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陳鳳冰 香港金牌大妗姐

?"
(攝影/吳璉宥)

  擔任四十年大妗姐的冰姐,深諳五行術數及傳統祭祀,熟稔人情,擺平著兩親家親朋好友間的不同意見;以做善事的心導演著一對新人婚禮當天的言行……


中國的《通勝》是大妗姐重要的工具,要經常參照。

甘草演員陳鳳冰(冰姐)經常在戲中扮演婚禮中的大妗姐,其實在現實生活中,八十一歲的冰姐是香港著名金牌大妗姐,已經擔任四十年了。在聘請冰姐當大妗姐及婚禮顧問的客人當中,不乏知名人士和大富人家。

原來,要做好大妗姐也不簡單,首先需要學習術數的計法,因為中國傳統文化中,對婚嫁事宜,希望辦到「天時、地利、人和」,為家庭帶來好運氣。另外,大妗姐要懂得處理不同家庭之間複雜的人際關係。更重要的是,做大妗姐要講操守,本著一顆幫助他人的善心,做起來才能樂在其中,這也就是冰姐開班常常教學生的一句話:「就當做善事一樣!」


(攝影/吳璉宥)

曾派過一張卡片,招過一些生意,全部都是一些熟客,媽媽結了婚,到三十年後輪到她的孩子結婚。客人家中幾姐妹出嫁,也是我做的。」冰姐笑說,多年的大妗姐工作也為她帶來了溫情的人脈網絡。以前冰姐全職做大妗姐時,客人絡繹不絕,今年已經收了明年一整年的錢。

婚嫁安排到婚禮全包 不向錢看

要做一個全能的大妗姐,冰姐認為,先要懂得計算天干、地支、五行等,還有用《通勝》擇日子結婚、安床、上頭、返三朝、入門、出門的時間和旺位,最主要知道旺位。

冰姐續說:「以前大妗姐等於半個工人,是斟茶遞水、服侍新娘的。現時的大妗姐等於半個主持人,負責新娘、新郎結婚當天的行程:出門、入門、返三朝,斟茶、見客、換衣服等,一切由大妗姐從旁協助。」

從婚嫁安排到行禮當天,大妗姐從頭到尾打點一切,包括到海味鋪買聘禮。冰姐說:「一般買回來一盒海味是下面墊底,上面是好貨下面是次貨的,但我要求他們是通籠,要看到整盒都是好的,因為你不從中賺錢,他一定把好的東西給你,你要從中賺錢,人家當然不給你好的,這是規矩,我做了四十年,一毫的傭我都不賺。」

冰姐也堅持不向客人問拿紅包,她教學生不要一味向錢看。請冰姐幫忙做大妗姐的新郎、新娘、家公、家婆都對冰姐很好。

繁文縟節要做多少才合適?冰姐認為,要視乎客人是否相信,相信那當然是好!過程中體現了對婚姻的尊重,也同時代表了客人的一個希望:「討一個媳婦回來,希望什麼?當然望結婚生子,新抱好腳頭,百子千孫,大富大貴,就是望這些吧!」

冰姐說,她做大妗姐收費不貴:「因為人家搞喜事已經用了很多錢,現在要結婚真是不簡單,所以我常常提醒主人家要忍,對他們說,『不要發脾氣,是好日子』。」

居中調停要忍 決策得承擔壓力

大妗姐還有一種角色,就是一位調停人,要很能忍。所以冰姐常常教導學生:「不要多口,不要多手,不要貪心,不要理別人的事。」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有親戚到來,有什麼意見,是非對錯,冰姐都不答嘴的。她說:「你怎麼能理會那麼多。」遇到對事情的做法有不同意見,擅於擺平的冰姐會說:「兩親家都對,就我不對。」

有時候婚嫁的要求千奇百怪,不容易面對。冰姐說,一些人過大禮希望用舊式的風俗來做,有時候要求的回禮物品不易找:「銅面盤、銅痰盂到哪找?有一些人想要女家回禮『等』(金鋪用的計算重量的器具,意即帶金帶銀),有些則要求女家回一棵蕉樹,取其招財、結果的意思!」

曾有女家結婚前兩天,要求大量指定某牌子的嫁女餅,冰姐嘆說:「不知道哪找!」有時候要求太過份時,冰姐也會提醒對方婚嫁不是買賣。

冰姐繼續細說多年來做大妗姐的心得:「如何編排入坐都要小心處理,否則很容易惹來主人家的不滿。」冰姐又說:「現在做大妗姐不容易,因為很多陪著新郎新娘的伴郎伴娘都結過婚(以前是未婚才做伴郎伴娘),所以如果大妗姐不懂或做錯時,很容易被識破。」冰姐指出,現在連婚禮的攝影師也很懂得講婚禮中的吉祥語,隨時可以充當大妗姐。

從事大妗姐多年,冰姐感到最難忘的一段經歷,是一對姐妹同時間都想結婚,她們的父母找到冰姐,告知妹妹夫家的奶奶年老病倒,快不行。最終,冰姐還是勸得妹妹先讓姐姐結婚,因為順序出嫁是比較好。

到妹妹結婚的前一天晚上,獲醫生告知老人家快不行了,當天晚上,冰姐就為老人點燈延長生命,過程中,燈不能熄,如果熄了就沒得救。冰姐聲明不收錢,能不能成就不保證,只是盡力而為。

第二天,老人安然無事,喝完了孫新泡的茶,到婚禮隔天,新郎打電話來致謝,告訴冰姐,老人走了。

冰姐說,此事難忘,是因為過程中有很大壓力,由於自己勸說成功,妹妹才同意先讓姐姐結婚。

滿清格格後裔 家傳教法管用

冰姐的大妗姐知識是師祖承傳,對於五行術數及傳統祭祀都有深入研究,原來冰姐的祖母是滿清的格格,有關術數計算就是從祖母的爺爺傳下來,子女分開傳授,女只教婚姻部份。

冰姐說,學大妗姐是因為自己家族大:「我自己就有五個父親、五個母親,我爺爺共有十一個兒子,每一個最少有三個老婆,最多有七、八個。」人口多,祭祀事宜也多,慢慢見多了,耳熟能詳。

未做大妗姐之前,冰姐在學校工作,不用上班的日子,人家喜歡打麻雀,冰姐就喜歡鑽研術數。

冰姐有四個子女,都畢業於外國的著名學府。小時候,冰姐對他們也有一套家傳教法。據說,冰姐小時候也是很頑皮,對於祖母的教導方法印象很深:不用打,肚子餓,什麼都願意。例如孩子喜歡吃雞,做錯事,就買一隻大肥雞回來,「聽話就你吃,不聽話就我吃!看到其他孩子有雞吃,不過,也不會難為他,會拿白飯給他吃,不願吃就讓他餓!餓一餐不會死的!」

除了食物「攻勢」外,冰姐還有一招傳統家法伺候,孩子不聽話,就罰脆地主,念口講訣:「所以我那麼熟這些術數的口訣!」不過,冰姐的大女兒比她更熟悉那些口訣。

希望學生受用 為保傳統出力


冰姐與她的部份學生。學生們都表示,上大妗姐班是為了興趣,也希望將來可以把大妗姐當做第二職業。

現在冰姐子大女大,連孫子都結婚生子,冰姐有十個曾孫。雖是八十一高齡,冰姐仍然中氣十足,紅光滿面,完全不像她的真實年齡,而且老伴還在。冰姐說:「我很感謝天!學生對我也很好!」冰姐人緣極佳,客人信賴她,即使是十多年前的學生,仍然和她有電話來往。

一些舊學生給冰姐寫信指出,她以前的教導很實用,客人都讚賞。冰姐說,見到學生這些來信都感到很欣慰:「我希望學生能青出於藍!」對於學生,冰姐是毫無保留地把自己知道的東西教給他們。

香港婦女希望自力更生,大妗姐也就成了受歡迎的課程,近年也有很多地方如區議員辦事處、工聯會開班教授這一門的學問,但教班的素質就參差不齊,有些班在上課的時候已經告訴學生說,只提供一些資料,但沒有著重學生上完課後,是否能夠真正的去實踐。

冰姐很坦白的向學生說,一定會教到學生懂為止,但學生要用心,而且是按照她教的步驟和資料去做事,就真的能通過做大妗姐的考核,去幫助別人。

學生說,做大妗姐能幫到人,又是喜慶事。冰姐教導做大妗姐心得是,在忘我境界,專心做好份內事是不容易辦到,要克服眾多人際關係的複雜性:「別人罵你,你也要保持笑臉,還要記住自己所做的事,真的不是一上完課便可以做的!」

永不言休,冰姐也與她的學生一起開班,教授做大妗姐的知識,希望能為保留中國傳統婚禮文化出一分力。◇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