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楊佳喚醒民眾「向中共討說法」

?"
楊佳爸爸說說心裏話:孩子一路走好。(網路圖片)

十一月二十六日,上海襲警案被告人楊佳被執行注射死刑。

這樁刑事案雖已了結,但它所引發的一連串對中國司法公正的質疑、對中共統治合法的思考卻正甦醒,楊佳雖然死了,但是他維權的精神,成為中國民眾抗中共暴政的象徵。

一月二十六日,上海襲警案被告人楊佳經中國最高法院核准,被執行注射死刑。這樁刑事案雖已了結,但它所引發的一連串對中國司法公正的質疑、對中共統治合法的思考遠遠沒有平息,楊佳名言「你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就給你一個說法」成為中國民眾抗中共暴政的維權口號。有網友稱:「楊佳為民族覺醒拉開鐵幕」,「今天為楊佳送行,明天為中共送葬。」

疑點重重 司法公正大質疑

二零零八年七月一日,北京青年楊佳千里迢迢闖入上海閘北公安分局,接連用刀襲擊多名警察,最後造成六人死亡。這本已令人不解,再加之上海公檢法針對楊佳案的一連串隱祕行為透出重重疑點,把一個普通刑事案件罩上了一層神祕色彩,從而在中國民眾中引起巨大反響。

自楊佳案發後,楊佳母親王靜梅即刻失蹤,直到楊佳被審後露面,原來她被北京公安局強制帶走接受精神病治療;被視為精神病的王靜梅竟違法為楊佳委託律師;楊佳一審辯護律師謝有明卻是「閘北區政府法律顧問」,與閘北警方同一老闆;蘇州男子郟嘯寅在楊佳案發第二天於網上發帖:「楊佳報復殺警是因被警察毆打導致喪失生育能力」,隨後被捕就此「失蹤」;楊佳父親一再要求打人警察出庭做證未果;法院開庭審理,旁聽席全被上海公安預定。令人質疑,官方在自辦自案。

楊佳父親悲憤地說:「令我非常反感忍不住要拍案而起的是:為甚麼六小時的錄音證據只敢公開四分鐘?為甚麼不敢全面公開楊佳的投訴材料?為甚麼要掩蓋楊佳的犯罪動機?楊佳母親的失蹤真相是甚麼?為甚麼要如此不擇手段地確保上海謝有明律師擔任楊佳辯護人?為甚麼不敢依法重新委託有資質的醫院對楊佳進行一次精神病鑑定?」據他披露,楊佳零六年十一月曾被山西太原警察打掉三顆門牙,還導致腦震盪;去年五月患過心理疾病,因家中無錢沒有醫治。

上海檢察院稱,楊佳零七年十月五日晚因騎一輛無牌照自行車而受到閘北公安分局芷江派出所民警的詢問和盤查。之後,楊佳向公安機關投訴並提出賠償精神損失費人民幣一萬元等要求。閘北公安分局派員兩次到北京疏導勸解。楊佳因要求未被接受,因此行兇報復。

而楊佳在庭審中堅稱「在上海芷江派出所內曾兩次被上海警察侮辱毆打」,吳鈺驊督察當晚還曾對他說過,「你這麼點事情搞那麼大,你投訴就是了,最後不是你頂死我,就是我頂死你!」楊佳在二審中表示,「我不後悔、我不認為他們是無辜的、有罪的並不是我,而是這些違法辦事的警察,我沒有精神病,派出所的巡警才有精神病!」

此案件儘管引起巨大爭議,有上千名中國學者、記者、法律工作者等各界人士聯名要求官方特赦楊佳,但上海檢察院在九月一日的一審中,判楊佳故意殺人罪,死刑。十月十三日二審維持原判。十一月二十一日最高法院核准死刑。而官方卻沒有對民眾提出的諸多疑問做出任何解釋。

陽光青年 循規守矩

楊佳的父母是北京普通市民。楊佳一九八零年八月出生,父母為其取名「佳」,希望孩子將來成為一名優秀的人。

楊佳的父親楊福生說,佳佳很懂事很有禮貌,曾制止我亂扔煙頭、過馬路不走斑馬線,他騎自行車從不越過非機動車線。他喜歡看書,每逢有書市從不放過,每次我和他逛書市都是滿載而歸。無論哪方面,他都認真的學,認真的思考,有時一天待在圖書館。「楊佳小時從不打架,從來沒讓父母擔心過,我想不通啊!」楊佳姨媽也說,楊佳是個特別守規矩的人。

楊佳的好友鄧世博說,楊佳在網上班級校友錄和班級QQ聊天群裏很活躍,他是班級QQ群的管理員,平時經常上線。在校友錄上,每逢有同學加入,他總要熱情地打招呼。

楊佳有一個博客,在交友目的上他寫道,「社交、約會、認真交往、交友」。他在綠野INFO等多個戶外旅遊論壇註冊了帳號。僅在綠野論壇,楊佳就有二十餘次出行旅遊的紀錄。楊佳還喜歡發出旅行時拍攝的景色照片。和他一同出行過的朋友稱,楊佳參加活動時很主動,話不多,但樂於助人,見到漂亮女孩很靦腆。

楊佳博客上唯一一篇日誌發表於今年六月四日,記載了在北京爬山的經歷,「下週再有這樣的活動還參加,爭取一直保持在頭隊。」然而,他的博客就此沉寂。

楊佳死後,有網友將楊佳博客裏的486張照片放到視頻裏,編輯成MTV《怒放的生命》,並標上「壯士楊佳,單刀報冤,青山白雲,猛志長在」。許多網友發貼:「殺楊佳很容易,可殺後沒有說法,將有更多『楊佳』出現。」「楊佳為我民族覺醒拉開鐵幕,民眾在上海高級法院門口喊出當代最強音:打倒共產黨!」

如此陽光青年,為何走上不歸之路?長期關注楊佳案件的中國藝術家艾未未在博客上發表文章說,「在今天的中國,正義和公平不存。」並寫道:「我們還會為你討說法的,你走好。」

「討一個說法」成為維權口號

北京律師唐吉田認為,楊佳案反映出目前中國執法者與民眾之間存在強烈的對立,他舉例今年六月貴州的甕安事件及十一月甘肅隴南萬人抗爭事件說,這種對立如果統治者採用階級鬥爭方式處理,將不斷引發社會動盪。

人權律師郭國汀表示:「楊佳在法庭上說的一句話非常生動,警察之所以那麼作惡,是因為他們的背後有你們。這個背後『有你們』怎麼來理解?一個是,這些警察背後有法官,法官的背後是中共。」

實際上,就在楊佳案二審開庭時,法庭外已有上千人聚集聲援楊佳,並高喊「打倒共產黨」等口號。近日,上海維權抗暴英雄毛恆鳳、杜陽明、田寶成相繼出獄重獲自由,上海近百名訪民代表十二月一日為他們接風洗塵。他們三位向外界披露了在中共監獄遭受的酷刑折磨,在裏面「生不如死」的悲慘遭遇。在場訪民情緒激昂高呼:「還我家園!還我財產!要民主自由!反對中共法西斯獨裁!反對中共酷刑!打倒共產黨!」

這些訪民大多是長期上訪的拆遷戶,他們為了討回自己的權利,十多年來不斷上訪,但問題始終沒有解決,甚至連最基本的生存權都被剝奪。他們有的被打、被關、被判刑,有的被活活打死、氣死、冤死,有的被逼以絕食、跳樓、割靜脈自殺,有的流離失所,有的家庭破碎……他們向中共「討一個說法」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