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數萬黑腹燕鷗 的黃昏之舞

?"
黑腹燕鷗 (黃俊賢攝影)

當黑腹燕鷗達到兩至三萬隻時,鳥群隊形猶如飛龍在天般瞬息幻化,跟隨燕鷗領袖穿梭在重重阻礙的蚵架與漁舟間,鼓動雙翼高速飛舞,一忽兒左馳、右翔,一忽兒迴旋、翻滾,絕妙地展現牠的背部與腹部黑白兩色的變化……


黑腹燕鷗腹羽已現黑色。(雲嘉南濱海國 家風景區管理處提供)

清晨六點鐘不到,我隨著台南縣文史生態資源促進會總幹事洪永華蹲在台南縣北門鄉井仔腳一家民宿前的魚塭邊,等待黑腹燕鷗出現。

我正心急著怎麼燕鷗還不來時,洪永華回給我一個表情,示意我好戲即將登場。過了幾分鐘,從前方北門潟湖堤岸上空,飄過來一群躍動的小黑點,不一會兒,後面又出現了一群。沒等集中眼力,一群燕鷗已經從我的頭上掠了過去,我在慌亂中,只能聽到一陣「呼呼」的振翅聲,接著一群一群的燕鷗又飛了過來,我不得不仰躺在土岸上,這回瞧清楚了。這群黑腹燕鷗沒發現我,一片片白色羽翼幾乎從我臉上飛過去,我抱著驚悸的心情,趕忙翻轉身體,牠們已飛到我身後的魚塭裏,在水面上盤著大圓圈急速飛舞。在晨曦裏,我只能看見閃爍的白羽光影,然後,牠們一群一群飛向東北方的天空,覓食去了。


黑腹燕鷗 (黃俊賢攝影)

記錄行蹤,觀察習性

前一天晚上,洪永華告訴我,黑腹燕鷗今天早晨一定會經過井仔腳這家民宿前的魚塭,躲在那裏最接近牠們。燕鷗從北門潟湖起程覓食的飛翔過程大約有二十幾分鐘,等到燕鷗都飛走了,洪永華說:「今年的黑腹燕鷗比去年還要多,大概有五萬多隻,昨天晚上牠們停在潟湖蚵架上,早上,慢慢移到靠近堤岸的地方,因為漲潮時,海水淹至蚵架,牠停在高處,退潮時,牠就停到較低的蚵棚上,所以牠會隨著潮汐移動。風大的話,牠們就在鹽田大蒸發池低空飛旋;風小的話,牠們盤旋一圈,就飛出去了。」

他指著左前方的天空說:「我發覺燕鷗很合群,牠們早上要去覓食時,好像有一個報馬仔,啾啾啾啾在這裏飛旋,像是在叫同伴起床,然後再一起飛出去,假如還有睡懶覺的,牠會飛回來,啾啾啾啾的再叫一次,馬上又飛向北勢溪,再飛回這裏。」

六十三歲的洪永華平時就非常關心北門的環境生態。三年前,他在海邊放漁網時,看到一群一群的黑腹燕鷗在水上飛,覺得非常漂亮,朋友來時,就帶他們去看,也引起他想要了解燕鷗的行蹤。「早上工作完了,我就去找燕鷗,因為一些媒體會來問我,今天燕鷗去哪裏,他們要去拍,所以我需要事先去了解;我跑遍了北門鄉,一直跑到學甲、布袋鎮,沿著十七線公路,到台南海岸線的濕地、魚塭去找黑腹燕鷗,結果發現幾十隻、幾百隻、甚至幾千隻,今天在這個地方飛,明天在那個地方飛,跟我在北門看到的黑腹燕鷗一樣。」

後來他又去請教鳥類攝影專家王徵吉和黃俊賢,告訴他們黑腹燕鷗在這裏棲息的情況,也帶他們去看燕鷗覓食地,「他們觀察了二十幾天,了解燕鷗的習性,他們在這裏、也到覓食地拍了許多照片。」


黑腹燕鷗 (黃俊賢攝影)

夕陽下,萬鳥如意變換隊形

許多人都知道台南七股有一個潟湖,較少人知道北門也有潟湖。北門潟湖從北門海埔新生地一直延伸到馬沙溝,長約六公里,最寬達兩公里,是由「王爺港汕」和內陸海岸所形成的水域,因為沙洲的屏障,水面風平浪靜,是台灣第二大潟湖。

那一天黃昏,我站在北門潟湖堤岸邊,湖水蒼茫,一望無際,蚵架橫橫豎豎插置水面,一顆橘紅色的太陽正要掉落海裏,西邊賞鳥亭也有一些賞鳥者,時間到了六點十分,果然如導覽人員說的,黑腹燕鷗準時出現。

第一眼看到的是一群由小黑點組成的長長的隊伍,從東邊北勢溪上空,蜿蜒蠕動的飄向北門潟湖,隊伍在飛翔進行中極富韻律感,到了北門潟湖,在空中盤旋了一陣子,忽然瞬間降落,當我還擔心牠們會撞到水面時,倏忽間,隊伍又形成一個大圓圈在水面上飄旋,那邊北勢溪上空,陸續有一群群的燕鷗覓食回巢,加入在潟湖上空飛舞的隊伍,這個過程給我莫名的感動。

黃俊賢深入觀察了黑腹燕鷗在黃昏飛舞的景象後,驚嘆為自然界的生態奇觀,他描述說:「當黑腹燕鷗達到兩至三萬隻時,群聚的鳥群隊形就開始改變,由原先一團烏雲飄蕩型轉變為龍捲風型或是漏斗型,變化迅速多端,有時也會分成兩大群各自飛舞,就看鳥群領袖的帶領方向。最精采的是密密麻麻的鳥群,猶如飛龍在天般幻化成一條巨龍,由高空高速向下俯衝,鳥群衝到潟湖海面後,每一隻黑腹燕鷗就成了一架高速戰鬥機,開始進行海面的低空飛行閱兵典禮。鳥群會跟隨燕鷗領袖的動作,在重重阻礙的蚵架與漁舟間穿梭,鼓動雙翼高速飛舞,一忽兒左馳、右翔,一忽兒迴旋、翻滾,這樣也展現牠的背部與腹部黑白兩色的變化,雖然方向變化迅速,隊形仍然整齊劃一,鳥類世界的生態奇觀真叫人歎為觀止。」

黑腹燕鷗在廣袤的北門潟湖的黃昏之舞,上演了半個小時後,太陽也將沉入海裏,牠們散開後,各自找到了休歇的蚵架,就會不斷的發出「枯科枯科」的叫聲,在灰暗的光影裏,我看見堤岸近處的一排蚵架上,整齊的站滿了燕鷗,獨有兩隻在蚵架上飛舞互相糾纏著,旁邊的燕鷗誰也沒去理會牠們。


黑腹燕鷗 (黃俊賢攝影)

賞鳥客為村莊帶來生機

自從這幾年來,黑腹燕鷗飛進賞鳥者的世界後,最近,北門潟湖的賞鳥客忽然多了起來;觀光局雲嘉南濱海國家風景區管理處,也在今年四月五日邀請「黑琵先生工作室」,在南鯤鯓代天府舉辦鳥類生態攝影展,其中一張黃俊賢的作品,最讓我感動,照片前方有九隻黑腹燕鷗,嘴巴一致朝前、筆直的站在電線上,有一隻帶頭的燕鷗騰空飛起,牠的翅膀展現在占據一半背景的太陽裏。黃俊賢告訴我那是日出的太陽:「我們清晨四點鐘就到魚塭去守候了。」

洪永華表示,這種畫面常能見到,他暱稱這是黑腹燕鷗在盪鞦韆:「風吹過來,牠們站在電線上會盪來盪去,像在盪鞦韆一樣。」

井仔腳是北門鄉的一個小村莊,傍著北門潟湖,只有三、四十戶人家,年輕人大都出外工作,這裏唯一的一家民宿的主人洪有志,感受到黑腹燕鷗給村莊帶來了生機,他還記得有一天清晨開門時,看到門口聚集了許多賞鳥人,讓他嚇了一跳。他說風越大,飛到民宿前的燕鷗就越多,他指著民宿前方的蒸發池說:「今年九月十四日那個颱風天,一大群燕鷗停在廢棄鹽田蒸發池裏,一隻一隻排得很整齊,遠遠看過去,蒸發池都變成了白色,因為這裏有房屋擋風,幾萬隻燕鷗停在那裏,準備從這裏起飛。」

他又津津樂道的談起黑腹燕鷗互相搶食的有趣情況:「這個魚塭裏差不多有十幾隻燕鷗,燕鷗叼到了獵物,就飛走了,假如被另外一隻看到了,牠會衝過去搶牠嘴裏的東西,搶到了後,另外一隻會追到後面,追得燕鷗緊張了,獵物掉了下來,又會有燕鷗過去搶,常常會出現這種鏡頭。」

鳥喜歡來,是好地方

交通部觀光局雲嘉南濱海國家風景區管理處技正蔡宜育也補充說,因為北門潟湖遼闊,潟湖上的蚵架離外海有一段距離,黑腹燕鷗停在蚵架上休息比較安全,白天這裏魚塭多,潟湖也多,燕鷗每天大概要吃十幾條小魚,這裏有這個條件,是適合牠們度冬的棲息地。


蚵架上嬉戲的黑腹燕鷗。(雲嘉南濱海國家風景區管理處提供)

對於黑腹燕鷗的生態、習性,蔡宜育說,牠們飛來北門潟湖棲身,白天飛到那裏去覓食,怎樣覓食,整個生活史,目前還沒有學者與鳥類專家追蹤、研究,還缺乏這些資料,他希望在保育及觀光之間能夠取得平衡:「黑腹燕鷗的聽覺很敏感,牠們沿著公路從南方飛回北門潟湖時,原來是一條長龍的隊伍,穿越公路時,牠們聽到車聲,會馬上又往回飛,這條長龍就斷掉了。」

洪永華長期觀察鳥以後覺得,鳥喜歡來的地方就是人住的好地方,因為環境沒有受到污染及干擾,牠才待得下來,他特別種了一些番石榴,讓它黃了等鳥來吃。今年有一次颱風,他還擔憂風那麼大、海浪那麼大,燕鷗怎麼能夠在蚵架上休息,現在他卻自信的說:「結果那晚十點多,我發現整群燕鷗都停在民宿前面,這裏北風吹來有房屋擋著,不管風雨多大,牠們一定會回來。」

入夜了,井仔腳,這個毗鄰北門潟湖的小村莊已經被淹沒在夜色中,我走在潟湖堤岸邊,天空水面連成一色,只有沙洲遠處燈火點點,黑腹燕鷗在寂靜的夜裏仍然吵成一片。◇


廣袤的北門潟湖。(攝影/王金丁)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