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電器奇才陳承金的生活哲學

?"
談起修理技術,陳承金自信滿滿興高采烈。

  天文、地理、萬物,在陳承金眼中,世界新奇有趣。他修理電器神乎其技,彷如有第三隻眼可透視、有第六感可預知機器的狀態。他認真工作,他走遍世界,他慈善樂捐,這一切都為了——快樂。

采奕奕、目光炯炯,嚴肅中又帶有頑童的幽默。陳承金這位長者的人生閱歷,有著上一代台灣人奮勇打拚、進取無畏的精神,以及企業家回饋社會的胸懷。如今退休,悠遊於攝影與各地旅行的樂享自由,更是羨煞旁人。

初見陳承金先生,頭戴一頂時興的毛線帽,開著一輛馬力強大的吉普車,抖擻的精神一點也不輸年輕人。宏亮的聲音與健朗的步伐,哪裏看得出來是一位年近八旬的老者?

台北縣新店的光明路上,有兩家電器行毗鄰而立。一家叫「建美電器」,一家叫「憶美電器」。目前國內連鎖電器的大賣場多了,但在三、四十年前,提起這兩間電器店的創辦人陳承金先生,可說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他以專長服務鄉梓,是在地有名的電器工程師。陳承金的長子回憶道:「我國中的時候,半個新店市的人都是我們家的客戶。」陳承金也自豪的說:「一開門就十幾個人等著要我幫他修電器。新店,甚至景美、木柵、宜蘭……各地的人,都會跑來店裏買東西。」這樣的盛況,正是台灣電子業發展中一個難忘的寫照。

農家子弟 萬物新奇

早年陳承金經歷過日治時代,至今說話還帶有一些日本口音。長子陳鐵城說:「我父親可能因為受過一部份日本教育,所以性格比較嚴肅,嚴以律己。他不會罵三字經,也不做壞事。我最佩服他做什麼事都很有毅力,不會輕易放棄,而且點子很多,頭腦很靈光。」

農家子弟出身的陳承金,小時候就顯露了聰明、創新的精神。小時候幫忙家裏種菜,從不遵循父親要求或一般農家既定的方式:「譬如說七、八月才開花的莧菜,我七、八月就撒種,看它怎麼長,結果過不一會兒就開花了。種地瓜也是,人家都是一節一節的枝子種,那我就喜歡種有兩節的,或是把它倒過來種,看長出來怎麼樣。我都是用實驗的心情去做。」長子陳鐵城說:「他後來都變成種菜達人了,附近的人家還來問他怎麼種。」

說到自己廣泛的興趣,陳承金說:「天文、地理、萬物,我都覺得很有趣。我喜歡觀察,會聽鳥的話、看鳥的動作,知道牠想做什麼。甚至狗的動作我也有研究,研究過以後,就不曾被咬過。」他樂於以一種追根究柢的方式來探知世界,難怪在他的眼中,世界永遠新奇有趣。

熱中研發 改良生產方式

高中畢業後,陳承金就到三極無線電傳習所學習電子知識。他學了通信工程、裝修工程、冷凍工程……什麼都學,而且成績都是第一名。陳承金眉飛色舞的說:「有一次老師教我用線圈、馬口鐵、不要的罐頭、還有電池,做成一個馬達,竟然可以運作,真是太不可思議,太神奇了。」當天老師教導如何製作兩極馬達,之後在課堂上畫了一個圖介紹四極馬達:「我回去以後就照著做,一直沒睡,完成以後馬達轉的速度很快,比兩極馬達快好幾倍,起碼有三倍,我高興到睡不著,一直起來看馬達怎麼轉,直到天亮。」

後來三極無線電傳習所成立工程系,教設計電臺、傳播、廣播,陳承金也接著學,並且在國聲電業行找到工作。在民國五十年代,當時做收音機的除了政府的中廣牌,就是私家的國聲牌。陳承金從半學徒很快做到技術員,生產線上表現優越:「我一直改良。人家的電線是一條一條的剪,我的線是五條、十條的剪。除了快還要精確。人家鎖螺絲是一根一根套上去鎖,我是一次三十個,用一個板子套上去,再轉一轉就好了,節省很多時間,不斷的改良作業方式。」

兩年後,陳承金就出來自己創業:「那時候電器是土學、當學徒的很多,都不懂原理。什麼虎克定律、歐姆定律、失真、傳真度都不知道,但是我學過啊,所以我知道怎麼做。」

技術神乎其技 創業有成

當兵的時候,陳承金擔任通訊兵,不論無線電發射機是有手搖的發電機、汽油的、電池的,他通通會修理,結果一整個連有了問題都請他處理。他自豪的說:「我對電動機,像汽車、摩托車,我都有讀過,也會修。」

陳承金以哥哥拿的一百塊買材料創業,努力經營下,北縣附近的顧客絡繹不絕:「我的生意真是太好了,好像有神力。」而陳承金修理的技術,也是神乎其技:「我做生意顧客都是排隊,我叫他在旁邊等,我修理給你。人家是三天、五天再來拿,我是幾分鐘就好了。」

陳承金說:「我修東西除了用五官,可能還有另外兩官。我感覺有第三個眼睛可以透視,而且機器拆開,鼻子還沒聞到,就猜到它會出什麼味道,預測它的狀況。我會說你這個機器三個月以後才會壞掉,現在還沒壞,你現在不要花錢。」

他說自己工作向來是為了快樂,不是賺錢。而經營成功是以顧客的需要為第一,還要注重禮貌、態度親切、技術高明,服務周到都是重點:「貨品價格裏面包含有技術指導、維修,不是東西賣了以後就不管。」

陳承金的店遠近馳名,陳鐵城說:「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是安坑、坪林收視節目效果很差,請我爸爸和店裏師傅去接電纜,連續接了幾個月的電纜線。每次我們的車隊騎過去的時候,家家戶戶都開心迎接揮手,有點像少棒載譽歸國的感覺!」顧客最多的時候,有一萬兩千人的穩定客源。而陳承金的禮數妥貼,每一年精心設計,附有感謝、廣告、名言與祝福的賀年卡都要花上二十幾萬。


足跡踏遍全球,熱愛攝影。

業餘愛上攝影與旅遊

經營電器行之餘,攝影成為他的另一個興趣:「這個行業為了修理到處跑,有好的風景啊、山啊、水啊,我就拍照。隔壁有一個電力公司測量的工作人員,我就請教他。結果我照得比想像得滿意太多,就很有興趣。」

對於攝影,陳承金也自有一套理論:「我覺得照相要天時、地利、人和,像我們有一個會員拍一隻鹿得到第一名,因為那隻鹿擺出一個很特別的動作,他剛好有相機在手上,所以機會是最重要的。我認為照相要多拍,拍越多越多佳作,相機隨時放在身邊,眼前有甚麼就把它拍攝下來,留做紀念。」

正由於他鉅細靡遺的寫實記錄,對於保存史料貢獻頗大,許多老照片捐給新店文史館。一九六零年代,新店碧潭邀請美國的白雪滑水團來表演,是萬人爭睹的大事:「當時主辦單位向我們租廣播器,因為是我自己設計的,我就去管理,站在碧潭吊橋上一直拍照。那時候兩天就有五萬人來看,我照了好幾十捲底片。滑水表演完以後,要回去的火車廂上面滿滿的都是人,好像逃難一樣。這些照片現在就在文史館。」

由於照像科技的進步,現在記憶卡容量就可以儲存上萬張照片,對早期的人來說無異一日千里:「太幸福了,怎麼照也照不完,沒有用太可惜了。」

工作之暇,陳承金也走遍世界各國:「我旅遊的國家太多了,伊拉克、巴基斯坦、烏拉圭、巴拉圭、古巴、海地……只要你唸得出來,我都去過。小時候我就立志一定要出國,大陸沒有一個省我沒有去過。我計畫四十到五十歲,可以走的國家我都要去過。五十歲前我基本就走過一次了,後來就採定點式的,一去三十幾天。」對於父親的旅遊熱,陳鐵城說:「我覺得他是想吸收新知,不願意原地踏步,到國外可以看一些新的東西。他的玩法不同,別人是很輕鬆,他是帶個相機拚命看、拚命走、拚命照。」

或許就是對萬物單純的好奇與求知,才會使陳承金保持著蓬勃的朝氣與活力。談到信仰,他說的也是一絕:「我什麼都信,我最崇拜的是愛迪生,他發明很多和我們電器經營有關的,像留聲機啦、電影啦,我覺得我應該要拜他,因為他實在太偉大了。」「我的人生哲學就是要快樂,那快樂要自己去找。我讀了影像處理、素描、畫畫,什麼都學,日本有什麼展覽我還會特別跑過去。」

回饋教育的慈善家

對於時下社會的看法,陳承金感慨很深:「現在的年輕人都以為自己是對的,一出生就有牛奶、漢堡吃,不像以前是吃地瓜稀飯,沒有衣服穿,或是好幾個破洞。他們不知道貧窮的意義。」長子陳鐵城說到以前父親對孩子的教導非常嚴格,跪算盤、字寫不好而體罰,都經歷過:「但是因為他自己以身作則,所以我一點也沒有氣恨。」

如今繼承家業的陳鐵城透露,記得兒時父親捐給台北縣所有的小學每校十臺風琴,比較偏遠的小規模學校五臺,造福不少莘莘學子。後來又捐了一百萬買圖書,並且以祖父陳永裕之名,在鄰近的文山、五峰、安坑三所國中設立了清寒獎學金。而他所接觸到的老一輩教師,聽到父親的大名,無不印象深刻,咸認生意人願意這樣貢獻的實在不多。所謂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陳承金利己利人的哲學,為他的人生與地方上的進步,都帶來了莫大的助益。◇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