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城市的瞬間】暗夜中的祕密——開封 5

  在得知宮廷有內奸後,包公和展昭及王炎、公孫先生商討對策,並密奏皇上逆反陰謀之事。查出內奸為何人後,一切行動便依包公之計展開了……

公向陳林解釋完整個計謀以後,陳林不禁拍手叫好,樂於依計行事。他們商量妥當,陳林隨即告辭,帶著小太監回宮去,將始末詳細稟告仁宗,得到天子的首肯,令其便宜行事。

依計行事

送出陳林後,包公一如往常,上堂審理百姓訴訟,一日無話。至晚下堂,來到書房,復請公孫先生等人前來。只見公孫先生攜來一紙圖,正是皇宮內的路徑圖,是展昭與公孫先生合力完成的假貨。原來四人當中,只有作為御前侍衛的展昭對大內的方位比較熟悉,造假也比較能夠以假亂真,不會馬上被識破。

原本依他們的計畫,根本就不打算讓西夏刺客有機會潛入皇宮作亂,所以殿堂的位置與名字都是錯位的;為了預防萬一,他們還故布疑陣,將實際警衛森嚴之處在假圖上標示成僻靜死角、容易潛入的地方。

包公看了以後,滿意地點了頭,看看時間已經不早了,就讓展昭前去準備。展昭帶著假圖回到自己房內,換上夜行服,整理妥當,吹熄蠟燭,悄身縱上屋頂,展開飛簷走壁的輕功,逕往皇宮奔去。
 
偷龍換鳳

展昭來到御膳房外,隱身在一株濃密的大樹上。不一會,一個小太監走來,拉大嗓門叫喚黃公公,說是陳總管找。展昭知道,這是陳林使的調虎離山之計,藉故將黃建支開,好讓展昭趁空將地圖調包。陳林恐怕躲在暗處的展昭沒聽到,還特別派遣一個大嗓門的太監前來召喚。

只見一個挺著大肚皮的肥胖太監氣喘喘地跑出來,客氣地詢問陳林召喚的原因。小太監告訴他陳公公要查賬,黃建請小太監稍等一下,便轉身回到自己屋內,拿出御廚的賬簿,跟著小太監離去。

展昭看的分明,等他們的身影消失在轉角處時,馬上溜下來,迅速地進入黃建的屋內,找到帶鎖頭的櫃子,用萬能鑰匙撥開鎖頭,仔細檢查一番,卻怎麼也找不到任何看來像地圖的東西。展昭又在屋內四處搜尋,忽然聽到遠處傳來了腳步聲,是黃建回來了。展昭趕緊將弄亂的地方回復原狀,一溜煙爬上屋樑,側身躲在燭火照射不到的角落。

黃建進屋,口中還唸唸有詞的嘮叨不止,無非是抱怨陳總管挑剔苛刻,責備他過於浪費。展昭看他吩咐御廚的小太監進來整治一桌豐盛的宵夜,又提來一罈美酒, 獨自在屋內開懷的大吃大喝。進來服侍的小太監看黃建醉了,勸他休息就寢。只聽到黃建口齒不清的說:「要盡興享受一番,反正明兒我該當休假,正可以蒙頭大睡。」

展昭聽了心裡打鼓,直覺是找錯對象了。他還是耐心的觀察,看看黃建有無其他舉動,直到他終於醉爛如泥的倒在桌旁,小太監也各自散去以後,才慢慢溜出來。他在黃建屋內耽擱頗久,出來一看,夜已深沉,四處一片漆黑。展昭攀到高處眺望,正在無所適從的時候,看到在不遠的屋子裡還有一處閃著燈光,便輕輕地躍過去。

他隱在窗邊,將窗紙弄破一小洞,向內窺去,看到一個瘦小幹癟的太監伏在桌上,正在寫著什麼。不一會完成了,那太監得意地將他的作品拿起來左觀右看一番,才小心地收好。展昭眼快,在太監揚起紙張的一瞬間,看到上面的確畫著圖,心裡暗暗慶幸自己歪打正著,沒想到就碰上黃申還在徹夜趕工繪製地圖。

只見黃申收拾好東西以後,躺到床上,卻又叫喚小太監進來,告訴對方自己忽然身體不舒服,要休息一天,並吩咐不準任何人來吵。黃申讓小太監吹熄蠟燭後離去,不久傳來輕微的打鼾聲,顯然因為熬夜疲累,很快就睡熟了。

展昭偷偷潛入屋內,悄悄地將圖調包過來,看了看外面的動靜,才又輕輕地走了出去,躍上屋頂,奔回開封府,向包公報告情況。

更多陰謀

當展昭到大內去的時候,王炎也換上夜行服,迅速的向外城奔去,他奉命到秦嵩家去暗訪。包公吩咐,如果他能趁機取得秦嵩與大夏通謀的盟約最好,若守衛太嚴以致無從下手的話,也盡量探明收藏的地方。

汴京由於人口急劇增加,城內房舍擁擠,許多大官選擇住到人口密度較低的外城去,秦嵩也是其中之一。汴京城內有四條水渠,沿河遍植柳樹,環境十分優美,是官宦富戶選擇住宅的最佳地點,秦嵩的宅邸也坐落在河道附近,占地極廣,黑夜裡高聳的圍牆顯得陰森。

對於如此高的圍牆,以王炎的輕功還無法一躍而過,就使用爬牆索翻過外牆,跳到樹上觀望一會,便朝主房躍去。他來到主房屋頂,用一招倒吊金鐘頭下腳上的懸在屋簷下,側耳靜聽房內動靜。

只聽見房內傳出一婦女說話的聲音:「相公,您這招只能板倒富弼,還搖不動包黑子。莫若依賤妾之計,如此這般,即可一箭雙鵰。」接著一男子回道:「娘子高明,此計的確大妙,明日便即依計行事。」男子的聲音與昨晚王炎聽到的一樣,看來應該是秦嵩本人無疑。秦嵩接著說:「包黑子手下能人極多,家裏收著的盟約務必看管好,別叫他盜去。榮華富貴,或身首異處,咱們的成敗可全繫在它上哪。」婦人應了一聲。

王炎緊張地等待著兩人繼續講下去,但他們似乎已經結束對談,準備就寢了。王炎看著燭火熄滅,又等了許久,見房內再無聲響,知道今夜是無法再從這兩人口中得到更多訊息了。他焦急的很,因為自己雖然探得如此緊要的消息,卻沒有更進一步的線索,心就像懸吊在半空中一樣難受。

直到天將黎明,王炎才從秦嵩家離去。他在那片廣大的宅邸內找了一整夜,卻毫無所獲。回到開封府後,王炎馬上向包公報告。包公安慰王炎一番,讓他回房休息,然後請公孫先生與展昭前來相商對策。計定後包公上朝議事,其他人各自準備行動。

早朝時,秦嵩出列,奏稱大臣富弼交結御前侍衛統領,結黨營私。仁宗聞奏,責成秦嵩與包公一同查辦。退朝後,包公邀請秦嵩徑往開封府討論,二人遂來到公堂上坐下。(待續)◇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