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全球經濟危機中的中國角色

?"
(Getty Images)

    於房貸壞賬的銀行破產,引發美國金融危機。經濟衰退,股市暴跌,失業劇增。眾所周知,資本主義經濟(或市場經濟)歷來呈現周期性的漲落。經濟危機,對美國或西方而言,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後一次。

惟新一波經濟危機,呈現與前不同的兩大特點。其一,作為世界頭號經濟體,美國經濟規模空前巨大,因此,新一波經濟危機,也就顯得空前巨大,以至於,美國政府提出規模空前的拯救計畫(動資七千億美元),令世界震驚。其二,全球經濟一體化,使各國經濟融合與彼此依存程度達到前所未有,於是,發端於美國的金融危機,迅速蔓延全世界。各國紛紛行動,拯救本國受創的經濟。

此時此刻,人們也把目光轉向中國,這個擁有最多外匯儲備(一點九萬億美元)和增長最快的最大新興經濟體,將受到何等影響?將有何等作為?

美元貨幣體系信譽重創

十月二十四至二十五日,第七屆亞歐峰會在北京舉行,會上動見觀瞻。歐盟希望推倒由美國主導的布雷頓森林體系(Bretton Woods System)。這個以美元為中心的國際貨幣體系,誕生於二戰後期。該體系以資本自由化、外匯自由化、貿易自由化為原則;關貿總協定、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則是半個多世紀以來支撐世界經貿和金融格局的三大支柱。

新一波金融危機,發端於美國,並促使美國政府採取前所未有的國家干預措施。此情此舉,重創了以市場經濟為原則的布雷頓森林體系及其信譽(事實上,早自上世紀七十年代,大部份國家就放棄了與美元的固定匯率,從那以後,布雷頓森林體系就有名無實)。歐盟趁機要求改革,期望以歐元代替美元,來主導世界經濟。

歐盟的期待 vs. 中共考量政權安穩

歐盟領袖們呼籲中國發揮更大作用,協助拯救全球金融危機。一種解讀,是歐盟對中國國際地位上升的認可;另一種解讀,卻是歐盟對中國政府直截了當的施壓,要求中國在經濟領域也要成為「一個負責任的大國」。言下之意,也反映出歐洲各國對中國政府至今袖手旁觀的不滿。

對中共而言,這無疑是一個重大機會,利用全球經濟危機,迎合歐盟,削弱美國,進而削弱美國在全球的影響力,中共可能從此擺脫主要來自美國的人權壓力,進一步鞏固其在國內的一黨專制。在北京舉行的亞歐峰會上,中共領導人胡錦濤不失時機地強調:「應該尊重各自的社會制度、意識形態、文化背景及發展模式。」

中國銀行體系相對封閉,對國際金融風暴具有一定抵抗力,中國政府得以觀望一時。但全球金融危機,已經對中國經濟構成重大衝擊和影響。中國兩位數的經濟增長率,在本年第三季度,驟然下降為單位數:9%。預估明年經濟增長將進一步放緩,至8%,甚或更低。過去二十年間,中共一直將高速經濟增長,視為社會穩定的基石。經濟減速或者停滯,必令當權者憂心忡忡。

除此之外,外資流入減少,外貿出口減弱,立足於出口的企業紛紛倒閉,僅在珠江三角洲,就有半數玩具廠倒閉。這一切都顯示,全球經濟危機,中國未能置身事外。此時此際,中共不得不掂量自身問題,首要的,就是其政權安穩。

全球金融風暴中,南亞國家巴基斯坦瀕臨破產。鑒於與中國的最密切關系,巴基斯坦總統親自到北京,請求中方為巴方提供援助,但未如巴方所願的是,中方並不打算提供直接援助,僅承諾增加在巴基斯坦的投資,或在巴國銀行存入十至二十億美元。倒是世界銀行(美國主辦)和亞洲開發銀行確保為巴國提供貸款,英國也決定,將它對巴基斯坦的援助增加一倍。

不管巴基斯坦還是歐盟,要求中國協助救市,看重的,是中國巨大的外匯儲備,以及中國政府無需民意即可乾坤獨斷、任意支配其外匯儲備的能力。

在中國,當局只公布外匯儲備的數字,卻把外匯儲備的構成,定為「國家機密」。因此,連中國民眾都不得而知,中國外匯儲備中,究竟有多少是可以抽動的資金?有多少則是被套牢的資產?

外界隱約知道,中國外匯儲備中,三分之二為美元資產,其中,又大多為美國國債。美國爆發金融危機,必無力償還國債,中國所持有的巨額美國債券,等於被套牢;又如果按照歐盟企圖,以歐元為主,重建世界貨幣體系,排斥美元,擁有最多美元資產的中國,勢必成為首當其衝的受害者。

面對歐盟的呼籲,中共躍躍欲試,卻又謹小慎微。最後,近乎推諉地表態:將積極參與預定於十一月十五日在華盛頓舉行的國際金融峰會。該峰會,由美國總統布什倡議,邀請二十國集團(G20)及發展中國家領導人,共商全球金融市場和經濟問題。

中國經濟對美國市場依賴之深,使中共不得不正視:引發世界金融危機的美國,也是解除這場危機的關鍵。

所謂:解鈴還須繫鈴人。相對之下,歐盟期待的中歐合作,則註定走不了多遠。全球經濟危機中的中國角色,迄今停留在輿論中,被虛擬,或被誇大。

(轉自「RFA」,小標為編者所下)◇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