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布什執掌白宮八年 各界評說

?"
德州民眾一月二十日歡迎布什歸來。(Getty Images)

儘管布什即將淡出政壇,但八年執政的成敗,仍是民眾關注的話題。雖然「兩戰」和金融危機成為八年執政最大的爭議,但布什所堅持的自由民主價值觀,直到卸任後仍為人所稱道。

一月二十日,奧巴馬風光就職美國第四十四屆總統,與此同時,前總統喬治.沃克.布什離開白宮前往德克薩斯州老家定居,從此將淡出人們的視線。不過,布什執掌白宮八年的是非功過及成敗得失,仍是人們熱議的話題。美國輿論幾乎一邊倒地宣布他的總統生涯不合格,民調支持率也長期居低不上。但也有人說,布什對自由民主價值觀與信念的執著舉世無雙。究竟如何,讓我們回顧布什八年來留給人們的最深印象。
 
最為人稱道:「人品」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四日,布什競選美國總統以微弱多數險勝對手戈爾,但戈爾不服輸層層訴訟,直到最高法院裁決:布什當選。相比於前任克林頓,布什時代被廣泛認為會更注重道德與倫理,傳統與責任心。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三日,布什得票遠遠超出預期,分析家稱,布什取勝凱瑞是因反恐和道德信念。據CNN民調,美國選民大多認為凱瑞是講「選民想聽的」話,而不是他自己真正相信的。而布什則被認為是美國史上最誠實的總統之一。

競選期間,布什強調將「重塑白宮的榮譽和尊嚴」。入主白宮後,布什一改前任總統克林頓時期的奢華作風,減少各種盛會,包括邀請眾多好萊塢明星薈萃的盛大華麗宴會;並要求白宮不擺架子,減少演奏《向總統致敬》樂曲;要求女士「恰當著裝」、禁穿牛仔裝、男士繫領帶等。白宮就此從奢華走向「簡約」和「質樸」。
 
布什離任返回家鄉時,在韋科機場約三千人歡迎他,現場很熱烈,群情激動。德州人以「卓越、正直、重視家庭和傳統」總結布什的「農民」精神。他們看重布什在墮胎問題和幹細胞研究上的謹慎立場,以及對家庭與傳統的恪守。
 
最大爭議:兩戰和金融風暴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一日,布什在紐約倒塌的世貿大廈廢墟上發表演說,感動了美國人民。民調顯示,布什施政滿意度達到最高的88%。隨後美國發動了兩場反恐戰爭:推翻阿富汗塔利班和伊拉克薩達姆政權。最初的勝利將布什的聲望推向巔峰,之後美軍陷入泥潭,傷亡人數日益增加。但美國本土再未遭到恐怖襲擊。
 
二零零五年,布什在總統就職典禮上受到民眾抗議。人們指責布什繞過聯合國,未得到盟國支持,也未找到「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二零零七年初,布什不顧一片反戰聲浪,執意向伊拉克增兵圍剿恐怖組織,重創了恐怖組織和武裝份子,使伊拉克局勢基本穩定。布什立場始終堅定,把在「全球推廣自由與民主」視為己任。有人稱這正是布什的「可愛」之處。
 
去年十月,因美國次貸危機引發的全球金融風暴,使美國經歷了二戰之後最嚴重的經濟衰退,人們歸咎於布什政府,布什的施政滿意度也下降到最低的25%。但有分析家稱,這場金融危機的誘因,在以前的卡特及克林頓的民主黨政府時就已埋下。
 
卡特一九七七年通過「社區再投資法」,七八年通過「平等信貸機會法」,克林頓一九九五年重新修改「社區投資法」,都是讓銀行必須貸款給低收入窮人,「居者有其屋」,並允許房屋貸款打包成證券出售。分析家認為,布什有責任,之前的民主黨政府更有責任。
 
最多認同:民主自由及自由市場

在布什的就職演說中,最令人難忘的就是強調美國負有「在全球推廣自由與民主的任務」,「最終目標是終結世間的任何極權制度」。顯然,布什也把推翻薩達姆獨裁統治歸於此目標。在中東地區的核心地帶建立一個民主樣板,影響和輻射到整個阿拉伯世界,並對美國乃至世界安全都具有深遠意義。
 
即使在伊拉克發生的「擲鞋事件」,雖然是在羞辱布什,但諷刺的是,也反映了布什的「功績」。若沒有推翻薩達姆,記者敢這樣羞辱貴賓嗎?恐怕要「人間蒸發」了。

布什還堅持「自由市場」體系,即使在全球金融海嘯下也從未動搖,儘管很多人指責自由資本主義是罪魁禍首。他說,「當年經濟大危機留下的持久歷史教訓就是,全球性貿易保護主義只能最終導致全球性經濟衰敗。」布什政府大手筆的紓困政策也許能說明,自由市場加上適當調整,是目前最有效,也最符合人類福祉的經濟體系。

布什在抵達德州時,向支持者表示,對自己的八年執政並無遺憾。他稱:「關於我的決策,歷史自會有公論。」「今早我離開總統辦公室時所抱的價值,跟我八年前到任華盛頓時無異。」
 
最大敗筆:與中共糾纏不清

布什上任之初,曾對中共採取強硬姿態,但九一一後,布什調整戰略部署並多次聲明,必須推廣自由來打擊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而激進伊斯蘭是主要反自由的勢力之一。在告別演說中,布什仍強調恐怖主義是最大的威脅。
 
分析家認為,布什八年執政中的最大迷惑是,一沒意識到恐怖主義來自集權制;二沒看透中國的所謂「崛起」,以為美中是「利益攸關」,甚至指望中國能在目前的全球金融危機中有所作為,並指望通過發展經濟使它慢慢的走向政治改革,變成一個負責任的國家。
 
據報導,薩達拇的伊拉克、伊朗、北韓、古巴等「邪惡軸心」國家的武器都是中共提供的。恐怖份子使用自殺炸彈、恐怖襲擊的背後也有集權政權撐腰。布什並非不清楚,他在二零零五年底訪問蒙古時,就說過「恐怖主義的意識形態和共產主義的一樣」,並稱讚蒙古把共產黨拉下台是世界的典範。

有分析家指出,近年來中共或向美方輸送了巨額經濟好處。《亞洲時報》也報導,布什家族與中國高層官員及公司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或許,這些經濟利益促使布什向中共「妥協」,他沒意識到,共產主義或法西斯的國家恐怖主義是公開用警察、軍隊等國家機器對付異議及宗教人士,其危害性遠遠超過本拉登的恐怖主義,並與美國的民主自由體制水火不相容。◇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