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江胡傾軋 虛晃炎黃 實拚肖揚

不期而至的金融危機激化了中共高層江胡之爭,最近小動作頻繁不斷。

先是江派炒作月刊《炎黃春秋》的人事,接著胡點擊前最高法院院長肖揚,卻是點中了江幫的要害人物。
 


《炎黃春秋》月刊反江挺胡的政治立場鮮明,被尊為大陸敢言刊物。(炎黃春秋網站)

共十七大後,高層鬥爭並未平息,主戰場依然是胡錦濤的團派與江澤民上海幫之爭,意外而至的金融危機更激化了相互矛盾,小動作頻繁不斷。近來,江派炒作《炎黃春秋》的人事安排,卻是意在高調提醒江澤民的影響力尚存,接著雙方又上演「捉放肖揚」的巷戰,更有深意。

《炎黃春秋》胡溫收編的號外

《炎黃春秋》月刊是一九九一年在中共老將軍蕭克和張愛萍支持下,由中共一批黨內老幹部創辦,全部自主經營,自負盈虧,沒有政府編制,《炎黃春秋》讀者群以老幹部與文化人、知識份子為主。

胡、溫平民出身,缺乏類似太子黨的紅色根基,如能獲得老幹部群族的支持可以彌補這一血緣缺陷,另一方面,《炎黃春秋》的純民間運作更顯得客觀公正、民意十足,加之刊物創辦之初就是堅決反江挺胡的政治立場,《炎黃春秋》自然成為胡溫政體某種特殊的政治「號外」。

在胡、溫默許其相對自由的言論空間之後,《炎黃春秋》脫穎而出,以善於突破中宣部的宣傳口徑為專長,逐漸被尊為大陸敢言刊物,最初發行量四萬多,如今總發行量已超過八萬冊。

八十五歲的社長杜導正寶刀不老,言論犀利,身體力行,穿梭於各類人群。據悉,《炎黃春秋》發表引起高層江幫勢力不滿的文章大致有五類,除了關於趙紫陽和胡耀邦的文章外,還有呼籲政治體制改革,社會主義性質和發展道路的探索以及親身經歷的史實記載如:大饑荒、大躍進、反右的文章等。

「人事提醒」乃為江製造輿論

今年十月下旬,中共最後一個上將蕭克以一百零一歲高齡去世,他是該刊物一九九零年創刊時的發起人,至今掛名第一會長。蕭克一走,江派人馬開始試探《炎黃春秋》水下深淺。日前文化部透過屬下主管《炎黃春秋》的中華炎黃文化研究會傳達指示,以年齡為由,要求雜誌社長杜導正等一批領導退休。

《炎黃春秋》的副社長楊繼繩對外表示說,他們說杜老師(杜導正)儘管年齡大了,還沒有考慮休息之類的話。

根據《炎黃春秋》獨立經營的特性,官方根本沒有指定官位的權力與義務。據杜導正的女兒向《新紀元》香港記者表示,她那時剛從父親那裏回來,未聽見父親提及此事。可見,深知官場謀略的杜導正也未把其當作一件正事看待。

外界分析指出,江派人馬控制的宣傳部門此次「人事關心」乃出於製造輿論的需要,除此之外,很難有實質性的後續作為。


中國文化部以《炎黃春秋》領導班子年齡過大,要求社長杜導正下臺。圖為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七日,趙紫陽三周年忌日,杜導正前往悼念。(新紀元)

江以「不滿」顯示殘餘影響力

被外界置疑有某派系背景的《亞洲周刊》在最新一期中率先渲染,報導稱事情緣起於《炎黃春秋》今年九月號,刊登新華社四川分社前社長孫振選寫的〈文革後期我與四川省委書記的交往〉文章,內容講述當時任四川省委書記的趙紫陽在農村基層調查並調整農村的政策,獲得「要吃糧,找紫陽」的美譽,這是「六四」事件後大陸媒體首次專文正面報導趙紫陽。

報導特別指出,孫振的文章發表後,當即引起中南海一位前國家領導人的不滿,要求中共中央一位政治局常委嚴肅處置。在十月中旬,文化部以《炎黃春秋》的社長、副社長、祕書長、編委年齡過大為由,要求更替領導班子。

顯然,所謂「中南海一位前國家領導人」就是指江澤民。江幫的「人事題材」炒作被廣泛擴散,大陸學者視之為「六四事件以來最大的一場封殺媒體的大戲」。

其實這不過是江幫人馬的虛晃一槍,真正的目的就是炒作「江大人的不滿」,告之天下,以表明江家幫勢力猶存。江澤民已不在其位,曝光機會嚴重不足,一旦長時間的無聲無息,會被人懷疑其政治勢力的消亡,而引發江家宴的提前散席。

《炎黃春秋》總編輯吳思對自由亞洲電臺表示,杜導正確實接到過要求談關於年齡和退休的事,「下個星期才會談,我想等過幾天情況更清楚了再說,約我們談是來自文化部的指令,炎黃文化研究會只是一個轉達,他們不是一個單獨的行為主體,現在這個事,剛剛露頭,很多事都說不清楚,我們擔心說多了對下一步不利。」

對《炎黃春秋》江是明知動不了,所謂人事更換只是嘴上功夫。而江、胡雙方真正緊張的一場短兵巷戰是前最高人民法院院長「肖揚雙規」一案。

「肖揚案」短兵相接

十一月十一日,外界廣泛報導了今年三月剛卸職的前最高人民法院院長肖揚被調查人員帶走「雙規」的消息。高院副院長黃松有因為貪污腐敗案落馬,一手提拔他的廣東老鄉肖揚日子也不好過。

海外媒體報導,肖揚、黃松有同廣東法官利益集團間存在「黑幕」,肖揚女兒、深圳福田區法院副院長蕭景翊亦是其集團核心之一,並且傳出肖揚已被「雙規」。一時間,大法官肖揚的負面新聞滿天飛,胡溫反腐又現振奮人心的新目標。

親北京的《大公報》致電最高人民法院新聞辦公室求證這一消息,工作人員表示「並不清楚」,沒有明確否認。這讓人有更多的聯想。

就在原最高人民法院院長肖揚傳出被「雙規」的不利消息之際,新華社發出一篇題為「最高人民法院院長王勝俊在學習實踐科學發展觀活動中,聽取原院長肖揚等老同志的意見和建議」的稿件,為肖揚澄清、正名的味道頗濃。

肖揚是江鎮壓法輪功的司法界標竿

肖揚是江家幫的重要成員,看來,胡溫要動肖揚遭到了江派的強烈抵抗。按常理肖揚已經下臺退休,對江幫的現實利益似乎不大。但仔細觀察就會注意到,江胡鬥的最大核心實際一直是圍繞江鎮壓法輪功的欠債進行。

肖揚當了十年的高院院長,其政治生命的標竿就是為江鎮壓法輪功打通了司法界。試想沒有司法的抓、關、判的一條龍配套,江的鎮壓路線很難具體實施。從這點看,肖揚真的出事,對江來說預示著鎮壓路線的標竿人物不保,那將意味著現在繼續的鎮壓難以持續。故而肖揚案是牽一髮而動全局的物件,當然要不惜一切的死保。

長期以來,肖揚就被刻意打造為「一個最具平民情結的首席大法官,一個最具魄力的司法改革家,一個最具朝氣的當代法學家。」同時,肖揚的經典話語則是「貪官不除,難以立黨;污吏不除,難以治國;腐敗不除,難以安民。」

但是,胡溫非常清楚當前中共司法的黑暗現狀。觀察家分析說,因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政治需要,中共破壞了現有的法律程序,導致法律建設的全面倒退,也直接造成了當前司法界官員的全面腐敗。

據中國問題專家林保華撰文指出,肖揚被雙規的消息不是毫無根據,乃「事出有因」,十月十五日肖揚的親信,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黃松有被中央紀檢部門帶走接受調查。黃松有主要涉及三大問題,即以權謀私、嚴重經濟問題和生活腐化。

根據十一月號《動向》雜誌報導,同一天,有五名局級高官、兩名正處級官員、以及廣東省高級法院五名高級官員等十三人,被中紀委宣布「雙規」。可見,此役反腐具有相當的規模,而且涉及肖揚的「發祥地」廣東。黃松有是肖揚從廣東提拔上來的親信,這次被雙規的人中,兩名正處級官員也是今年四月剛從廣東調上來的。

胡點擊肖揚算是點中了江幫的要害人物,雖然江暫時保下肖揚,相信胡溫此一實戰已有證據在手,只是如何擇機而動罷了。
 


股市暴跌,房地產下滑,大量工廠倒閉恐引發社會大動盪。圖為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七日湖北武漢一家證券公司。(AFP)

越是危機越是鬥

了解中共歷史的人都知道,外在危機的爆發往往是中共內部權力重新分配的重大機會。近一段時間,大陸股市暴跌,房地產市場大幅下滑,大量工廠倒閉,有消息稱中共內部擔心在中國新年前會爆發社會大動盪,中國中間階層引發的暴動案例恐會增加。

據日本《產經新聞》報導,多位中國金融界人士、共產黨幹部等都有一股恐懼感,認為「十二月二十日起到明年二月初之間,如果不讓不動產、股市的市況穩定下來的話,恐怕會出事。」

此間,溫家寶倍感壓力巨大,經濟政策一年之內被迫一百八十度轉向,由宏觀調控變成投入四萬億人民幣的基礎建設,拉動內需保增長。而諷刺的是,江家幫的重臣陳良宇當初就是因為抵制胡溫的宏觀調控而被整肅,現實更讓江家幫難忍當年惡氣。不久前,官方媒體突然大事讚揚去年逝世的上海幫另一要角,政治局常委兼副總理的黃菊,似乎也在變相給溫施壓。

最近,溫家寶第六次到四川地震災區視察,四川救災曾一度是溫重要的政治資本。分析認為,溫可能採取以全國到處走訪來擴大自己的影響力,用人性化來對抗黨內的壓力。今年九月溫出席聯合國會議接受媒體訪問時,竟上演實話實說海外版,聲稱當年六四是「民主」,並留下遺言表遺志,顯見中共內部鬥爭的激烈。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