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越高級的騙子 越成功的背後

?"
賓州費城爵碩(Drexel)大學商學院市場營銷學助理教授

中兩國最近發生了兩起關於高級騙子的事件,二者既相互關聯而又相互映照,足以給商界人士及全社會的人們一些很好的啟示。

納斯達克證交所(Nasdaq)前主席伯納德.馬多夫(Bernard L Madoff)的詐騙案被揭開,馬被捕後取保釋放,等待受審,好戲還在後頭;中國公安部則發出通令,說要對企業高階主管「慎用拘留、逮捕等措施」,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與衝擊」。

短視近利,為明日的覆亡奠基

因為馬多夫的騙局,「恐慌與衝擊」已經襲擊了華爾街,這是恢復真實、恢復真相所必須經過的痛苦過程。出了馬多夫這麼個高級騙子,美國人現在還沒有太多的反應,因為涉及的大都是富商大賈。吃了虧的人現在自認倒霉,以後學乖點就是了。從法律上去討公道是一定的了,但能追回多少錢沒有人知道,追不回來也沒甚麼辦法。

在目睹華爾街的風暴和騙局後,中國本應加大反腐、反欺詐的力度,但當局卻反其道而行之,簡直就在扶持高級騙子的產生。公安部的通令本身,紅朝統治者可能沒有料到,實際上是在孕育著更廣泛、更大面積的「恐慌與衝擊」,因為這個被當權者和既得利益者認定為可以自保的措施,恰恰給正在行騙之中的高階企業主管開了綠燈,也給躍躍欲試、試圖圖謀不軌的主管提供了安心的保證。仔細想想,「慎用拘捕」的後果,就是騙局會以更大的規模、更大的殺傷率迸發,從而引起不但是「不必要的恐慌」,可能還有令紅朝顛覆的衝擊。

有人或許會詰問,如果是這樣,難道是中共弱智、引火燒身?當然不是,這些官員都是從幾千萬黨員裏「脫穎而出」的,不是謀略老到,就是心狠手辣,聰明肯定不會少。但恰恰是其聰明,和維持眼前利益和穩定目前權力的考量,就導致了其長遠智慧的欠缺,會做出短視的決定,而為自己明天的覆亡奠定基礎。


美國納斯達克證交所前主席馬多夫詐騙案被揭開,圖為馬在案發後回到其在曼哈頓的住所時被記者圍堵。(AFP)

華爾街有史以來最大騙局

馬多夫騙局的後果尚在發酵,這個被稱為華爾街有史以來最大的騙局,引出更值得人們思考的問題,那就是為甚麼其行騙會達到如此的規模,會達到如此高的社會階層,會令那麼多達官貴人、名流顯赫、大財團和基金會都深陷泥淖、難以自拔?

馬多夫是納斯達克證交所的前主席,其投資證券公司詐騙的金額總數高達五百億美元,受害者遍及世界各地,包括數百家銀行、投資機構和頂級富人。僅西班牙第二大銀行就損失了四億美元,其第一大銀行二十三億美元的投資也面臨風險。

聯邦調查局(FBI)逮捕馬多夫時,是他的兩個兒子安德魯.馬多夫和馬克.馬多夫提供的情報。金融危機爆發後,有人從馬的公司提款,當馬多夫拿不出來時,才不得不向他的兒子們承認,老爸運行的是個騙局。被捕前一天馬多夫告訴自己的高管,公司的資產管理和投資諮詢部份,根本上就是一個「巨大的龐氏騙局」。

龐氏騙局(Ponzi pyramid scheme)人們都很熟悉,跟中國的非法集資、台灣的「老鼠會」、金字塔多層傳銷,都如出一轍。它基本上是用高額的回報吸引新客戶加入,把新客戶的錢當成投資獲利,去付給先前的老客戶。當馬多夫的投資者們發現上了當,發現欺騙的伎倆竟然是簡單的「龐氏騙局」,其憤怒的程度可想而知。

馬多夫一九六零年開始他的公司時只有五千美元的投資,這僅相當於今天的三萬五千美元。就是這筆錢,還是他作為游泳救生員和幫別人安裝草坪自動噴灑器賺來的。他的公司開發的技術,奠定了納斯達克(Nasdaq)電子交易的基礎,這也是他為甚麼後來能夠成為納斯達克的主席和董事。他也是許多慈善組織的董事和大學的校董。

從馬多夫案可以學到甚麼?

馬多夫開始的地方,包括紐約長島(Long Island)和佛羅里達棕櫚灘(Palm Beach)富人區的鄉村俱樂部。他的銷售人員,都是衣裝筆挺、能說幾種語言的超級銷售員,活躍在歐洲的金融中心。他們的觸角也涉及了中國的新貴,以後等人們最終發現是否有紅朝要人及其裙帶也在這裏虧了錢,會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

馬多夫的名氣實在是太大了,大到沒人敢質疑他的能力和信用。他能夠取得人們信任的原因,顯然是在於他的這些美麗的花環。馬多夫把人們羨慕名流、名利、地位的心理用到了極致,他甚至拒絕了許多有錢人向他投資,任由他們苦苦哀求也不行。

從馬多夫一案可以學到甚麼、如何才能不受騙呢?

我們的社會在衡量人的時候,不自覺的運用了許多本來不需要的外在條件,諸如社會地位、錢財、名譽等。中共鎮壓法輪功之始,西方媒體也犯了同樣的錯誤。因為是中國官方媒體發布的消息,中共的總書記還親自出馬,江澤民在新西蘭把誣蔑法輪功的小冊子人手一冊發到亞太峰會的十多個國家元首手中,就不由得人們不信。華人在知道「天安門自焚」是中共栽贓時的第一反應,是「中央電視臺」播的怎麼會有假?也是同樣的原因。

如果我們不用這些外在的東西,如地位、金錢、名譽去衡量人,而是用更根本的宇宙特性,比如這個人是否真誠、善良,來作為區分好壞人的標準,我們就很容易判斷好人和壞人,很容易知道他是否在撒謊、是否值得信賴,他是否不善、在拿別人的錢來欺騙一部份人而坑害另一部份人。如果這樣,投資的決定也許就不那麼難以做出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