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城市的瞬間】泱泱輝煌成傳說——長安城

  展現大唐盛世的國際城——長安城在歷經安史之亂、黃巢之亂後,已經被摧殘殆盡,從前泱泱大國的光采已不復見。盛世天朝的長安光輝壯盛,自此留存在後代中國人的心中……

唐朝皇室姓李,相傳是老子李耳之後,因此唐朝皇帝多信奉道教。唐朝自開國之始,便由皇帝詔令,確定了道教為三教之首的地位。長孫無忌與皇室淵源既深,本身又極好學,博覽群經,自然有著道家謙沖無求的態度。他身兼外戚和開國功臣的身份,又累居高位,卻沒有驕傲跋扈之氣,相反的,他時常以盈滿為戒,屢次懇請太宗准許他辭去高官大位。他那賢德的妹妹長孫皇后也如此勸告太宗,只是太宗不聽,因為他認為任命長孫無忌以要職,並非因為他是皇后的哥哥,而是鑒於他的才能與德行。
 
佐國忠臣長孫無忌

長孫無忌對太宗極為忠心,他的表現使太宗相信,即使自己駕崩以後,長孫無忌仍會盡心輔佐未來的皇帝,貫徹貞觀之治的政策。貞觀十七年,唐太宗將二十四位有大功勳的臣子肖像繪於淩煙閣,以彰其功,長孫無忌排在第一位。太宗臨終時仍不忘長孫無忌的佐命之功,說:「我有天下,多是此人之力。」

而長孫無忌也的確不負太宗所托,作為顧命大臣,他與褚遂良全力輔佐他的親侄子——唐高宗李治。高宗仁弱,即位初期實際上是由長孫無忌掌政,長孫無忌繼續推行貞觀時期的制度、完善律法,並結束對高麗的戰爭,使人民休養生息。貞觀之治的盛世在唐太宗之後得以繼續持續下去,可以說是長孫無忌的功勞。

唐高宗一向聽從長孫無忌的話,但在廢立皇后一事,卻不顧以長孫無忌為首的眾大臣的反對,堅持立武媚娘(後來的武則天)為后。武后對長孫無忌自然懷恨在心,伺機構陷他結黨謀反。高宗懦弱昏庸,竟然不經對質審問,就將扶持自己登上皇位、十年如一日的輔佐自己的舅父削去官位、流放邊疆。

唐高宗顯慶四年(西元六百五十九年),長孫無忌被囚於牢車,最後一次行於長安街頭。他望著漸行漸遠的皇宮,忽然覺得長安好小,一下子就走出了城門。他在年輕有為之時來到長安,參與了轟轟烈烈的歷史大戲,怎知卻以老朽戴罪之身離開長安,他用自己的一生演繹著命運的造化、世事的無常。他再也沒能重回長安——三個月後,長孫無忌在流放地被迫自殺。

與長孫無忌戲劇性的一生相仿的,是長安城的宿命。

動亂不停 長安輝煌消失

長安在盛唐時期增建興慶宮後,基本上就沒有大的更動了。它的輝煌持續了一百七十餘年,直到安史之亂(天寶十四年,西元七百五十五年)時被叛軍攻破,長安遭受嚴重的破壞。這場持續八年的動亂也使唐朝的國勢由盛轉衰,國庫拮据,藩鎮又割據叛亂,致使物資無法順利運至京城,造成各項所需短缺,長安城不僅無法進行重建,連維持現狀都顯得有點吃力了。

唐德宗貞元三年(西元七百八十八年),一名十六歲的少年帶著自己的詩集到京城長安去求見顧況。顧況是當代有名的詩人,也在朝廷裏任職。那時的後生小輩經常請名人閱讀自己的作品,除了能獲得前輩的指導外,可能還希望得到其賞識,進而爭取晉升仕途的機會。

顧況生性詼諧,看見遞上詩集與名帖(當時的名片)的小夥子叫白居易,就拿他的名字開玩笑說:「長安百物方貴,居大不易。」顧況說的雖然是玩笑話,卻也如實反映出長安當時的社會情況。經歷近兩百年的風風雨雨,這時的長安開始露出它人老珠黃的景象。

當老詩人讀到白居易詩裏的其中二句:「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賦得古原草送別》),馬上對他刮目相看,認為有此文才,任他想住哪兒都容易。有了前輩大師的肯定,作為新人的白居易自然很高興,只是在現實生活中,長安居仍然大不易。因為長安城內雖然有些地區荒涼空曠,渺無人跡;有些寬闊的大街兩旁則被居民闢為菜園,但是好地段,尤其是涼爽乾燥的坡地上,那裏的房價依然不菲,經常只有達官貴人或商業巨賈才能負擔的起。也許因為如此,白居易並沒有在長安待下來,跟許多懷抱夢想來這裏尋找安身立命之處的人一樣,帶著失望離去。城市的發展越來越不均衡,形成北實南虛、東貴西窮的形勢,長安逐漸萎縮衰敗。

在唐朝末年,長安又因黃巢之亂再度遭受嚴重破壞。天祐元年(西元九百零四年),朱全忠挾持唐昭宗遷都洛陽,並將長安城內的多數建築拆毀,屋木也一起運走,一座偉大的城市就這樣戲劇性的煙消雲散。在往後的歷史裏,長安再也沒有被選為國都。後來,駐守長安的節度使為使長安便於防守起見,在皇城的基礎上進行縮建,就是現代的長安舊城,其面積只占唐長安的十分之一。

長安的黃金年代已然逝去,那段時光是唐朝最輝煌的日子,也是中國文化達到最頂尖的時期。盛世天朝的長安光輝壯盛,自此留存在後代中國人的心中。長安的消失,開啟了研究長安的時代,這個時代從宋朝開始一直延續至今,累積至今的文獻洋洋灑灑,不少於專立一門的敦煌學。

歷代皆有一個再造長安的夢想,其實是想重新找回如大唐盛世般泱泱大國的光采。唯盛世的榮耀不在具象表面上的攀模,而是在精神內涵的繼承。舞臺再華麗,若無好演員在上面表演,舞臺也只是個沒有內涵的存在而已。唐朝之所以能成為中華文化的黃金時代,是因為唐人全面體現了佛道儒所闡述的神傳文化的精神。(完)◇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