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信用評級機構失信用

?"
國際信用評級公司穆迪總裁及首席執行長Raymond McDaniel十月二十二日美國國會聽證會上,就信用評級機構在金融危機中的作用提供證詞。(Getty Images)

金融海嘯肆虐全球,嚴峻考驗著大眾對金融機構的信心,具有「金融市場看門人」之稱的國際信用評級公司也不例外,在這場風暴中名譽掃地。

三大評級機構沒有盡責,讓投資者飽受有毒債券之害,也喪失了自身的信用。

金融海嘯肆虐全球,也嚴峻考驗著大眾對金融機構的信心。除了只顧逐利的那些銀行外,具有「金融市場看門人」之稱的國際信用評級公司,也在這場風暴中名譽掃地。

信用評級公司主要是評估一個國家、地區或公司的風險,為其償還所借資金的本金與利息的能力打分;除此以外,評級公司還提供獨立分析研究、投資諮詢等服務。目前國際知名的評級公司有:標普、穆迪及惠譽。這三家公司制定的評級,獲得全球投資界廣泛參考,很大程度上決定了貸款人進入債務市場的機會,以及公司或國家要為籌募資本支付的成本,影響著億萬資金的走向。

評級方式多失誤

不過,這些評級公司的權威性與可靠性近年來備受質疑,因為經他們評定的公司甚至主權信用級別,常與實際表現或情況相背。例如,去年美國銀行界已經開始警告次級按揭市場面臨風險,但評級公司直到今年春季才大規模調低相關債券的評級。不少投資者在錯誤評級的引導下,購買了高風險的次級債券。另外,行內人指出,評級公司不會逐筆檢查每筆貸款,只會使用一個樣本貸款,依賴的是貸款發行者提供的說法。

英國《經濟學人》早在數年前已有文章指出,信用評級公司把接受評估的公司資產分組結合成為不同的預期風險和預期回報,然後對這些資產或業務分別評級,最後再將結果呈現給具有不同投資目標的需求者。文章批評,這樣的信用評級結果並不能反映企業的真實價值。

錯誤評級的問題更可以追溯至亞洲金融風暴時期。一九九七年七月,亞洲爆發金融危機,數月後襲至韓國。在毫無預警之下,一天內,國際評級公司將韓國的信用等級由A1急降十一個級別,至垃圾債券水平。之前,韓國外債已在迅速膨脹,卻沒有引起評級公司應有的關注。

中國主權評級過高

最近凱文.歐布萊恩(Kevin O’brian),評估主權風險的公司Sovereign Advisor總裁,撰寫了一份報告,再次抨擊國際評級機構工作不力。該份報告焦點在中國。他認為,三大評級機構均給予中國主權「適宜投資」的信用等級,與真實狀況嚴重不符,令中國的風險完全沒有得到體現。

穆迪在去年七月,將中國主權評級由A2調高至A1,評級前景「穩定」;在今年七月,國際金融市場已經風起雲湧,標準普爾突然決定將中國長期主權信貸評級從「A」提升至「A+」,長期展望評級為「穩定」。

歐布萊恩指,中國共產黨在一九四九年奪取政權後,拒付中華民國發行的大約二千六百億美元的主權債券,違背了國際法中新政府應當繼承前政府債務的規定,屬嚴重違約行為,這一行為已經令中國的主權信用不能符合「適宜投資」的定義。(值得一提的是,伊拉克的薩達姆政府被推翻後,新政府應中國要求償還了薩達姆政權欠下的逾一百億美元的債務。)

報告還提到,除了經濟下滑引發失業人數激增及帶來嚴重社會問題外,另外一個關鍵的問題是,中國政府隱瞞了金融體系內的實際壞帳規模。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是建立在脆弱的金融體系之上。

報告引述世界三大會計事務所之一的安永公司(Ernest & Young)在二零零六年所做的調查說,中國金融系統的壞帳占國民總產值四成,其中約三千五百八十億美元的不良資產屬於四家國有銀行。中國政府對這些不良資產大多採取的是方式,將其從一個機構轉去另外一個機構,沒有實質改善總體的資產質量。該份調查引起中國政府的強烈不滿,最終以安永公司道歉收場。歐布萊恩指出,中國政府不承認國企真正的壞帳規模,而且沒有有效的解決方法是問題嚴重性所在。他認為,中國的金融系統將持續製造大量壞帳。

歐布萊恩特別提到,中國的環境污染普遍而且程度嚴重,對人體健康危害巨大。世界銀行近期的一項調查顯示,三分之一的中國人口受到酸雨危害,中國七大河流的一半根本無法利用,三分之一的城市人口暴露在污染嚴重的空氣中。在北京,70~80%的致命癌症案例都是與環境有關。中國環保部副部長潘岳預期,環境污染的問題很快會大量湧現,製造數以百萬的環境難民。世銀的調查報告因中國政府禁止而與大部份投資者緣慳一面


 

中國河南省鄭州市一招聘會場面失控,一萬多名就職人員蜂擁而至。經濟下滑對社會的影響已經開始展露。(AFP)

利益衝突是元凶

歐布萊恩提到的中國面臨的許多問題,是那些著名國際評級公司不願深談的。

評級公司緣何如此失準?利益衝突是其中的一大原因。信用評級公司向要求他們評級的公司徵收可觀佣金。提高上市公司的信用等級,可以為評級公司帶來巨額利潤。尤其是主權信用評級,它決定了一個國家或地區公司可以獲得的最高評級,對該國企業發行外幣債務意義深遠。

而對由政府主導經濟活動的中國來說,優等的主權信用評級直接惠及許多資金匱乏的國家企業。例如,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今年三月,對中國農業發展銀行(農發行)授予長期外幣發行人評級為A1,與中國主權評級相同,連證券界人士亦認為評級過高,穆迪則以「農發行與政府關係密切」一言蔽之。農發行當時發行的三年期金融債券獲得了超過三倍的認購率,最終利率為4.6%。如果沒有一張「優質」的標籤,這些公司籌募資金的成本將急劇上升,規模也會減少。當然,信用評級公司的利潤也隨之縮水。

缺乏競爭和監管不力令利益衝突的問題更趨惡化。三間機構的業務占國際評級市場的九成五,居壟斷性地位。歐盟及美國都在積極研究推出新的監管措施,希望能加強這些機構的獨立性和透明度。大部份的新措施將在二零一零年才會生效。

在此次危機中,三大評級機構沒有盡責,讓投資者飽受有毒債券之害,也喪失了自身的信用。投資者應當汲取經驗教訓,在諮詢專業投資建議時,一定要多聽不同意見,切不可迷信某一個所謂知名的機構!◇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