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城市的瞬間】酒樓中的密謀——開封3

  因為說書人的話,因緣際會王炎發現了畫在街坊牆壁上的龜殼暗號,一宗密謀因而得以揭發。王炎尾隨一位行蹤可疑的北方大漢進入酒樓,竟然發現更大宗的宮廷行刺,即將展開……

他跟著那人走進一間大酒樓,看著他進入三樓的上等廂房裏。王炎踏進這間酒樓後,就先打量一番,從裏面形形色色的人身上,摸清楚這裏的規矩了。

在北宋的酒樓茶館裏,除了進來消費的顧客與店家僱用的人員以外,還有一些人,他們會進來向客人們兜售貨物,或斟酒獻唱,或提供跑腿服務,以換取報酬。多數店家都容許這類人進入,少數的為了維持品質,或當客人明確表示不希望受到打擾時,會禁止閒雜人等的出入。

王炎正是看到幾個當時被稱為「閒漢」、「廝波」的 閒雜人在飯桌間穿梭,心裏暗自高興,認為自己可以扮作閒漢進行訪查。但當他逕直往上等廂房走去的時候,被小二攔了下來:「您老若非受邀的客人,那些客官已經吩咐不許打擾了。」

發現密謀

王炎沒奈何,只好引著小二走到暗處,掏出腰牌來表明身份與來意。不一會,王炎托著杯盤,敲了上等廂房的門,現在的他喚作王二,身份是店小二。他一面殷勤的招呼客人,一面快速的打量房內的形勢,發現裏面早已坐了數人,當中一人個子並不特別高大,氣勢卻頗為不凡。

他們原本在低聲討論,見王炎進來就停止了。他們不耐煩的等他擺設好杯盤,令他出去,才又開始繼續談話。如此小心翼翼的態度使王炎更覺事有蹊蹺,他決定躲在角落偷聽。

只聽到一人說:「老八和老九到此時尚未出現,恐怕是看了被頑童塗抹過的暗號,所以找不到此處。」另一人接著說:「我若非先看到龜殼上的字是個『玉』而非王八二字,知道今晚的地點需在玉字這點下功夫,又看到城門前大街對應著玉字這點的方向剛好有間酒樓的話,現在恐怕還在路上打轉呢!」又聽一人說:「老八與老九的經驗不足,看來還需要多加訓練。」眾人一起回答:「是!」

那人繼續說:「不需再等了,先叫黃公公上來吧。」一人回道:「稟大主人,黃公公派小太監來通知,說今晚皇上龍興大發,夜宴御苑,他該班服侍,不得出宮。大主人交代的東西,他後天必定親自攜來,向您請罪。」

那人哼了一聲,說:「這隻老狐貍,以為我不知道他肚子裏打什麼算盤?他知道我急著要拿到大內的地圖,便藉此要挾我。太監愛財,無非想從我這兒多拿到點酬勞罷了。只要我能得到地圖,順利進到皇宮裏刺殺趙禎,那時候宋朝的一切就屬於我大夏的了。跟宋朝天下比起來,那點金錢又算什麼?更何況到那時候,他可能還會迫不及待的將吞進去的錢加倍的拿出來呢。」

停了一會,那人繼續說:「二日後派個人多帶點錢,到老地方去把東西取回來。現在叫那漢奸過來。」有人應了一聲,走出門外。王炎趕快將自己藏在陰暗處,聽著腳步聲,知道人又從外面的走廊走進房裏,才悄悄的挪動一下身體,側耳細聽。

只聽到裏面說道:「微臣叩見陛下,微臣……」話沒說完就被先前那人打斷:「免禮,大人請起。我等身處險地,為避免身份暴露,一律不行大禮,只以主客相稱,切記。」

王炎聽到此處,大吃一驚,原來房裏那個為首的人,竟然就是不久前自立為帝的大夏國首領李元昊。王炎一分心,便沒聽到裏面的對話,他定了定神,又側耳聽去……

詭計現出

「……您放心,小的一定竭力完成使命,離間這些被本朝皇上重用的人,使他們一一罷官遭貶。」 李元昊似乎很滿意的說:「現在我要你先想辦法將掌管大內禁衛的統領換掉,找個不頂事的。等我從黃公公那裏拿到大內地圖以後,就可以順利的進去行刺了。」

那漢奸諂媚的說:「您的計謀真是高明,小的助您取得天下。事成之後,希望您遵守前約,封我做南地的王,小的必定率全國上下以君父之禮事奉您,終生不違。」

李元昊哈哈大笑,說:「你手上不是握著我們的盟約嗎?君無戲言,你還擔心什麼?盡心服侍我,自有你的好處。」接著又說了一些勉勵的話,大抵是催促他趕快行動,然後就讓他出去了。

一聽到腳步聲,王炎趕緊又縮回暗處,等到腳步聲消失在走廊的轉角處,才又伸出頭來,下意識的想看看那漢奸長什麼樣。可惜的是,人早已離去,王炎既不知道他的姓名,也沒看到他的長相,只知道他是朝廷裏的大官。

王炎想從房內的談話中拼湊些線索來揭開漢奸的身份,遺憾的是,房裏的人開始用自己的語言對談,中間雖然夾雜一些王炎聽得懂的字,卻都是些零散的地名,彷彿是在討論戰爭進行的情形。偶爾裏面叫喚小二進去換盞添酒,王炎進去後,房裏的人又自動的停止說話,只有喝酒吃菜。所以王炎來回了幾次,直到終了,居然無法收集到更多的消息,只知道二日後他們中有人還會與黃公公在某處碰面,交換財貨。在這之後的聚會,應該就是商量入宮行刺的計畫。(待續)◇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