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從奧巴馬「忠實」的意外談兩岸

?"
(Getty Images)

   國史上的第一位非裔總統奧巴馬的宣誓就職,全世界都在看,相信很多國家的元首也不會錯過這個歷史畫面。然而在所有美國人,尤其是黑人含淚注視奧巴馬對美國人民重託許下誓言的神聖時刻裏,竟也出現了一個意外的插曲,新任總統與大法官為了誓言中一個「忠實」的表達順序,截斷了第一位黑人總統就職宣誓的流暢和神聖的氣氛,這大概是奧巴馬始料所未及的一個歷史意外。當然就職宣誓的效力,不會受到這個意外的影響,但是這個「忠實」的宣誓插曲,有可能在美國史上記下一筆。

無論是國家元首「忠實」或是「效忠」的就職宣誓,都是自由民主社會的國家領導人不可或缺的一個政治形式。新任元首在接受人民的付託之後,一言九鼎的還報效忠的誓言。但是又有多少國家元首能夠不為一己或一黨之私真正的對的起「忠實」或是「效忠」國家、不負人民付託的責任呢?當然即使是國家領導人也不可能不犯錯,然而不論是大錯、小錯,在民主法治的社會中,都有機制在制衡著、監督著,對於犯錯的國家領導人,視其錯誤大小,要其負起政治責任或是法律責任。

但是這一套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可不管用。中共極權體制下,領導人的責任是在內鬥失敗之後。「法律」從不是中共維護公民權利及司法正義的機制,法律是效忠中共政黨利益的工具。當然,這在中國是明顯的,在歷次運動中,受迫害的中國人可以細數中共領導人自竊國以來該負起多少禍國殃民的責任,但是在中共極權統治下,領導人可以被鬥垮而下台,卻不會因為對什麼法治要負責所以下台。當然辯證的看,民主社會中,也有在政黨輪替後,藉由法律程序修理前國家元首的。最近可以觀察的一例,就是美國「自由之家」對國民黨執政後處理陳水扁案的關注,以及美國的中國通學者孔傑榮(Jerome Cohen)在《美聯社》採訪時對其總統門生馬英九的直諫。

孔傑榮要馬英九「阻止令人不安的鬧劇氛圍」(to prevent an “increasingly disturbing circus atmosphere”)。除此之外,他直言不諱的表示「這種現象彷彿是有人企圖背棄台灣過去十五年的進步」。當然從台灣觀點來看,孔先生對得意門生的這段公開喊話,絕非想斬斷師生情誼,卻是以中國專家的身分珍惜台灣民主法治經驗的角度發言。中共已經誤國。國民黨可不要走回頭路,誤了台灣。據了解,自由之家來台發表其年度「世界自由度評比報告」時,馬英九接見了自由之家的代表,也表示了解及理解自由之家對陳案的關注。

台灣司法對陳案當然應該依法審判,依證據辦案,這是台灣發展民主法治過程中重要的一環,也是當前中共統治下的司法體系還無法做到的,例如中共前領導人江澤民鎮壓法輪功到今年將屆滿十年了,殺害和酷刑無數善良的修煉人,完全違反中國憲法及相關法律規定,中國的司法到現在也動不起來,還沒法辦江澤民等罪魁禍首。陳水扁的兒子目前已經向法院認了洗錢罪,中共領導人的兒子們都是乾淨的嗎?竟還可以在中國司法下高枕無憂。

關心兩岸三地人權及民主發展的人士對於自由之家或是孔傑榮為什麼要關注台灣領導人處理前領導人的司法案件?是因為這也關係到台灣司法系統在台灣民主發展過程中角色能否獨立於政爭之外的嚴肅問題。

所有竊國、叛國、害國、禍國的國家領導人都是可恥的違背了他們對國家的忠誠義務。然而一個國家怎麼算國家領導人的帳,確也十足關係到該國民主法治發展的程度,尤其是司法獨立的問題。

對於那些在就職宣誓時沒有像奧巴馬一樣出了「效忠」插曲的國家元首,他們就位時的流利宣誓與他日後的所作所為當然無關。我倒不是很清楚中共領導人有無就職宣誓或是類似對中國人民宣誓負責的形式,如果沒有也不令人驚訝,反正中共明知領導人不可能對上億人口負責,所以免去這個形式也無妨。但是中國人民,尤其是知識份子或許該思考對於禍國殃民的領導人及政黨,應該怎麼追究其政治及法律責任。◇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