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唯有好人可免災難

?"
命運天注定,但楊老師說有三種人的命盤不準,一是大惡人,二是大善人,三是修煉人。(AFP)

三個女人十幾年來每隔一段時間與算命老師碰面,一起回顧老師的準確預言。對於當今的金融風暴,算命老師告誡,在不好的時代裏,當一個好人是度過危機的唯一機會。

德馨、彥云、淑娟是師院同學,畢業那年一起找同學淑惠的乾爹,一位深諳命理的算命師(人稱楊老師)排了紫微斗數算命。

楊老師當算命師至今已有近四十年的經驗了,可說是經驗老到、閱人無數,他在十六年前走入修練的行列,如今是個禮佛甚篤的佛教徒。他算命僅第一次收費,之後有任何疑問請教都免費解答。許多人都當他為談心的好朋友,德馨這群同學也是這樣而成為楊老師的朋友,一段時間就會在他家中碰頭,也像算命後有個追蹤研究似的,探討自己發生的事以及回顧楊老師的預言。

情婦命的德馨

德馨的聲音輕柔、長相可愛,成長過程中總是有長輩稱讚她乖巧、喜歡聽她的聲音而故意逗她說話,是眾人眼中標準的賢妻良母的性格,可是她的人生發展卻不如所願!師專三年級時遇見一位醫院院長,因緣際會下,這名德高望重的院長竟對她吐露心聲:「我愛妳!」

天真的德馨彷彿遭到晴天霹靂般的愣著、百思不解,她覺得自己也許溫和的個性討人喜歡,她也希望有人這樣對她說,可是那人應該是她的男朋友、先生,怎會是一個可以當她爸爸的人這樣對她說?怎會是一個相處甚少,不!應該說是沒有相處時光,沒有談戀愛的,除了就醫時在他診桌前坐一下說說身上的病痛或早上巡視病房時偶爾在病床邊相遇的人?!

至今,年近四十的德馨仍然單身,因為總是無法像其他人那樣談談戀愛就走入婚姻。她不是個不婚主義者也不是相親不成,但是總有各種情況使她終究沒有談成一段戀愛、步入禮堂。

當年,楊老師發現德馨狀況特殊,特別另外與她約見面時間,再次細細對她解說,為了避免她受傷過深,楊老師保留許多,有許多她不能接受的事都等她感覺到了問楊老師時,才跟她說真相。德馨生長在傳統保守的農家,從小希望自己像媽媽那樣照顧好家人,她總認為最偉大的女人是把先生孩子照顧好的女人,她也期待自己可以那樣生活。

然而近二十年來,她發現結過婚的男人會對她特別友善,不論年紀很大或是相近的。三年前,又是一位具有相當社會地位的長輩,彷彿年輕氣盛的年輕人追求女友那樣的出現在她的生活中,有點無措的她想起了楊老師的話:「你是情婦的命,高貴的情婦。」「妳是有命格的人」。

小時候被教育的相信人是可以運命的;隨著年齡的增長、人生閱歷的增加,德馨變成相信宿命的人。也許是那個「命格」的緣故,德馨決心絕不做情婦,她不想因為要滿足自己的情慾而去傷害一位不相識的女人。德馨跟好友說:「如果我只能當情婦,我選擇孤獨的走完人生。」

有失身危險的彥云

彥云的父親很大男人主義、母親很小女人,然而家中沒有因為這樣組合的雙親而溫馨幸福,彥云從小聽慣父親對母親咆哮、見到父親總是帶另一位女人出國……這使得彥云個性變得強悍,儼然一個大女人。

有一年,楊老師警告彥云:「今年流年不好,不要出國玩比較好。如果出國一定不要跟一群人喝酒玩樂,不然會有失身的危險,而且對象不明。」

身材高挑而微胖的彥云根本不相信像她這樣的女生會被不明男士欺負——不少男同學怕她的氣焰,當然把楊老師的警告當作耳邊風的出國去玩。回國後,彥云找德馨談心事說出此事,一傾她的悔恨。

會先上車後補票的淑娟

淑娟出生在教育世家,篤信基督教,她總認為將來會與基督徒結婚。當年楊老師預言她會跟先生先上車所幸會補票,在場的這群同學都覺得怎麼可能?!隨著時光的消逝,她婚後與一群同學又到楊老師家聚會,說出楊老師所言與其經歷竟然相符。

三種人的命盤不準

看盡人生,深諳命理與人生的因緣關係,楊老師很謹慎的接受採訪,深怕揭示的案例不當傷害人也造業。楊老師說:「我看的人的命,十之八九都是不好的。有三種人的命盤不準,一是大惡人,二是大善人,三是修煉人。命理與佛理有正向的相關:佛理是真理,命理是佛理在人間的體現,人生彷彿一部部拍好的電影在放映,每個人都是觀眾也都是演員。好像沒有人能不在因果關係的框框中生活,人生好像有高級生命在操控的感覺;生而為人,好像不是來世上生活、享受,人生是有目的的。」

楊老師解釋「修煉人」就是有正教信仰的人,或是現在許多人煉的法輪功。

他說:「算命其實是一種統計學的應用,一位算命師如果預估未來說對了70%、過去發生的事都說對,他真的是一位很會算命的人,因為未來會隨著人的性格略有改動,不過沒有人能改變重大的事情。所以會有『在劫難逃』這句話的出現。」

他舉德馨的例子做說明:有一年,德馨因為楊老師告誡她開車要小心,以免出車禍、有血光之災。她怕自己開車撞到人,於是騎腳踏車到車站搭火車赴約,卻在晚上回家途中遭機車搶匪,雖沒有損失金錢卻受了傷。他說:「德馨那年就是走路也會跌倒。」他表示,也有很特殊的例外,他的生活與命盤上的安排不同,有的甚至情況是相反的。

在金融風暴下當一個好人

當談及當今全球金融風暴的後續發展問題,楊老師語帶保留的說,現在是下滑的時代,「一種好像快要接近毀滅的感覺,感覺好像有更大、更不好的事情會發生!不過,有些人的命盤排起來很差,他卻反而過得很好;在很不好的局勢下,有些人卻好像不受影響。」

「這個金融風暴最少要五、六年才會過去,在這樣不好的時代裏,最好是學做一個好人,只有好人可以避免災難,也許當一個好人是我們度過當前危機的唯一機會。」◇


在不好的年代裏,楊老師勸說最好學做一個好人,只有好人可以避免災難。(AFP)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