中國經濟雪上加霜

有分析家稱,這次美國次貸風暴與一九二九年的股災沒有本質上的區別,都是信用被無節制或惡意地放大後的信用危機導致金融危機,反過來促使信心崩潰,市場走到一個非常不理性的程度。

有人認為,假如把握得好,中國有望成為這次金融風暴的贏家。比方利用外匯購買大量價格便宜了一半的石油和礦產,或去股市「炒底購買美國」,或藉機要求西方國家開放市場。但也有人相信,中國經濟能在金融風暴後存活下來就算幸運了,哪敢奢望當贏家。上述樂觀想法一是不現實,如大量購買的石油存放在哪裏?全球民眾正要勒緊褲帶過苦日子,如何能對中國擴大市場?二是沒有認識到中國經濟自身存在另一場危機。

對比一九八九年的日本泡沫經濟和一九二九年的美國股災,如今中國經濟面臨兩大危機同時爆發的嚴峻考驗,一是中國國內自身泡沫經濟的破滅,二是美國華爾街危機引發的牽連,兩者內外合力,中國經濟正面臨一大生死劫數。

許多了解中國經濟真相、明白中共本質的人相信,危機爆發後,中共不會像正常政府那樣把廣大民眾的利益放到首位,而是把中共少數官員的得失放在首位,利用犧牲民眾利益來換取個人利益,這樣的「舵手」是很難讓中國經濟的航船順利度過風暴襲擊的。◇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