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粵港經濟前景迷離難測

?"
全球最大玩具代工商之一,香港上市的合俊集團旗下兩工廠倒閉,六千五百名員工面臨失業。圖為二零零八年十月十八日,一名等待領取拖欠薪資的工人睡在位於廣東省東莞的合俊集團控股公司工廠的一張桌子上。(Getty Images)

面對全球金融危機,歐美消費能力下降,出口導向經濟走向末路,包括香港在內的珠江三角洲區域經濟體已現倒閉潮。大陸媒體報導,東莞平均一天倒閉一百家企業;學者指出,今年將有上萬家香港企業倒閉。

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包括香港在內的珠江三角洲區域經濟體,一直是中國經濟增長的火車頭。雖然在九十年代之後珠三角經濟在中國經濟中的重要性有所下降,但仍是中國經濟發展的主要動力之一。然而最近以來,珠三角經濟體,包括香港在內,不但面臨國際金融風暴的波及,而且在製造和加工出口等方面都遭遇困境。

每天倒閉一百家企業

加工廠聚集地珠江三角洲在金融海嘯前就已經積弱,今年以來,中國有六、七萬小企業倒閉,其中大部份屬於出口貿易型企業。而金融海嘯觸發的倒閉潮更是慘不忍睹。

當中最怵目的要算是在東莞經營十四年的港資企業合俊。全球最大玩具代工廠之一、香港上市公司合俊集團旗下在東莞的三家工廠突然倒閉,逾六千人失業。而差不多同期,港資家電生產商百靈達國際位於深圳寶安區的工廠倒閉,令超過一千二百名工人失業。

據大陸媒體報導,中國製造業倒閉之嚴重,「傳聞東莞平均一天倒閉一百家企業」。中山大學港澳珠江三角洲研究中心主任陳廣漢指出,早在黃曆過年時,香港商會曾經估計,今年將有上萬家香港企業倒閉。

香港經濟金融評論員石齊平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珠三角地區外向型企業面臨的困難,有多重原因:「表面上看,和最近的國際經濟金融形勢惡化有關,但本質上,國際經濟形勢所造成的衝擊,應該說,還沒有真正的衝擊到珠三角或中國其他一般的勞力密集型行業,因為這個衝擊要在以後才出現。」

而財經評論員吳木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引發港企倒閉風潮的原因,第一是人民幣升值不利於出口型企業的經營;第二是全球市場對中國產品品質的質疑也不利於標有「中國製造」品的出口;第三是出口退稅新政策的不利影響。


美國經濟不景氣,對中國的出口貿易有直接影響。(Getty Images)

加工業出口導向經濟已末路

中國經濟發展走的是所謂的「東亞模式」,即和日本、韓國一樣,以出口作為企業增長的主要動力。然而中國在這方面更為極端,中國GDP的50%和進出口有關,是全球外貿依賴度最大的經濟體。

珠江三角洲地區的問題更為嚴重。二零零六年,廣東省進出口額超過了該省的GDP,顯示珠江三角洲地區經濟嚴重依賴國際市場。

面對全球發生的金融危機,歐美消費能力下降,大量企業的產品出口就陷入了困境。有資料顯示,今年中國玩具出口額前八個月雖然有五十一億美元,只比去年同期增長了一個百分點。而合俊集團旗下的三家企業以及珠三角地區大量代工企業倒閉,意味著珠三角加工企業的生產經營方式正面臨窮途末路。

另外,在一片的倒閉潮中,珠江三角洲卻出現一種矛盾現象:現存的工廠卻仍難以招聘到工人。顯示出珠三角一帶在勞動人口方面發生了結構上的變化。

有報導引述東莞厚街一家港資工廠的負責人說,今年原先計畫增加一條生產線,且認為招聘工人不會太困難,因為有大量工廠倒閉,失業工人大增。不過,廠方最終卻因無法招聘到足夠的工人,只好放棄計畫。

有分析指,有多重原因導致珠三角出現上述矛盾現象,一是區內物價急升,生活成本上漲,導致外省勞工撤離;二是工廠訂單不足,加班工資少,收入降低,員工不願在區內工作。

珠三角加工企業發展最快的這二十年來,經研發或原創,再被廣泛生產和使用的產品很少。有學者認為,珠三角中小企必須轉型自救,不可再單一倚賴出口。珠三角加工業應該建立自己品牌,有助將來發展內銷。中國過渡政府總統伍凡今年初曾指出,很多外資來到中國,就是寄望於中國的龐大人口的內銷市場。

伍凡認為,珠三角企業必須盡快開發內銷市場,這不但有利於外資投資,對中國本土的經濟也很關鍵:「中國的內銷市場建立不起來,中國的經濟永遠不會好,現在我們所看的表面經濟繁榮,通通是在城市地區,都是在沿海地區,你看不到農村的面貌。而決定中國經濟有真正的發展,讓全國百姓得到真正的好處,不把中國國內的內需市場,尤其是農村市場建立起來,那都是空的。那中國經濟就是綁在國際市場上的一個加工廠。」

李嘉誠損失一千八百億

受金融海嘯影響,香港股市狂瀉,恆生指數從去年高位三萬多點,回落到現在一萬多點。有報導指,港股一年前的市值曾高達二十三兆一千九百七十億港元,現今只剩下八兆五千八百億港元,蒸發了約十四兆六千一百七十億港元,以七百萬港人計,等於每人損失二百零八點八萬港元。


有報導指,港股一年前的市值與現今相比,蒸發了約十四兆六千一百七十億港元。圖為港交所內的情況。(Getty Images)

藍籌中跌幅最大的,要數中信泰富(267-HK),該股因炒賣外匯累計期權而虧蝕一百五十五億港元,一年之內跌價91%。而去年最重傷的便要數內房股、資源股及航運股,跌幅全部都接近90%。

而在金融海嘯中「沒頂」的公司包括有:恆豐金(870-HK)、佑威(627-HK)、德發(928-HK)、合俊(2700-HK)便要申請清盤,百靈達(2326-HK)內地廠房結業,五股皆已停牌,持有這些股票的散戶心裏要有數,它們隨時變成廢紙。

據《理財周報》報導,自美國雷曼兄弟九月十四日宣布倒閉後,香港長江實業與和記黃埔主席李嘉誠、恆基兆業地產有限公司主席李兆基,以及新鴻基集團代表郭梓文等「亞洲三大股神」,同全球投資人一樣受到股災衝擊,個人身家大失血。

有「華人首富」之稱的李嘉誠,個人身家因此縮水近四成。由其控股的八家上市公司股票市值縮水達四成,浮虧總額約為一千八百四十三億港元。

郭梓文兄弟及李兆基浮虧也分別達八百零五億及四百八十六億港元;若以這半年股價走勢來看,李嘉誠的長江實業股價跌幅約41%,由郭梓文家族掌控的新鴻基地產跌幅為53%,跌幅最大的卻是由李兆基創辦的恆基地產,跌幅高達55%。

不過據《工商時報》報導,三股神「越跌越買」,增持的主要是自家企業的股票。李嘉誠自九月二十九日起多次增持長實股票,累計共增持四十二點八萬股,投資約三千五百二十五萬港元,讓李嘉誠對長江實業的持股比率上升至40.24%。


金融海嘯中,恆生指數跌至四年來新低,股市也隨即出現恐慌性拋售。(Getty Images)

香港優勢漸漸喪失

郭梓文與李兆基兩人則展開比李嘉誠更積極的增持動作。整個九月郭氏家族一共增持了八次,共增持二百七十二點五萬股新鴻基地產股份;此後,郭氏家族十月份再透過家族信託基金增持一百二十萬股,投資達八千零五十二點六萬港元,對新鴻基地產持股比率已升至42.69%。

李兆基則早於四月初即開始增持自家股票,累計已七次增持恆基地產共一千四百六十五點五萬股,涉及資金高達八點五億港元。有港媒報導指,一位超級富豪炒外行炒虧了一百億元,後來坊間傳聞是李兆基。傳聞更指李兆基雷曼投資也虧了大筆錢,但因為自己的身份,不敢出來索償。

香港作為中國經濟的示範窗口,近年來越來越喪失了自己的特點的內趨力。八十年代之後,香港製造業北上,本地則以外貿服務、物流和金融為商業三大支柱,然而,隨著中國的開放,外資大量直接進入內地生產和貿易,而港口吞吐量近十多年增長了數十倍,香港外貿服務和物流方面的優勢蕩然無存。

這次國際金融風暴仍在擴展,最後結果如何沒有人能夠預知。顯然,如果香港的金融市場再遭到重創,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則岌岌可危,而香港經濟將失去其最後的一個重要優勢。◇


從高空眺望的新界地區,可以看到設在區內的貨櫃碼頭(Getty Images)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