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國網絡封鎖大解剖

?"
從二零零六年一月起,在深圳各地皆可看到二個動畫片警察人物,提醒網民自律他們的網上行為和維護「和諧」的網絡秩序。(Getty Images)

京奧期間,中共曾大宣鑼鼓的對外放話完全開放網路自由,但事實證明所謂的「完全開放」,也只是有條件的開放而已,更多的限制藏在你我看不到的角落中。

深入研究中共網絡審查系統,威勒紐夫訝異於中共所操控的一套錯綜複雜的網絡審查結構,他用了兩個詞語表達了他的感受:「龐大(Big)」、「精緻(Elegant)」。

威勒紐夫說:「在最上層的頂端,也就是連接世界其他地區的主伺服器組,這些主伺服器組其實只有幾個點,它們連接著中國的整個網絡與其餘世界的網絡。在這個最高級的層次上,它們能夠做的是堵住IP地址;使用關鍵字來進行過濾。」

「在這個層次以下,則是很多地區擁有的地區性的總體過濾機制。比如地區性的網絡服務提供商(Internet Service Providers, ISP)。在這個過濾機制以下是額外的過濾機制(各地公安特製),可以稱為接觸點:比如網吧、學校的網絡等。」

除了縱向的過濾體系以外,中共還發展了橫向的過濾系統。威勒紐夫說:「還有的過濾體制就是應用程式的過濾,比如說Skype、QQ、Google.cn等。」

「中共的這整套體制,是一個複雜的與網絡服務提供商(ISP)與網絡內容提供商(Internet Content Providers,ICP)相關聯的網狀結構。」威勒紐夫在二零零六年美國國會面前聽證的時候作證說:「雖然工業資訊部應該對此負責,但是公安部與國安部也在審查過程中發揮著作用。」

「現在還不清楚中共有任何的法律或者管理條例支援這種網絡審查制度,也沒有特殊的法律在闡述究竟哪些內容是應該被過濾的。」

北京奧運期間的假「開放」

中共在奧運期間宣布對國外的網站進行部份開放,但是在它複雜的網絡審查體系下,這種開放的概念已經完全被偷換和利用。

威勒紐夫說:「在這個體系中,存在著地區性的差異,有時候有些地區能上這個網站,而有時候其他地方就上不了。」威勒紐夫還撰文表示在這個體系中,在頂點的過濾被去除後,對於地區性的ISP提供商來說,可能還在封鎖那些名義上已經開放了的網站。

「其次就是有時候那種過濾相當難以發現。我舉個例子:對於記者無疆界(Report Without Border)這個組織的網站,你輸入www.rsf.com沒有問題,但是想進到其中含有特定中文字元的文章就不行。所以你說這個網站被開放了嗎?是開放了,以前你上不了這個英文網站。但是就算在奧運期間,網站真的全部開放了嗎?沒有。」

威勒紐夫還說:「在奧運期間,搜索引擎比如Google、雅虎等,中共在對國外記者宣布網站解凍以後,它們卻依然保持著對各大網站的過濾。」同時在大陸的中國人也不知道在當時,網站會短暫解禁。


中儘管在奧運期間共仍沒有開放網路自由。圖為今年三月二十八日北京奧運新聞招待會現場。(AFP)

中國人熱議退黨潮

《九評共產黨》造成的退黨潮,在威勒紐夫的發現中得到了證實。在他的「違反信任:中共對TOM-Skype平臺的監控和安全行為」的報告中,在去掉英語辭彙後,「共產主義」占所有可被機器翻譯的辭彙中的15.71%,「共產黨」在其中則占了12.90%。

具體該報告的連接見:http://www.infowar-monitor.net/breachingtrust.pdf,辭彙的比較在第九頁。

威勒紐夫說:「很多的對話都與那個(退黨潮)運動有關。就從被上傳的那些詞語來看,對共產黨有著關鍵影響的這個評論是顯著的(過濾)目標。」

大紀元社論《九評共產黨》最初發表的時候是在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八日。第一則退黨聲明是在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在大紀元上刊登發表,現在的三退人數已經超過四千五百萬。


中國上網人口迅速增加,從一九九七年的六十二萬人增長成為全世界第二的上網人口,僅次於美國。(AFP)

帶來恐懼才是真正的目的

在中國大陸的網絡用戶一旦使用搜索引擎搜索了一些敏感的內容之後,系統會提示一個過濾資訊,有時候還有對此的解釋。但是,威勒紐夫發現谷歌(Google)引用的是一些特別的法律,比如DMCA及其他一些他們需要遵守的法律文檔。雅虎則列出了很多的具有版權問題的網站,並表示這些網站被封鎖。但是,當內容觸及到政治的時候,所有的搜索引擎只是簡單表示需要遵守「當地法律」。

威勒紐夫說:「這其實是一種精神上的恐懼。當你輸入需要查找的內容,但是最後卻跳出來一個框告訴你,『現在你查找的是敏感內容』。這時候,對中國人來說就形成了一種心理上的恐懼。搜索引擎、即時通話軟體的過濾資訊有的時候只是一個象徵的意義,但是真正給中國人帶來的是一種恐懼感。」

「除了過濾網站之外,中共還在誤導著各種概念。比如你在搜索引擎中輸入『民主』、『人權』,搜索引擎中留下的是中共特地給大陸中國人看的那些散布自己意識的網站。他們在誤導著人們。」

據了解,中共目前大約有三萬多名網絡特務,監控網絡聊天、網站及網誌(博客,blog)等網上活動。從二零零二年開始,中共就開展「網絡有害資訊專項清理整治」,使全國近二十萬家網絡經營場所縮減到一半左右,剩餘的網吧被強制要求安裝與公安聯網的監管軟體。通過這套監管系統,公安等部門對網吧實行全程即時監控。

現在有些地區甚至還安裝了網吧錄影監控系統,只要網吧進行營業,錄影系統就自動打開,並三百六十度不停地進行掃描。北京網吧在近日已經發展到要求線民採用實名上網。◇


中共管制網路,意圖阻擋中國青少年接觸真實世界。(AFP)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