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甘肅隴南五萬人抗暴遭鎮壓

?"
甘肅隴南五萬人抗暴,上訪民眾遭武警追打,用防暴棍暴毆。

十一月十七日至十八日,甘肅省隴南武都市爆發本省幾十年來最具規模的抗暴事件,數萬群眾因強烈不滿拆遷政策與當局發生嚴重暴力衝突,武警瘋狂毆打民眾,數人死亡,官方第一時間給出不實報導。最近傳出中共放寬控制負面信息,專家稱,這是官方試圖「先發制人」的控制輿論而誤導民眾。

十一月十七日上午,三十餘戶武都區東江鎮拆遷戶,來到武都區新市街的隴南市委門口,要求市委書記王義,就行政中心是否會搬離武都做出答覆。參與上訪的王吉祥說,大家要求不多,「就是想讓王書記出來說個話。政府要搬走,是真是假?假,就闢謠。真呢,就說說為啥走。走了以後老百姓咋辦。」

沒見到王書記,上訪者堅持不離去。而同樣關心搬遷問題的市民,越聚越多。但王書記就是不出來,大家開始尋思,可能真的要搬?要不,咋不對話?下午開始有「成縣已建很多板房作為市政府臨時辦公地點」、「搬遷是因一位領導的兒子在成縣買了上千畝土地」、「成縣許諾市級機關,一旦搬遷,給科級幹部配房配車」等傳聞。

群眾開始變得憤怒,他們叫來更多的人喊著口號打著「反搬遷」橫幅,圍堵市委大門。王義要求上訪群眾選出代表,但上訪群眾表示,要一起同市委書記見面,拒絕選代表。

市民王國英說,不記得從何時起,政府大院門口出現大隊警察與人群對峙。有網友之後發帖說:「晚八點,政府出動大批全副武裝的武警鎮壓上訪群眾,逮捕了許多民眾,因而激起公憤,群眾衝進大樓,但在武警的催淚彈下,至凌晨二時散了。」據《新京報》報導,群眾砸毀了門窗玻璃、辦公設施。警方逮捕了三十餘人。

次日上午十時左右,人群又從四面八方聚集到市委門前,最多時達五萬人,仍然要求見王義,約上千名群眾再次衝進市委後院縱火焚燒二棟辦公樓和十二輛汽車,被武警驅趕出來。與此同時,群眾將停放在城區長江大道的七輛警車砸毀並焚燒。

一位現場目擊者之後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警察施放催淚彈,我們看著他們在那放,滿城都是催淚彈的煙霧,嗆得人眼睛、鼻子,都沒法呼吸,眼睛都睜不開了。群眾是被棍棒和磚頭打死,警察沒有槍,武警拿的是盾牌和警棍,他們就拿磚頭砸人。」

武警和公安瘋狂毆打群眾 官方隱瞞

武都圖書館附近的民眾說:「我們親眼看到打死好幾人,打傷的不計其數,交警和民警拿著石頭打人,那些拿著防暴棍的武警把人群圍成一圈,用防暴棍使勁的打,當場打死好幾個。」網民之後不斷傳出當時武警追打和用防暴棍暴毆民眾的照片。

市民董先生對《大紀元》表示,「這兩天估計最少抓了一百多人。十八日打得很兇,光受傷的百姓就有上百人,更可惡的是一個老年人被打死,一個學生被打成重傷,旁邊的人去拉,武警還不讓拉,他們都是路過的人,當時武警見人就打,這些武警都是成縣和天水的武警,蘭州的武警也下來了。」

自群眾抗暴事件發生後,大量網友的評論被刪除,但有網友用圖發帖:「救救武都人民啊!」「十八日下午兩點左右,武警和警察像瘋了一樣,見人就打、就抓,連正要上學路過的學生都沒有倖免,當場就有一個十來歲的學生被四、五個全副武裝的武警暴打的慘叫不止,場面慘不忍睹。趕快救救武都的人民吧!!!我們沒有被地震震垮,卻要被『人民的兒子』王某整死了啊!」

「據現場目擊者稱,市委大院裏打死群眾數人,致使數萬群眾加入抗暴行列,隴南各界人士也以罷市支持上訪群眾,商鋪關門,出租車、公交車全面罷工。」

據當地市民反映:事件發生後當局已開始大肆抓捕所謂帶頭鬧事的人,但媒體報導隱瞞實際抓捕人數。一位住在武都人民街的女士十九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仍驚恐萬分,壓低聲音說:「現在很多武警在巡邏,電話都被監聽,我不敢說,街上很多尋人啟事,反正是很恐怖的。」


 遭血腥暴毆的農民被反手綑綁逮捕。警車被憤怒的民眾燒燬推翻。

一位要求匿名的公務員二十日說:「全部戒嚴,昨晚開始,三個人在一起就往死裏打,要抓起來。他們搞了十幾輛宣傳車在街上轉,不能上街,不能亂說話,晚九點三個人走在一起他們就要強制執行。昨晚見人就打。我們單位裏今天略略說一下警察打人、打農民,相當嚴重、相當可惡。」

此次事件,大陸媒體報導中隻字未提民眾被武警暴力毆打和死亡的情況,隴南官方的報告也嚴重失實,只說「少數別有用心的人煽動利用」,「共有一百一十間房屋、二十二輛汽車被砸燒,七十四名武警、民警、記者受傷,刑事拘留三十名不法份子」,卻不解釋群眾為何上訪,為何憤怒抗議。

政府承諾未兌現

目前,甘肅隴南群眾上訪抗爭事件暫告平息,政府出面承諾「不再搬遷」,但這一事件引發的追問並未結束:一起普通上訪事件為何演變成上萬民眾的抗暴事件?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事實上,一些群體抗暴政事件突然爆發出來,實為多年矛盾蓄積而致。

位於甘肅省東南部的隴南市,東鄰陝西,南接四川,總人口近三百萬。這裏山大溝深,交通不便,是甘肅省也是全國最貧困的地區之一。隴南是5.12四川強震中除汶川地區外的第二大重災區,地震曾造成嚴重的人員傷亡和經濟損失。

從二零零六年開始,隴南市在武都開始大規模城市建設,以期將隴南市打造成甘肅、陝西、四川三省相鄰地帶的區域中心城市,其中涉及大量的徵地和拆遷。僅在城區和城郊的東江鎮,就有失地拆遷群眾三千五百多戶。而東江鎮是隴南地區最富裕、土地最肥沃的農業區。

據《新京報》報導,東江鎮農民李高超回憶,零六年六月中旬,副市長楊全社來到東江鎮給農民開會。楊說,市裏為大家考慮好了出路,徵地後,政府要為農民貸款建樓房。到時家家戶戶小洋樓。上面住人,下面可作商鋪出租。李高超說:「聽了楊市長的話,高興的一夜沒睡。」

東江鎮人很快填平田地,拆掉住房,開始在規劃範圍內一邊建造「小洋樓」,一邊等待政府規劃未來。可「等了兩年,眼前還是一片廢土」。而東江鎮人失去了主要經濟來源,「無田、無房,生活迷茫」,極度憂慮困擾著東江鎮人。

聽聞搬遷 政府闢謠 是真是假?

今年三月,一家開發商忽然停止正開發的樓盤,很快,市政府要搬遷成縣的說法開始流傳。上訪的人越來越多。七月,市委書記王義發表電視講話,說不會搬遷:現在不會、將來也不會搬。可到九月,《蘭州晚報》發文稱,經三次會議討論,專家已形成隴南市行政中心災後異地遷建的評估報告,並上報到國務院審批。

這篇報導在武都引起震動,群眾馬上開始上訪。十月中旬,一名幹部和東江鎮的數名村民,在武都貼大字報,說政府要搬家。後來貼大字報的人悉數被公安抓了。理由是散播謠言,擾亂社會秩序。市民張先生說,當時大家想,看來搬遷之說確實是謠言,不然不會抓人啊。

農民王吉祥說,他們去上訪三四次,「每次只要聽幹部說不搬,就回來埋頭搞建設。」可到了十一月十日,在鎮上搞開發的地產商停了工,包工頭走時說:「市級機關會搬到成縣,要走幾萬人。」於是十七日,三十餘戶東江鎮人又去上訪。

統計局一名幹部說,武都區核心城區人口五萬人,市級機關職員五千多人,加上其家庭成員約兩萬人,他們一旦搬遷,武都人口要少三分之一。而他們恰恰是城區的消費核心,「那些高樓大廈,基礎設施,去服務誰?」

董先生說:「政府不給出解決方案,給市民一個交待。人民吃飯都成問題,前期投資大的開發商,如果遷市的話,開發的房子就賣不出去,有可能被逼自殺的可能。」「現在到處拆得亂七八糟,老百姓沒有一個願意遷都,武都本來受災情況嚴重,城市重建對武都發展有很大好處。如果遷市,這個城市完了。市政府欺上瞞下。」

對當局信任降到冰點

到底是不是謠言,隴南市委宣傳部張姓副部長證實,5.12地震後,國家有關部門派專家考察,認為處於地震帶上的武都區不宜建中心城市,並將此事上報國務院。而成縣位於隴南市的成徽盆地,地勢平整。從歷史紀錄看基本沒有過自然災害。

11.17事件發生後,市長王義十八日晚間電視講話再次承諾不會搬遷。二十日,隴南市官方召開發布會強調對開發武都、建設武都的藍圖不變;但對於行政中心是否搬遷,說「國家尚未批准」。同一天,十名上訪代表與甘肅省長徐守盛進行面對面對話。徐守盛讓大家放心,無論行政中心搬不搬,政府都要把東江鎮建設好。

對於政府的態度,很多市民仍表示不滿。市民王寶柱說,其實大家要求很簡單,就是想知道搬還是不搬。他說市委書記王義曾在電視講話中說,不但不搬,還要加快在東江鎮建的行政辦公大樓的進度;而11.17事件後又改口國務院還沒有批覆。王說,很多人對市裏官員的信任已降到冰點。實際上,武都官民的「搬遷」矛盾並未得到解決。

《新蘇黎世報》認為,「雖然北京政府認識到,這些抗爭活動的原因是巨大的社會問題和經常出現的腐敗事件,但出自對自己權威的擔心,往往是懲罰示威者,而不是懲罰那些造成群眾不滿的始作俑者。」◇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