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亂世之中 我們信甚麼和相信誰

?"
賓州費城爵碩(Drexel)大學商學院市場營銷學助理教授

   界進入空前危機,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都在其中,各國政府憂心忡忡,民眾也人心惶惶。這也不奇怪,即使是一九二九年大蕭條時出生的人,現在也要八十歲了,現在也確實沒有多少人可以準確的說明今天世界經濟的困境與八十年前有甚麼不同、以及解決之道在哪兒。


世界進入危機,人的信心和信念更加重要,成功信念往往有成功的企劃。圖為加州聖地亞哥一座體育場內祈禱的人們。(Getty Images)

與此同時,許多正法修煉之人帶著慈悲心告誡人們,向世人指出要擺脫苦難,「修心」是多麼的必要。但迷茫之中,究竟有多少人會理解、醒悟呢?不得而知。危機中,給人們提高信心、堅定信念的各種社會服務,似乎大行其道、生意興隆。

約.奧斯廷(Joel Osteen)是德州休斯頓一個挺有名的基督教佈道師。那天聽約.奧斯廷講了個故事,談及人們的信心和信念,以及正面思考、積極思考的必要,倒也是蠻有意思的。

故事是這樣的,說一位女士非常耽心盜賊會半夜光顧,所以經常在晚上睡覺前、甚至半夜睡覺時,叫丈夫起身下樓,去房屋各處檢查一番。幾十年過去,她每個星期都要這樣做幾次,幾十年來,甚麼偷盜搶劫也沒有發生。但因為她每個星期都如此這般,她丈夫也習以為常,每次按妻子的吩咐照做不誤。

有天半夜,女士又叫丈夫下樓檢查,說聽到有盜賊闖入。丈夫下樓後,迎面看到一個黑洞洞的槍口。持槍對準他的盜賊說,不要出聲,把值錢的東西給我,就行了。他呢,就按照吩咐,悄無生息的把家裏的現金和珠寶都給了盜賊。末了,當盜賊拿著財物轉身要走時,丈夫突然說你先別走。盜賊說,為甚麼?他回答說,「我要帶你到樓上見我太太,她盼望你已經盼了三十年了。」

奧斯廷無疑是一位傑出的演講者,深諳聽眾心理,用正面思維、積極思維來引導人們,建立對神的信念,這也是不錯。類似奧斯廷的鼓動演說家(Inspirational Speaker)在美國很多,他們都是優秀的演講者,有的鼓勵人們信教,有的兜售自我提高的產品。演講者口若懸河,旁徵博引,深入淺出,往往沒有講稿就可以連續講一、兩個小時,的確是蠻厲害的。

約.奧斯廷生長於德州休斯頓,他和當牧師的父親一道,把本地的一個教會發展成電視佈道的成功範例,其電視轉播的訊息幾乎傳遍了全美兩億個家庭和一百多個國家。有意思的是,他父親一九九九年去世前,他只佈道過一次。有人批評他沒有受過神學院正規的教育,大學都沒讀完,他回答說,他有最好的老師——牧師父親。

奧斯廷的父親去世後,他和太太主持教會,會眾居然有三萬多人。三年前,他把教會搬到有一萬六千個座位的康伯中心(Compaq Center)。這個室內體育館呢,原來還是籃球勁旅、中國球員姚明所服務的休斯頓火箭隊的大本營。把體育館改成宗教祈禱的場所,也是商業創舉。這個教會每年光是郵寄進來的捐贈,就有三千六百萬美元之多。教會每年總收入八千萬美元中的一半,都花在了電視轉播上。

這當今社會,對積極思維、傳播希望的需求極大、市場極廣。這個月在費城的一次演講會中,瓦克維亞(Wachovia)體育館內聚集了上萬聽眾,每人花十五美元買票聽奧斯廷演講。一場下來,三十萬美元入帳,再加上現場捐助,慈善和商業居然很好的結合起來了。

奧斯廷的訊息得以進入美國上億的家庭,是人們覺得他是真誠的,人們相信他。奧斯廷傳教的祕訣、宣講的中心內容,就是希望在前、人們需要正信,需要把信任放在值得信任的地方。

西方人說,愚弄我一次,是你的問題,愚弄我兩次,就是我的問題了。國人已經被愚弄了快六十年、被愚弄六百次都不止了。我們在亂世之中信甚麼和相信誰的問題上,為甚麼還會犯初級的錯誤呢?

是不是面對流氓和惡棍時,我們真的就束手無策、沒有辦法了呢?其實不是的。

中國民間有個「應聲蟲和雷丸」的故事。傳說中,「應聲蟲」不是那些喜歡隨聲附和的人的稱謂,而是一種怪蟲,藏在人肚子裏,模仿人的言語。得這種怪病的人,說話時肚子裏的蟲子模仿人的聲音,並且聲音越來越大。

治療這種病的妙方,是讀《本草綱目》。當讀到某一藥材的名字而肚裏的蟲子不敢應聲時,服下該藥,應聲蟲就會被除掉。以前宋朝一個人按這個辦法讀《本草》,讀到「雷丸」時,肚子裏的聲音就沒了。他服下雷丸,怪病立即解除。

如果說,中共當局好比國人肚子裏為害非淺的「應聲蟲」的話,這《九評》是不是有點像「雷丸」?九評一出,中共就俯首了。所以說,我們的信心建立在甚麼樣的基礎上?正信是信的甚麼,真是太重要了。中國知識份子所缺乏的,就是道德上的勇氣,和堅定的、正的信念。

上周末在亞特蘭大觀看神韻演出,女高音許珈寧女士的獨唱裏有一句,是「清醒時打開理智的門」,告誡人們「不要隨著世風沉淪,別為紅塵假相勞神」。這應該是給我們一番清醒的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