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伊羅遜攝影】人類賴以生存的土地 城市占領篇

?"
城市彷彿是由電力能源啟動的一部巨大機器。一旦能源枯竭,城市將會怎樣呢?

  十九世紀中期開始,人們從土地中走出來,加入了工業發展,人的私有需求越來越無止境,如今土地已經成為多數人嚮往或追憶思鄉情懷的聖地了……


土地是神給人類留下的生存根本。

實我是想說:人類賴以生存的土地——還能維持多久?

總是聽人說,要回歸自然、回歸傳統,說是到老了回鄉下種菜養家禽,過悠哉的日子……聽起來好像人人都是從鄉下土地走過來。那種日子是多少城市人朝思暮想的土地田園生活,是多少代人怎麼遠離它都眷戀不忘的記憶。歷史上的傳統生活和人類的自然狀態是很久遠的事情了,經歷了我們以前多少代人的時間,當代人甚至都不知道這個回歸自然的意義了吧。

上古文明被大洪水天翻地覆的沖刷一新後,地球上的大陸板塊重新組成了現在的結構;被諾亞方舟救下來的少數史前人,在造物主的旨意下,過著自然取之生態資源的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季節收種,自然繁衍,人與自然和諧融洽。從太平洋周邊島嶼的原住民,到大西洋陸地的印地安人,還有各大洲各民族,都共同有著從土地自然取之食物的過程。

工業化摧毀自然生活狀態

南澳毛利人

我在地球最南部,曾在原住民毛利人家裏住過,以前他們的生活就是取之大自然,狩獵捕魚、溝邊野菜、山上果實,吃多少取多少,多了就分給別人,從來沒有多採集後自己儲存食物的概念,儘管到了現在也還是這樣。十九世紀中期,英國人來了,帶著火藥槍炮和工業機械到那裏開採金礦,劃圈占地,把毛利人取於自然的生活狀態給摧毀了,最終洋槍洋炮戰勝了那塊土地上的木石族群,從此終止了他們自然的生活狀態。

台灣原住民

後來,我到地球的中部台灣南部山裏居住,在高山原住民的家庭裏,感受山裏人的自然生活。古老的傳說,如同南半球的原住民一樣,他們以山地為本,以遊耕及狩獵為主要的自然生產方式,養活了一代又一代子孫。十九世紀中末期,先後有英國、荷蘭、美國、日本等工業資本帝國,為了掠奪那裏的樟腦、茶葉和鹿皮等經濟資源,靠著現代槍炮,踏著原住民的鮮血和遍地橫屍,登上了那塊富饒的土地。

北極印地安人

近日在地球最北部住些日子,又聽到了原住民印地安人早年的故事。也是在十九世紀末,美國人跨越北部,在大地上挖掘了第一口油井後,這裏就變了模樣,有著英國工業生產條件的人,需要大量的人參加挖井採石油,便開始了流血的占領搶奪。這裏的印地安人不得不被迫放棄自己賴以生存的土地,投入了工業生活;還有一些人堅守著世代的耕種畜牧狩獵的生活形態,不得不往更寒冷的北部大舉遷移。在不斷的與現代工業社會形式抗爭中,他們的民族在逐漸的衰弱消亡……

南北中的鄉村部落生活就是早年傳統的土地生活了,沒有土地,人類就會從地球上消失,這些部落族的後代們漸漸認識到,現代工業對他們的民族、對人類是個怎樣的結局概念,所以有許多人又回到土地中,回到山上繼承他們祖先的業績。

在天空看大地的城市如同一塊塊電子集成線路板。

 

那些高起的樓房、巨型工業用罐看起來像是焊接在電路板上的電阻電容等電子零件。

地球形成電子集成器

近年來,經常坐飛機南北西東的在天上看大地,在飛機上看地球,原始自然綠色帶好像越來越少了,耕種的土地面積也越來越小;在地面上多了很多的集成板塊,方圓機械排列有序的貼在地球表面,那就是城市。在天空看城市,像是看一個個電子線路板,樓群和一些高聳的工業儲存罐彷彿是在電路板上焊接的電阻和電容,公路像電線一樣連接著下一個集成板塊,把整個地球連接成一個星球電子集成器,這個電子集成器的密度看來越來越大了……

人在鋼化玻璃道路上行走,通向房間的過道都編了號碼,很像在外星飛船上,長久在這種冰冷材質構成的建築裏生活,人會怎樣呢?

 

人類的現代建築猶如機器內部構造,巨大的齒輪和軸承作為現代的建築風格。

十九世紀中開始,工業科技土匪般的把傳統土地毀壞了,人類的生活方式開始變化。人們從土地中走出來,加入了工業發展,加入了城市的擴建;人的觀念也適應著機器渦輪的速度在變異,由理性婉約,變為感性直接;人類的社會形態隨著金屬齒輪發生板結冰冷、機械和簡約;人的私有需求越來越無止境,土地被徵收,變為城市電路板的速度越來越快,人類在自覺不自覺中,加速了這個地球電子集成器的形成。天啊,這個電路板地球是為誰創造的啊?地球還是人類的地球嗎?越遐想越可怕!

如今土地已經成為多數人嚮往或追憶思鄉情懷的聖地了,說明人已經離傳統土地越來越遠了,人類賴以生存的土地還能維持多久啊?◇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