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全球金融危機中國離「最大贏家」有多遠

?"
賓州費城爵碩(Drexel)大學商學院市場營銷學助理教授

  時代周刊商業和經濟專欄作家佳斯汀‧福克斯(Justin Fox)最近收集了一批讀者關於金融危機、次貸、銀行業的前景和美國經濟前景方面的十幾個問題,並給予了回答。其中有個問題很有趣,這名讀者問華爾街和賭場有什麼區別,提問者還特別註明,這並不是開玩笑。在目前全球經濟前景黯淡的狀況下,這的確不是個輕鬆的玩笑,而是人們真心的疑慮。


金融市場的豪賭,使人們難以區分投資、投機和賭博。圖為賭博之都拉斯維加斯的賭場大道與紐約股票交易所門前的華爾街。(Getty Images)

對這個問題,福克斯的回答也很有趣,他說在華爾街,發牌手(交易員)掙的錢要多得多,並且這些人常會跟顧客一起下注。我們知道賭場的員工(發牌手)是不參與賭博的,並且賭場往往是每隔一會兒就換發牌手,讓他們頭腦清醒地對付頭腦發熱的賭徒。

而華爾街的交易員則是拿你的錢去賭,還時不時的自己也賭上幾把;最後他們賭輸了,還要挾各國政府出來買單。怪不得越來越多的美國人對此不滿,耽心共產的餘孽在全世界進行滅亡前最後的反撲。

一次在朋友家吃飯,談起他們的孩子要上大學了,什麼推薦信、申請材料、SAT等話題,及孩子如何能在眾多的申請者中脫穎而出,進入理想的大學。交談中大家提起了一部好萊塢的新電影,叫〈21點〉。電影中,一個麻省理工學院(MIT)的學生獲得錄取進入哈佛醫學院,但因付不起三十萬美元的學費,加入了一個MIT數學教授的21點俱樂部。俱樂部成員聯手合作,通過暗語數牌、記錄出牌的機率,在玩21點的賭博中得手,賺了許多錢。雖然不義之財最後還是得而復失,但這段經歷似乎震撼(Dazzles)了哈佛獎學金的審批者,這個學生有望從眾多的獎學金申請者中脫穎而出。

據說電影是基於一個真實的故事,主角還是位華裔學生。影片中這群記憶超群的高才生的祕訣,是他們絕不去賭博,絕不讓情緒和情感帶動自己,而是異常冷靜的計數,按照數學教授的方案行事。最後主人翁的失手,也是因為情緒的失控、不能及時脫身。

從華爾街的教訓看,大投資銀行的交易員還不止是情緒激動,他們似乎點燃了全世界民眾對金錢的執著。好在今天全世界人民都更加認識到了人間的聖者早就告誡我們的,亦即股市已經是投機和賭博的場所,在貪婪之心的驅使之下的所作所為,最終只會害了人們自己。

華爾街豪賭失利,但戰事還沒結束,離清掃戰場、清點家底的時刻,也許還有幾個季度甚至幾年。既然有人輸了錢,應該也有人在暗地數錢。許多人的注意力,開始轉移到危機之中和之後,究竟誰是最大的贏家,或者有沒有贏家,這個更撲朔迷離的問題上來。

華人世界的許多評論家和學者,也開始討論在這場金融危機中,中國是否可能是一個贏家、甚至最大贏家的問題。

全球金融危機的原因,除了投機的濫觴和市場泡沫的破滅,還有流動性的缺乏這個古老而又常新的問題。北卡州立大學金融教授理察德‧沃爾(Richard Warr)在談及市場對危機的反應時說,「從許多方面看,目前的危機是一場許多因素構成的完美風暴。但最關鍵的問題還是流動性,或者說流動性的缺乏。」

華人世界有儲蓄率高、簡樸持家、量入為出的處世原則,這一美德帶來流動性的豐裕,在危機之中的社會顯得更加珍貴。所以,華人社會在世界金融危機中成為贏家,確實有我們與生俱來的優勢的潛力。但究竟是否會成為贏家,還有許多因素需要考慮。

比方有學者認為,中國現在可以用外匯儲備做很多事,包括到歐美發達國家和新興市場國家去購置很多戰略性的資源,如石油和礦產;或者向在金融危機中受打擊比較大的國家提供援助、購買其資產或證券;甚至藉機要這些國家對中國商品進一步開放市場。

如果這些設想可以實現,在危機中成為贏家確實有現實性和可能性。但問題的關鍵,在於許多設想並不具可操作性。比方在目前油價偏低時大量買油,買了沒有戰略儲備的場所、沒有煉油能力怎麼辦呢?買石油期貨,則需要更大的膽識和見解。繼續購買美國債券,也似乎是中國外匯儲備不多的出路;要其他國家對中國商品進一步開放市場,也難以實現,因為歐美民眾正在減縮支出。

對中國經濟感到悲觀的人們說,不是最大輸家就謝天謝地了,還奢談什麼最大贏家。

的確,中國從上到下都已經認識到,擺脫出口依賴型的經濟,轉向以內需為驅動力的經濟,由國內消費來帶動經濟增長,才有成為贏家的可能。

批評家們已經指出,政府雖然在大談內需,但人們手裏卻沒錢,沒錢怎麼推動內需呢?推動內需需要「國富民強」,而不是「國富民窮」。當代中國研究的程曉農認為,中國經歷了二十年的每年8%的GDP增長,而百姓的收入卻沒有同樣的增長。財富落到占人口5%左右人的口袋裏,占人口90%的人沒有從發展中得到好處,這才是真正的問題。

看來,中國離「最大贏家」的寶座有多遠這個世界級的外部問題,其答案似乎在於一個國家級的內部問題,亦即90%的中國人與最上層5%的人們,在財富和權力的差別方面,究竟有多麼的近、或者多麼的遠。◇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