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弗里德曼的警告】管理經濟不能像酗酒

?"
(GettyImages)

   巴馬新政府上台之後,第一要務就是加緊督促國會通過八千多億美元的經濟刺激計畫。這個計畫推行之後,已經債務累累的美國政府將面臨著萬億赤字。在經濟不景氣的情況下,政府不敢貿然大幅度給個人或者企業增稅;而由於世界各地的經濟都受到金融海嘯的拖累,美國要在國際上大筆舉債也不再像從前那麼容易。因此,多印鈔票是近期內政府解決財政困境唯一的出路。幾乎所有人都看到,美國正在走上新一輪的通貨膨脹。

面對著這樣的局面,令人想起不久前去世的諾貝爾獎獲得者、貨幣供應學派的大師弗里德曼的警告:通貨膨脹就跟酗酒一樣。酒鬼在剛剛開始飲酒的時候,從酒精中得到的是高度的興奮,感覺好極了。只是到了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才會感到頭疼欲裂。這時候,他會想起頭天從酗酒中得到的愉悅,於是又忍不住去繼續喝,結果酒精中毒越來越深,最後難以自拔。通貨膨脹也是這樣。當政府剛剛開始靠印刷鈔票來增加開支的時候,大家都會感到心情愉快──政府開支大了,僱用的人多了,失業減少了,購買的貨物增加了,稅收卻沒有增加。

結果,似乎是人人都得到了好處卻無需付出。可是在過了一段時間之後,需求的增加導致物價的上漲,繼而引起生產成本的上升,而這又反過來再刺激物價,人們手裡的錢也就統統縮了水。政府雖然不一定加稅,但是通貨膨脹卻成為一種變相的稅收。這最終會反過來影響到整個局面,使經濟從增長轉入停滯。而停滯一旦開始,人們又會要求政府擴大開支來刺激經濟。這樣就出現了類似於酗酒的惡性循環。

弗里德曼認為,治理通貨膨脹與戒酒一樣,唯一的辦法就是大剎車。但是這個過程將是非常痛苦的──酒鬼們會朝思暮想那個酒杯,而停止大量印刷鈔票也會造成低增長與高失業率,因為政府沒有辦法再像過去一樣大量花錢。酗酒或者通脹的時間越長,治理的過程也就越緩慢而痛苦。但是,如果不下決心去根治,身體或者經濟都無法恢復健康。

弗里德曼給出的治理通脹的藥方,曾經被里根總統和英國的撒切爾首相視為至理名言。在一九八零年的總統大選中,弗里德曼是里根的顧問;里根在白宮的八年裡,他一直都是總統經濟顧問委員會的成員。里根上台之初,治理通貨膨脹果然非常痛苦。在大筆削減稅收和政府國內預算、降低貨幣供應的速度之後,一年多時間裡面,失業率增長至兩位數,國民經濟的增長速度也陷入停滯。只是到了一九八二年後期,經濟和就業才開始恢復。但是在恢復之後卻進入了一個相當長時間的繁榮,政府在國民經濟中的比例也逐步下降。這正應了弗里德曼的斷言:縮減政府開支後造成的低增長與高失業率不是醫治通貨膨脹的措施,而是在治療過程中產生的副作用。國家陷入通脹越深,醫治中的副作用就會越明顯。

弗里德曼這個酗酒的比喻,不僅可以用於通貨膨脹,也可以用在許多類似的政府經濟社會政策上。比如對窮人的福利救助。這種救助在許多情況下是必要的,但除非在極為特殊的情況下──比如對於失去勞動能力的人──,長期的福利救助卻會產生類似於酗酒的效應。剛剛開始得到救助的人會心存感激,會決心很快重新自立。但是過了一段時間之後,領福利成為一些人的習慣,最初的感激心情變作理所當然的權利,對於他們來說,社會福利成了生活方式。到了這種時候,這些人想要重新成為社會的生產者必定會經過一個痛苦的過程。

不僅個人是如此,組織、集團、地區也是如此。最典型的就是一些高度依賴政府軍事合同的地區,一旦開始削減軍備,整個地區就很快會陷入了經濟恐慌。因此,無論那些軍事設施或者軍工生產多麼無用或者過時,總是有一批又一批的利益集團和地方民意代表前往聯邦政府遊說,或是要保住原來的合同,或是要政府以其他的合同取而代之。總之,切斷對政府的經濟依賴與戒酒一樣困難。

國家也不例外。例如許多非洲國家自五十年代起就大量接受來自西方的經濟援助,結果造成了不少國家對外援的高度依賴。在某些國家裡,包括聯合國、世界銀行等國際組織的援助成為政府財政的主要來源,結果是這些國家中發展最快的行業竟然是給國際組織和西方援助國寫項目報告。這些項目在援助國或者機構中也有自己的「代表」──各種國際組織和專家們都要靠這吃飯。無論這些錢花得多麼冤枉,無論砍掉哪個項目都會有大批人以窮國的名義前往遊說。最後,受援國想要擺脫對外援的依賴變得幾乎不可能。

以往的歷史告訴我們,重大的社會問題往往沒有容易的解決辦法。有許多一時看上去簡單、在政治上受到廣泛支持的方案,最終卻要整個社會付出相當沉重的代價。正如弗里德曼所說,飲酒的時候是快樂的,從飲酒陷入病態酗酒的周期也很短,但是要從那個深陷的泥潭裡面拔出來,經常卻要費九牛二虎之力。

在這個問題上還有更值得警惕的一面,那就是社會在這類酗酒的過程中會給予政府以越來越大的權力。政府權力膨脹,則必定會限制公民自由,抑制個人的創造力,最終導致公民社會對政府不負責任的行為無能為力。而一個沒有公民監督、無須向公民負責的政府會給社會帶來什麼樣的災難,二十世紀的歷史早已作出了許多註腳。

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日
轉自作者博客◇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