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以傳神的石雕傳遞真誠善念

?"
對牛彈琴。

  在感動別人之前,要先感動自己;這些靜靜的在搖曳的樹蔭下站著、坐著的雕塑所呈現的,是王秀杞和王壬癸兄弟倆的心情故事,同時也是上一個時代台灣農家生活的寫照。


創作中的王壬癸。

欣賞美麗的石雕作品時,難以想像那是經過一刀一鑿雕刻出來的,使用了圓鋸、切刀、鑿子、電動研磨、砂布等各種工具。有人說,石雕是藝術界的重工業,這話說得十分貼切。在一切講求快速、講求效率的現代,這些藝術家為何鍾情於石雕呢?

和廟宇雕塑藝術的淵源

石雕可以說是一門擁有最久遠歷史的藝術,而近代的中國石雕藝術,除了廟宇之外,比較少見。所以,一提到石雕,可能很多人會想到廟裏的龍柱。台北近郊的王秀杞和王壬癸兄弟倆,是堅持石雕藝術創作的現代雕塑家,雖然並非從事廟宇的雕塑藝術,但和廟中的石雕卻有著淵源。

王壬癸在接受採訪中說到,剛開始學習雕刻石頭時,長輩、老師們只是談理論,本身沒有操作,所以他們就去請教廟裏的師傅。

他的哥哥王秀杞就讀國立藝專雕塑科時,當時的系主任李梅樹正策畫重建三峽祖師廟,他和幾個優秀的學生被找去廟裏幫忙,因此有機會就近請教那邊的石雕、木雕師傅。由於協助廟宇的裝飾,因緣際會下,促使王秀杞走上了石雕的創作之路。

人像雕塑首重傳神

王壬癸說,石雕作品分為兩種,一種是巧雕,就是依石頭的樣子,再雕出適合它的作品,像故宮的翠玉白菜,它依特殊的色澤雕琢而成;而他們的雕刻則是先塑形出來,再去想這個造形適合什麼樣的石材雕刻。

雕塑的第一步是塑土,先用陶土或油土塑造出所要的形,形做好了以後,再把它翻成玻璃纖維。要刻石頭時,旁邊放著原作,然後看著它去雕刻。在還沒刻之前,你可以或高或低或左或右加以調整,直到滿意為止。有時候,當一件作品做好的時候,你會覺得它本來就是應該這樣的。

王秀杞認為,人像雕塑最重要的是要「傳神」,一件成功的作品,要能夠從眼神和表情中,讓人看得出它的氣質和潛在性格。

談到雕刻技法,王壬癸說,像騎木馬之類的作品是屬於東方的東西,加上西方的技法創作而成。我們學習西洋的雕刻技法、比例結構、美學的概念。但是雕刻家即使從歐洲留學回來,也少有人敢刻寫實的東西,因為再刻一百年、一千年,也很難刻出像米開朗基羅這樣的傑作。


娃娃系列。

呈現創作家的溫馨情懷

王家世代居住於台北陽明山的山巒間,王秀杞和王壬癸兄弟倆在此有一座雕塑工作室。在寬闊的庭園裏,他們致力於雕塑和石雕創作長達三十年。他們從小愛石、玩石,甚至想著石頭裏面有著它們自己的生命。

王家兄弟的作品大部份是人物系列,環繞著溫馨的親情倫理的主題,或是純真可愛的孩童的題材。這些作品所採用的大多是較為純色的石材,尤其他們應用在純真可愛的天之驕子以及親子系列,用了很多漢白玉、希臘大理石之類的石材。

不同造型的人物雕像悠閒的散落在樹蔭底下,從這些雕像中,可以看到創作家的寫實功力。王秀杞說,希望透過他的作品,傳遞出真誠和善念,期許大家看了他的作品之後,也會跟著欣悅、快樂起來。

王壬癸說:「小孩子最天真、最可愛,模特兒擺的一個姿勢還不如小孩子來得好看。所以我們就選擇那種很純真的面,把它表現出來。小孩子的造形蠻多的,我們已經刻了三十年了。」在王家兄弟的手中,尤其是天之驕子系列中小孩子的造形、表情,充滿溫潤、柔美,皮膚看起來好像富有彈性的樣子,竟然不覺得它是個很有重量的石頭。


阿公講古。

 王壬癸為我們導覽「阿公講古」的作品,他說:「故事中的主角是我爸爸,那兩個小孩是我姐姐的小孩,那是真的阿公,因此感情才會如此純真。這個作品就是阿公在講古,兩個孫子在聆聽,而你也可以蹲在旁邊一起聽,於是聽眾又多了一個,它可以跟人這樣去互動,十分親切貼近。」

藝術家要讓自己的作品感動別人之前,要能夠先感動自己,這些靜靜的在搖曳的樹蔭下站著、坐著的雕塑所呈現的,是創作家自己的心情故事,同時也是上一個時代台灣農家生活的寫照。◇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