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二零零八油價巨幅漲跌的背後

?"
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八日,在美國維吉尼亞某汽車加油站打出的降價廣告牌。(Getty Images)

十月以來國際油價跌跌不休,可謂駕車族一大暢快之事。

然而興奮之餘,您可知,歷史上每次油價暴漲之後的大幅回落與全世界經濟衰退息息相關,而今年油價的漲跌幅度及時間跨度均為歷史之最……

今年十月金秋季節,國際油價跌跌不休可是駕車族的佳音。到萬聖節時分,美國一些地區的零售油價已跌到每加侖2.5美元以下,比之七月最高點跌幅近40%。據專家估計,未來的零售油價還有下跌的空間,對駕車族而言,在承受百年一遇的經濟衰退之際,可謂是最暢快之事。

不過,在興奮之餘可以發現,歷史上每次油價暴漲之後,其大幅回落和世界範圍的經濟衰退息息相關,而今年油價的漲跌幅度及時間跨度均為歷史之最。

「瘋狂」漲跌 史上罕見


今年以來,國際原油現貨價格就在一路上揚,按每桶計,從年初歷史上首度「破百」,四月中旬起迅速上漲,到七月三日衝破145美元歷史新高,十一日觸頂147.27美元,半年來漲幅約45%,比去年同期翻了一番。

隨後油價又一路狂瀉,截至八月中旬,油價回落至110美元,到十月三十一日,紐約十二月期油每桶67.81美元,十月份崩跌了32%,為原油期貨交易開辦二十五年來最高紀錄,創歷史最大單月跌幅。十一月三日更是跌到每桶60美元以下,比之七月最高點滑落60%以上。

二零零八年,國際油價經歷了這種前所未有的半年瘋漲和一個月暴跌。為何如此,各方說法不一,石油乃是「工業血液」,專家分析,供需關係應是左右油價的基本要素,其價格走勢也應與世界經濟的表現息息相關。


原油價格隨著經濟活動的需求下降而下跌,圖中有兩個下降時段分別對應著一九九七至九八年東亞金融危機和二零零零至零一年的經濟衰退。(OPEC)

石油輸出國的槓桿作用

對於今年十月的油價異常跌落,作為占世界40%的石油供應方、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十三個會員國十月二十四日在維也納集會後再次宣布,自十一月起每日減產一百五十萬桶。

OPEC主席沙基卜.哈利勒表示:「減產的決定對穩定國際油價,百分之百有效。」對此減產動作,美國和英國同聲抨擊,美國能源部甚至說OPEC「企圖蓄意操縱市場定價」。

但專家指出,OPEC或許認為能夠操控油價,但真正影響力還是市場機制及需求。據全球能源研究中心的最新報告,二零零八年及二零零九年,全球原油需求可能是十五年以來首度下降。紐約經濟研究機構RGE Monitor分析師Rachel Ziemba說:「目前股市和信用市場的影響比OPEC還大,在這兩個市場見底反彈之前,OPEC無力支撐油市。」

油價反應全球經濟

從歷史上看,自石油在十九世紀六十年代大規模開採並應用到工業中以來,歷史上每次油價暴漲之後,都會伴隨著油價的大幅回落和世界範圍的經濟衰退。

國際原油市場一般都以美元計價。作為石油最大消費國的美國,從去年次貸危機開始蔓延後,美聯儲連續多次降息,美元持續貶值,直接影響石油輸出國的利益,他們通過提價來維護自身利益。哈利勒六月表示,美元兌歐元每下跌1~2%,油價就會上升八美元。

此外,受美元疲軟的影響,大量國際投機資本轉向石油、黃金、糧食等物資,在美國市場,自二零零零年以來,投向原油期貨的資金增長了442%。據統計,目前原油市場交易的一半是期貨,投機資本無疑哄抬了原油價格。而一遇經濟衰退,美元反彈,據美國一項獨立研究報告,自七月起已有約四百億美元的資本撤離國際石油市場。導致油價迅速暴跌。

不過,這一輪油價狂升並未給西方經濟造成重創。專家認為,這一方面因為西方經濟對石油的依賴度下降;另一方面,西方國家採取一系列措施,開發替代油、增加汽油稅收等,如英國汽油稅占油價的55%。但高油價已使美國和歐洲經濟增長放慢,也成為九月以來全球經融風暴的推手。

同時,近年來新興市場經濟體的發展,拉動了世界石油需求快速增長,其中中國、印度和巴西等國近年來石油需求暴增,特別家用汽車的迅速普及。目前,汽車用油已占全球石油需求的50%,每年新增石油需求的90%來自汽車。國際原子能機構估計,全球能源緊缺狀態,短期內很難改觀。

油價漲跌誰最受影響?

油價飆升應該是產油國及石油企業最受益,而最不願看到油價下跌的應該是那些石油大亨們,以及那些依靠石油出口支撐本國經濟,並以此拉「買票」的政客們。比如自詡為「馬克思主義者」在國內及全球宣揚「社會主義革命」的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

據彭博資訊報導,委內瑞拉財政收入一半來自石油出口,油價大跌導致委內瑞拉經濟發展放緩,並可能走上八十年代石油繁榮終結後經濟崩潰的老路,再次將數百萬委內瑞拉人民拖入貧困。

查韋斯還可能不得不停止將民營企業國有化的計畫。民意測驗專家葉佩斯說,「如果石油價格崩潰,他的治國模式也會崩潰。」委國民眾的不滿情緒高漲可能將他趕下總統寶座,使他企圖帶領拉丁美洲「走社會主義」道路,聯俄抗美的野心化為灰跡。

中國油價政府操控

中國自產的汽油僅能滿足60%的需求,剩下均自外國進口。因此國際高油價短期內將加大「中國製造」的成本壓力,並增加全社會通脹壓力,進而影響經濟增長。而且,中國國內石油消費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六年期間年均增長60%,也在推波助瀾油價的快速上升。

不過,目前中國油價與國際油價之間是「有限接軌」,即原油價格已與國際油價接軌,基本保持一致。但國內汽、柴油零售價則由國家發改委調控。石油企業則根據發改委確定的基準價,以8%的上下波動幅度來決定最終零售價。

因此中國油基價是由政府而定。在國際油價節節攀高時,國內外油價落差加大,政府忙於財政補貼石油企業,而當油價暴跌時,國內油價又跟漲不跟跌,政府管制非但沒贏得讚聲,反而導致這些企業、消費者等各方利益受損而怨聲載道。

對石油企業來說,國內市場油價倒掛致使煉油板塊業務出現較大虧損,煉的越多虧的越大。中石油五日曝光,上市一周年市值蒸發七萬億。從消費者角度看,富人往往要比窮人消耗更多的油氣資源,政府的管制和補貼等於是公共財政分配向富人的傾斜,客觀上更不利於弱勢群體。

再者,中國現有的石油市場是一種寡頭壟斷格局,民營資本易受傷害。中國商業聯會石油流通協會會長趙友山說,今年二季「全國六百三十三家民營油企,關門倒閉了三分之二。四千五百個加油站,有三分之一要停止營業,一萬多家虧損,幾十萬人失業。」最近許多地區還出現「油荒」。因此,中國的油價問題遠比國際油價要複雜難解的多。◇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