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波士頓茶會和中國過渡政府納稅

?"
賓州費城爵碩(Drexel)大學商學院市場營銷學助理教授

國東南部喬治亞州亞特蘭大市區偏北,在上城的鹿頭社區(Buckhead),有一家很好的西式海鮮餐館。鹿頭社區相當於曼哈頓的上城東區,是亞城有錢人居住的地方,州長的豪華官邸也在附近。許多年前,在一個結婚紀念日,跟太太去過那家餐館一次,他們的海鮮菜式豐盛而精緻,味道也不錯,可以吃到地道的新英格蘭蛤糜奶酪湯。東西好吃,價格當然不菲,所以後來好像就再也沒去過。

這家餐館的格言,是美食必須慢慢享用,人們需要細嚼慢嚥,以體驗上蒼的賜予。每位食客都可以盡情享受緬因的龍蝦、菲力牛排、和生猛海鮮,但你必須把從巴菲拿走的食物吃完。兩百年前波士頓的食客沒有裝剩菜的袋子,沿襲新英格蘭傳統的這家餐館也沒有。餐館最有趣的,還是它的名字,叫做「Boston Sea Party」(波士頓海鮮會)。當時看到這個名字就覺得很有意思,現在想起來也每每忍俊不禁,覺得這餐館老闆真是幽默的很,既巧妙的借用了著名的「波士頓茶會」(Boston Tea Party),也暗示了自己與盛產海鮮的美東新英格蘭的淵源。

中國過渡政府開啟納稅窗口,把納稅人意識帶給中國民眾的時刻,讓人聯想起兩百多年前波士頓港的傾茶事件。圖為波士頓港灣。(Getty Images)

傾茶事件確立美國納稅人權益

「波士頓茶會」,又稱「波士頓傾茶會」、「波士頓茶黨」事件,是美國殖民地人們「沒有(代議)權、不納稅」(No taxation without representation)的訴求之集中體現。

「沒有權、不納稅」的口號始於一七六三至一七七六年,當時十三個殖民地的人們對他們必須納稅,但又在英國議會沒有代表權感到不滿,認為這是對其英國公民權力的非法剝奪。開始時殖民地安於貿易和航海,沒什麼不滿,但在一七六零年代,當英國議會開始向美洲大陸徵稅、以增加收入時,人們就開始抗議了。一七七三年十二月,殖民地居民扮成印第安人襲擊波士頓港的三艘英國船隻,把三百箱茶葉傾倒入海,以抗議英國的茶葉稅。英王的嚴厲報復,最終導致了美國的獨立。

今天人們不知道究竟是誰最先提出「沒有權、不納稅」的口號,但波士頓政治家詹姆斯.歐提斯(James Otis)則以喊出了「納稅而無權意味著暴政」(Taxation without representation is tyranny)而聞名。當然了,當英國首相梅傑(John Major)兩百年後在聯合國說「享受代表權但不納稅不能長久」時,他是在批評美國拖欠聯合國的會款。風水輪流轉,這回是當年的母國回擊殖民地的屬國了。

值得一提的是,九萬磅(四十五噸)傾入大海的茶葉,其實都來自中國,由英國的東印度公司(East India Company)在北美經銷。所以說,中國人在不知不覺之中,其實間接的卷入了美國人的權力抗爭。波士頓茶會還激勵了印度的聖雄甘地,他在抵制英國的食鹽禁令時,也提到波士頓的茶葉。今年的美國總統選舉,還有人以這一傳統一天內籌集了六百萬美元。

從「沒有權、不納稅」和「納稅而無權意味著暴政」的口號看,不管是在東方或西方,歷史總是那麼驚人的相似和重複。雖然大陸常有人喊要與國際社會「接軌」,但至少在「納稅人」和「納稅人權力」等的理念和實踐上,更像是嚴重「脫軌」。比起美國人,我們至少要晚上兩百年。

中國過渡政府開啟納稅人意識

海外建立的中國過渡政府最近開啟了納稅窗口,允許擺脫中共的民眾自由納稅。這是個令人耳目一新的創舉,意義非常深遠。坦率的講,中國大陸的十三億民眾,其實並沒有真正意義上的「納稅人」的概念,納稅人的權力在當今中國民眾的頭腦中,也基本上是不存在的。

納稅人是對國家直接負有納稅義務的人,又稱納稅義務人、課稅主體,包括各種企業和個人。看中國稅法的規定,就意味深長:納稅人的義務規定得很詳細,但納稅人的權力中,只有「享受稅法規定的減稅、免稅的權利、收回多繳納稅款的權利、延期繳納稅款或申請減稅、免稅的權利,及申訴、檢舉、揭發的權利」等。注意,這裏所說的都是「權利」,「權力」一詞,根本就沒有被提起,而這並不是偶然的。

從四九年開始,中國社會就沒有「人民繳稅養活政府、政府收稅服務人民、人民納稅享有權力、政府收稅具有義務」等這些最基本的社會概念。正常社會裏,財富是勞動者創造的,國家以暴力形式收取其中一部份;在中國社會,勞動者創造的財富先被國家暴力全部奪取,然後取其中一部份以「工資」的形式發放給民眾。這裏,沒有「稅收」的概念,因為所有的財富、包括土地、礦產、工具等所有生產資料本身,都是權貴集團擁有的。他們理所當然的占有,當然不需要以稅收的形式拿回本來就屬於他們的東西。現在處於退休年齡的國人,或者現在三、四十歲的人回想一下其父母的情況,就應該對此有所理解。

波士頓港的傾茶事件,開創了美國人民納稅義務和代議制度的結合。中國人民不得享受代議制的好處,為什麼要納稅呢?紅朝恬不知恥的稱國人是納稅人,的確是厚顏無恥。在社會財富被中共特權階層高度占有的今天,稱國人是「納稅人」,實際上是在偷換概念、侮辱人們的智慧;而妄自收稅、而根本不給予納稅人本質上的權力、包括私有產權和政治權力,則是在進一步侮辱人們的尊嚴。

中國過渡政府的納稅,不管稅款收入多少,都是良好的開端。日積月累,此長彼消,隨著人心向背,他日必見分曉。下一步過渡政府必須做好的,就是開始學習如何好好的、負責任的使用好納稅人的錢。中國開始有真正的納稅體系,納稅人有其權力和義務,掌管納稅人錢的人對納稅人負責,人民的權益不受侵犯,此其時也。◇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