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盜版綁架了文化創意

?"
《海角七號》導演魏德聖,圖為去年十月二十九日金馬獎座談會上資料照片。(攝影/金友豪)

魏德聖的《海角七號》讓觀眾笑中帶淚,一看再看。作為下了人生賭注拍一部好電影的導演,面對盜版問題,魏德聖痛心追問:到底是什麼樣的文化,讓一部電影的畫面可以被流出去剽竊創作者的心血?

電影產業是全球文化創意產業當中最受矚目的項目之一,但在臺灣卻處於長期低迷、募資困難的窘境,導演魏德聖大手筆砸了五千萬打造了《海角七號》,這對他而言可是一翻兩瞪眼的人生賭注,幸而他憑藉堅定的信念成功了,讓我們還能看到臺灣文創產業的希望。

為什麼臺灣文創產業會讓一個有才華、有抱負的年輕人無法得到充份協助,必須動輒要以自己的人生來做賭注?以下是本刊專訪魏德聖的精華。

政府應先扶植後規範

記者問(以下簡稱問):現在文化創意產業的興起成為一股全球的趨勢,臺灣也很流行談如何運用文化滋養創意、鼓勵創新、振興產業。但是,臺灣的文創產業依舊持續低迷。以過來人的身份,你會給政府什麼樣的建議?

魏德聖答(以下簡稱答):我覺得有時候政府在扶植一個產業,都會先考慮到「如果有個萬一,那怎麼辦?」就是說政府官員會預先想到政府扶植產業,給產業經費,或是補助產業,用一切辦法幫助產業,可是萬一開始有人不守規矩,利用補助計畫來騙政府的錢……,然後就開始考慮這個規則訂得不好會怎麼樣?所以一開始就設定了重重規範與限制。

就像一臺重型摩托車倒下來了,然後政府就開始設定,我把你扶起來以後,如果讓你騎上這個車,你會飆很快,到時候我要取締你,我要訂什麼取締規則等「深謀遠慮」的規範。

我認為要先把摩托車扶起來,讓它可以騎之後再來訂規則。不要連扶都扶不起來,甚至你還不知道能不能幫他扶起來,就要訂將來的取締標準。先扶起來,幫助它發動,把壞的地方修好,讓它可以往前進、開始有了速度以後,接下來才把取締規則訂出來,應該是兩段式的考量跟規則嘛。

而且扶植一個產業是沒有時間限制的,特別是藝術、文化、運動之類的,這些人才都是要從最根基培養起,是不能用一年、兩年要交差的這種時間觀念來看結果的。現在做明年沒有結果,那這個官就當不下去了。如果今天有一個官員說:「我做這個動作十年後來驗收結果。」那我就覺得你很厲害、很有遠見。


《海角七號》劇照。(果子電影提供)

反對盜版剽竊創作心血

問:身為文化創意產業當中的電影工作者,你覺得除了政府的輔導之外,社會大眾對於自身的文化提升,應該要有什麼樣的心態?

答:我一直有一個感動,其實我們社會的大眾並沒有跑掉啦,沒有遺棄電影,他們只是在等一部可以讓他們感動、讓他們走進戲院的電影,其實他們花那個錢花得很甘願的啦,我相信,要不然他們不會看兩次,看三次。但我特別針對目前臺灣讓我覺得很痛心的盜版問題,到底是什麼樣的文化,讓一部電影的畫面可以被流出去剽竊創作者的心血?

我也想對觀眾講,你寧可花錢去看盜版,花時間去下載,但你有沒有想過,再多等一個月DVD就出來了,你可以去租嘛,你這樣急對創作者有什麼好處嗎?對你有什麼好處嗎?我認為為什麼不好好想一下,人家在製作的過程裡面,經歷了多少?下的賭注有多少?今天不要因為我們賣了,就認為說我們賺很多錢,然後就可以盜版。今天如果說可以提升整個臺灣的文化水準,讓「盜版」不會再出現,這才是一個值得被尊重的地方。

問:我們一直認為臺灣兩千三百萬人是很小的市場,可是其實並不是?

答:臺灣市場是很大的,我一直覺得很多人不願去嘗試如何把這個潛力給運作出來。以往拍國片我們都只期待花了一千萬的成本,可以回收到一千萬的票房就很不錯了,你算一算一千萬折合人次才大概五萬人左右看過,一部電影拍出來全臺灣兩千三百萬人,只賣出五萬張票而已就滿意。

而到目前看過《海角七號》電影也只有約十分之一,是很少的人口看過而已。但是它就創造了超過五億的票房。我的意思是說,其實臺灣市場確實是充滿了潛力。


《海角七號》經典劇照。(果子電影提供)

市場、明星是創作出來的

問:臺灣一些從事文化創意的業者經常會抱怨說沒有市場,你覺得呢?

答:市場是「做」出來的,市場不是給你在那邊「等等等」出來的,等出來的東西不會有市場。市場是你要去做,你要去運用,你要去觀察,你要去設計。你坐在那邊等,整天抱怨:「啊,沒有市場……」那到死都不會有市場。

就像我們拍片時常聽到有人在喊沒有明星,怎麼都找不到有票房保證的一線明星?但是呢,找到一線明星時又貴得不得了,而且臺灣平常就找不到幾個明星,如果一直等等等,排隊等這些大明星點頭,片子就不用拍了。

我們不等,而是下了賭注、動手去做,我們就做出好幾個明星來了啊。這些人在變成明星之前,你認為他們是什麼?可是他們現在都是貨真價實的明星、都是「咖」了啊。

我覺得很多東西要做,不要等,等等等,永遠都沒有好結果。我們沒資源都願意動手去做了,很多有資源的人為什麼不願意動手做呢?
 
問:《海角七號》的成功,對你個人最大的意義是什麼?

答:《海角七號》的成功就是帶給我更大的機會去做其他更想完成的事情。也還好我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麼,要是我不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麼,那我真的會很緊張,我真的會完全迷失。因為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也才更清楚這是我一定要把握住的機會。

問:要對投資電影產業的企業提供什麼建議?

答:下次給錢痛快一點。◇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