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相遇大洋洲 澳洲鵜鶘之都——湖口

?"
頸口沙灘上悠閒曬太陽。

  在湖口,餵鵜鶘是最吸引人的傳統活動。此外,在渠道淺灘裏釣魚、游泳和踩水也自在愜意。餓了買一份炸魚和薯條,嘴饞的海鷗即飛繞身邊……

游水鵜鶘。

湖口(The Entrance)是世界公認的澳洲鵜鶘之都(The Pelican Capital of Australia),湖口這一名字是根據當地地形而來。在澳洲中央海岸的夭昂(Wyrong)地區有一湖泊——塔格拉湖(Tuggerah Lake),與大海之間有一塊狹窄頸狀型的陸地分隔開來,而塔格拉湖與大海之間另有一條渠道,大海的水就通過這條渠道流入湖裏,當地人就稱此地為湖口。

其實在一八二零年白種人來到此地之前,這一帶就居住著土著人,土著語的原名就叫Karagi,意思就是湖口(entrance)或者通道(doorway)。到一八八九年悉尼至紐卡斯爾的鐵路修通之後,悉尼人就常到湖口釣魚、洗海水澡和徒步。遊客就在緊靠湖口南面的圖伍恩海灣(Toowoon Bay)紮篷露營,這就是一八九零年代時期的渡假露營地。直到一八九五年第一家私人家庭旅店在湖口北開張了。隨著旅遊業的發展帶來人口的增長,一九一一年第一家郵局在湖口開始營業了。到了二十一世紀,湖口已成為一座新興城市,高大的建築、賓館與各式旅店,住宅區、大小商店、超級市場已經齊備。

鵜鶘戲水。

湖口全景。

早在一七九六年一艘從悉尼來的漁船在湖口附近遇了難,漁民就在湖口上了岸。土著居民給予款待,並給他們指引了回家的路線。這些漁民返回悉尼之後,組成一個探索隊來到湖口發現了美麗的塔格拉湖。直到一八二八年亨利.霍爾登(Henry Holden)是第一位白人移居到湖口,但他選擇在二百六十公頃面積的皮克尼克海灣(Picnic Point)定居。一八三六年托馬斯.巴特利(Thomas Batley)占據這一片土地。

中國的漁民在一八二零年代就來到此地,他們在湖口以南,即現在圖伍恩海灣(Toowoon Bay)建立了漁場和木材加工廠,直到現在還人稱圖伍恩海灣是中國男子海灣(Chinamans Bay),中國漁民將魚晾乾並燻製,之後將這些魚貨發到昆士蘭再運回中國。後來澳洲的淘金熱開始了,他們就去了金礦區,在淘金熱結束後回到湖口,就在皮克尼克海灣定居並在此地繼續經營木材加工。

二十年傳統——餵鵜鶘

在湖口最吸引人的節目就是「餵鵜鶘」。餵鵜鶘得從二十年前說起,開始時是一家叫Clifford賣魚和炸薯條店的夥計每天將賣剩下的魚蝦拿來餵鳥,後來這家店被另外一位業主買了下來就叫吉姆卜魚店(Jimbo Seafood)了,從此就接替了餵鵜鶘。定時餵鵜鶘就成了慣例,一到時間鵜鶘就自動走上岸,過馬路來到吉姆卜魚店等候店員給魚吃。一九九六年,湖口城市管理中心特意為餵鵜鶘在渠道邊修起了一個臺階叫做鵜鶘廣場(Pelicans Plaza),他們還聯繫了幾家商家作為贊助人,這樣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有新鮮的魚蝦來餵鵜鶘了,鵜鶘之都就由此而來了。

餵食時間一到,鵜鶘自動上岸。

湖口最特別的表演:餵食鵜鶘。

鵜鶘長著長長嘴還帶著頰袋,鵜鶘頰袋的真實用途是為了抓魚而不是用來儲藏食物,並且能盛十三公升水。鵜鶘將整個嘴伸在水裏撈魚,然後把水從嘴邊擠出去,牠的頭略微一偏就將魚頭先吞入牠的頸部。有時,鵜鶘將魚卡在牠的頰袋旁等待整條魚都到位後才吞下去。鵜鶘的頰袋非常柔軟,很有彈性又堅韌。鵜鶘頰袋在養育期時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頰袋會變為可愛的粉紅色,尤其在求偶時更是非常的明顯。

鵜鶘是澳洲最大的水鳥,體重可達到十公斤,翅膀展開有一點五米至兩米寬。公鵜鶘與母鵜鶘的區別在於牠們的大小,公鵜鶘體大嘴長。鵜鶘的體積看起來很大,但牠卻是一隻很能飛翔的鳥,可以飛到三千米高,並且在空中可以待上二十四小時。

鵜鶘能夠活二十五年,每隻母鵜鶘一年可生二至四個蛋,孵蛋需要三十二到三十五天。剛孵出來的小鵜鶘沒有羽毛也看不見,小鵜鶘需要二至四年才能長大成熟。幼年的鵜鶘長著褐色羽毛和淺色的腿,只能待在窩裏靠父母反芻魚來餵哺。

澳洲鵜鶘的眼圈是黃色,這是一種腺,為了從身體裏收集多餘的鹽再回到嘴裏,使這種鳥類既能在淡水裏生活也能在鹹水裏生活。

來湖口旅遊真使人感到心曠神怡,可以在渠道淺灘裏去釣魚、游泳和踩水,餓了買一份炸魚和薯條,將用剩下的炸薯條來餵海鷗也是一件很開心的事,人們喜歡湖口,在此可以盡情享受大自然的恩賜。

然而,在此地餵養的鵜鶘大部份受了傷,傷痕大多是垃圾引起的,如釣魚的線、鉤和塑料袋。湖口城市管理中心提醒遊客,無論在何時、何處都應該關注和保護我們的環境。 ◇

海鷗漫飛。

釣客流連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