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人民幣匯率不僅是經濟問題

常情況下,人民幣正像任何一種商品價格走勢一樣,可以根據各種市場條件進行分析、預測。究竟是升還是貶,應依據人民幣的實際價值含量即真實含金量以及市場供求做出評估。

然而,由於人民幣目前仍不是自由兌換,在可控的浮動匯率制度下,政府對貨幣匯率有著相當大的決定權。目前金融專家們仍然只能通過境外NDF(無本金交割遠期外匯)和境內黑市來判斷人民幣的真實供求關係。因此其前景預測變得複雜詭異。

人民幣這幾年來的升值壓力日益增大,但中國政府作出升值的決定,主要還是來自西方國家的壓力。比如每次中美對話,人民幣匯率都是焦點話題。因此很多國人已把人民幣匯率問題已看作是一個政治問題,認為是「西方列強在干涉中國內政」。

那麼西方各國為什麼一直對中國政府施壓要求人民幣升值呢?從表面上看,美國要求人民幣升值的原因是中美貿易順差太大,中國產品大量出口及中國產品廉價,擠垮了美國的製造企業。然而,千家萬戶的美國人享用到了物美價廉的中國商品,得益的不還是美國人嗎?美國為什麼要反對呢?其實西方國家反對的是中國政府人為壓低匯率,干涉經濟活動,因為他們認為經濟活動有其客觀規律,如果人為操縱會使整個系統失衡。如歐盟委員會在其歐元區經濟季度報告中表示,亞洲經濟體,尤其是中國,應當允許本國貨幣升值,以幫助全球匯率重新達到平衡。

中國農業銀行總行高級分析師何志成最近撰文指出,目前發生的全球金融危機,人民幣沒有自由兌換很可能是助推器之一。他說,已經演化為全球金融危機的這場大災難其實是源於經濟失衡,而經濟之所以失衡,流動性泛濫和經濟過熱是禍根。為什麼會經濟過熱?想一想為什麼中國有那麼多企業虧損倒閉,半年前這些企業家還對未來充滿希望,開足馬力加緊生產並加大庫存,但當時匯率沒有向它們發出任何經濟可能突然轉冷的信號。而為什麼匯率信號失靈?人民幣沒有市場化是最大原因。

何志成認為,追究全球貨幣體系紊亂的源頭,追究全球經濟尤其是新興市場國家經濟過熱的源頭,不能只盯住美國,盯住次級債。從國內看,正是因為人民幣的價值信號長期扭曲,使經濟預期過熱,企業才敢盲目地鋪攤子,上規模,結果一遇風吹草動,立即出現生產過剩,泡沫破裂,大量企業被動調整——出現大面積虧損甚至倒閉。因此,人民幣改革滯後並非是在加固防火牆,更非中國經濟的長期福祉,相反,它是經濟過熱的助推器,是導致經濟危機的根源之一。

其實,為了所謂的保證出口,中國政府長期壓低人民幣即使在短期也沒有給中國經濟帶來益處,這樣做的後果對中國宏觀經濟和金融市場所帶來的負面影響是顯而易見的。

首先是央行貨幣政策的獨立性受到損害。由於多年以來國際收支的「雙順差」,積累的大量外匯儲備造成基礎貨幣的被動發行,央行已經無法用各種貨幣政策工具沖銷掉這些過剩的流動性,而這些流動性由於資本管制的緣故大多只能在國內尋找出路,於是大量湧入股市和樓市,造成了資產的市場價格嚴重偏離了其內在價值,也就是股市和樓市的嚴重泡沫。

其次是中國的外匯儲備過量增長,規模曾經一度接近二萬億美元。如此鉅額的資金在境外運用,既造成了資源的浪費,又使中國國家資產深受美國金融海嘯以及與此相關的金融風險的影響。

其三,熱錢大量流入,流動性過於充裕,擡高物價,提高企業生產成本,損害一個國家製造業的對外競爭力,並帶來經濟過熱、資產價格泡沫膨脹等一系列後果。

當然,除了維護市場平衡之外,西方國家要求人民幣升值也有非經濟因素的考量,如他們認為,中國廉價產品的優勢,很大程度上是由於中國政治制度和缺乏法制造成的,這種制度和產品製造方式,對國內百姓來說是「血汗工廠」,是在對勞工的壓榨和環境污染的基礎上達到的。因此貿易談判中經常會提到要求中國企業建立真正意義上的工會等問題,這可能就是中國政府所認為的「干涉內政」吧。◇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