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遠離邪惡

以前聽同學講過一個故事,那是他爺爺輩經歷過的:一幫匪人占領了爺爺的村莊,為了讓村民馴服和搜刮錢糧,他們把村長施行了「山猴」的刑罰:匪人選在村邊山上一棵大樹下,用一根手腕粗的小樹枝,一頭削尖,另一頭埋在土裏;村長被捆後吊在樹下,把他的肛門放在那根被削尖的樹枝上。匪人把吊繩慢慢放下,削尖的樹枝慢慢靠人身體的重量刺入村長的身體;村長撕裂人心肺的慘叫可以在山下全村都聽得到。吊繩有時被升起,以延長人生不如死的時間。

他爺爺講,這幫匪人就是當年的共產黨,他們就是這樣「打土豪、分田地」起家的。

聽罷故事,當時我毛骨悚然。

看了高智晟律師的〈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這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又出現了。可怕的是,當年的土匪,當今已是一個道貌岸然的政權的把持者。

對於中共的「甚麼都做得出來」,中共自己、中共的幫凶,和真正了解中共的人都會相信和知道。中共還常常用這種恐怖來威脅中國的民眾和國際社會,擺出一副完完全全的「我是流氓我怕誰」的凶樣。

德國納粹之所以被公認為是一種邪惡,主要是它用極其殘忍的手段,踐踏和屠殺外族人類,包括幾百萬猶太人。但是納粹黨對其本族民眾推崇一種真實的同胞之情、甚至民族至上的傲慢。而共產黨不同,它的邪惡幾乎是針對所有人的,而更主要是針對本民族同胞的殘忍有加。中共對於中國民眾施行的是恐怖基礎上的統治,即使是對於其同黨,也是「殘酷鬥爭、無情打擊」。

納粹黨和共產黨的共同點,就是把邪惡參與者、幫凶、旁觀者和被迫害者統統被帶入一個暴力、殘忍、血腥的境地。要擺脫這種邪惡所造成的境地,用繼續欺人騙己、姑息、僥倖是沒有結果的。

這些被曝光的對於高智晟律師的令人髮指的暴行,據說中共官員「也很震驚,但說這絕不代表黨和政府的意思。」其實,是否代表中共政府的意思,最簡單也最直接的證明就是:立即釋放高智晟律師,並懲罰那些已經失去了人性的凶手們!然而中共做不到。

因為即使是釋放了高智晟律師、公開懲罰了凶手們,之後還有高智晟律師三次上書中提到的,被蹂躪關押的千千萬萬的法論功學員;還有在聯合國備案的活生生被摘取器官的中國同胞血案;還有千千萬萬被迫害的教會會友、失地農民、被非法拆遷的民眾;還有結石寶寶、六四血債;還有歷史上在和平時期被中共折騰死的八千萬同胞!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幻想邪惡放下屠刀是不可能的,瘋狂者只會瘋狂折騰,一條黑路走到底,直到最後真相大白於天下,在全人類的唾棄聲中被徹底埋葬。而高智晟律師用生命作出的證言震撼了人們。只要我們真的能自我救贖,遠離邪惡,高律師或許便不再會在苦難中遺憾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