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國失業農民工縮影:開縣

?"
大量失業農民工過年返鄉,一去不回。(Getty Images)

開縣,因全縣有三分之一人口「出口」到全中國做農民工而聞名。過年前,這個重慶「勞務第一縣」大約有十二萬民工如候鳥般返鄉,然而與往年不同的,他們中的四分之一沒能在過年後回城市……

最近兩個月,開縣政府官員憂心忡忡,日子相當不好過。除了要接待北京和市裏的官員之外,中國各地媒體記者也蜂擁而至,他們的目標,都是開縣的農民工。

開縣位於重慶市區東北部三百多公里處,屬於山地丘陵地區,經濟發展程度並不好。讓開縣聞名全中國的,是這個縣出口的「農民工」,竟然占到縣人口的三分之一。

農民工收入占縣GDP三分之一

開縣人口大約有一百五十萬。按照當地政府的數據,該縣勞動力約九十萬人,其中五十萬是離開家鄉到外地打工的農民工。每年出外打工的農民工通過郵局匯回開縣的打工款接近三十億人民幣,這對一個年GDP只有九十四億(二零零七年)的農業縣來說,是一個相當驚人的數字。考慮到開縣政府的財政收入每年只有大約五、六億元,當地政府官員對農民工問題的擔憂,也就十分容易理解了。開縣政府在廣東、浙江都設有專門的辦事處,專門為本縣民工和當地政府打交道。

開縣駐東莞辦事處,是開縣最大的一個外派機構。「開縣在廣東的民工有二十多萬,東莞就超過十萬。」辦事處一位職員說:「我們主要負責和這裏的官員搞好關係,幫開縣民工討薪和爭取權益。」過去幾年,開縣民工在廣東的一些水電工地遭工頭毆打,甚至有致死的情況出現,辦事處都曾經出面處理。

「東莞的情況可能是最糟糕的,最近失業的外地民工確實很多。」這位職員證實說。到今年二月初,開縣回鄉的農民工大約有十多萬人,其中一半多因為失去了工作而滯留在家鄉,不再外出。這個比例,和北京統計的15%農民工失業率大約接近。

「我們擔心的是,最壞的情況還沒有出現,」開縣一位官員表示,「不少失業的人還留在當地找工作,如果情況繼續惡化,他們也可能會陸續回來。」


雖然縣財政每年只有大約六億,但不影響開縣縣政府的恢宏氣派。(網絡圖片)

五大行業農民工失業嚴重

「廠裏生產的羊毛衫沒了訂單,廠垮了,老闆跑了,我們拿不到工資,就回來了。」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張紅光幾句話就說清了他返鄉的原因。重慶當地媒體報導說,二月五日,大年正月十一,開縣大德鄉龍王村的村道上異常冷清,而往年這個時候,滿載著民工的包車,忙著趕往浙江、廣東等沿海地區。村支部書記王連魁說,過年前返鄉的近一千一百名村民,像張紅光這樣沒有再出去的人有50%。

過年前,有重慶「勞務第一縣」之稱的開縣,大約十二萬民工如候鳥般準時「飛」回了家鄉,與往年不同的是,他們中的四分之一沒能在過年後「飛」回城市。

在開縣,像張紅光那樣因企業垮掉被迫返鄉的是少數,大部份人是由於打工收入下降,主動放棄了工作,回家尋找機會。其中最為突出的,是從事毛紡業的民工。

目前,開縣外出的四十多萬民工中,有三十萬以上聚集在毛紡、服裝、拆房、餐飲、家具五個行業。由於毛紡業是外向型產業,在金融危機中受到的衝擊更大,民工工資下滑也最厲害。張紅光說,在廣東東莞一帶的毛紡廠,熟練工基本工資每月為一千至一千兩百元,這個收入只夠維持日常開支。但如果爭取加班,平均每月可以掙一千六百至一千八百元,一年積攢下來的,實際上也就是七、八千元加班費。但企業訂單減少,沒有了加班機會,打工也就失去了意義。

中國官方公布的一月份採購經理人指數,紡織業只有30%,顯示中國的紡織業仍處於嚴重衰退的過程當中。大德鄉是開縣毛紡民工的主要輸出地之一。全鄉二點九萬農村勞動力,有50%長年在外務工,其中又有50%在廣東、浙江等地從事毛紡業。據大德鄉黨委書記徐燕兵介紹,今年過年有三千多名民工返鄉,其中有一千五百名在過年後沒有外出。


許多從事毛紡業的農民工,由於打工收入下降而返鄉尋找機會。(Getty Images)

民工失業全縣收入降6%

「政府對這個問題非常重視,」開縣溫泉鎮的一位官員表示,「我們要對回鄉民工數量和去向做統計,每隔兩個星期都要上報,晚兩天都來催。」事實上,這個統計要求是北京做出的。「就業的真正挑戰將在春節之後到來,」中國媒體引述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一位部官員的話說,農民工返鄉就業已經成為無法迴避並且必須重視和解決的問題,「那個時候到底有多少人還會出來打工,才是一個關鍵性的指標。」

以重慶開縣為例,即使是只有10%的農民工失業,按照每人每年工資收入一萬兩千元計,開縣的收入將減少六億元,相當於該縣GDP的6%。

正是因為面對如此難題,開縣政府對農民工失業開出了由五味藥組合的藥方。一是製作「開縣返鄉民工就業援助卡」十萬餘張,讓他們瞭解縣委縣政府的援助方式、援助項目,重樹信心,盡快走向就業崗位;二是建立返鄉農民工就業服務綠色通道。在縣人力資源市場開通了二十四小時就業諮詢服務熱線,為返鄉農民工提供職業介紹、職業指導、政策諮詢等一站式服務。收集和篩選了一批適合農民工的就業崗位,通過短信平臺向廣大農民工免費提供就業資訊;三是組織農民工專場招聘會;四是啟動實施返鄉農民工就業創業扶持政策。開展農民工小額貸款試點工作;五是強化農民工有序輸出服務工作。抽調專人通過各種方式加強與主要勞務輸入地區的聯繫,準確掌握用工數量、行業工種、工資待遇等需求情況,調整輸出方向。

這味藥的重點,還是要鼓勵開縣的民工再出去。「我們這裏閉塞,搞農業辦企業都沒大出路,還是得出去打工。」從廣東東莞回鄉的農民工黃先生這麼說。黃先生在東莞一玩具廠工作,玩具廠去年八月就倒閉了,黃先生和幾位老鄉一起打零工,希望能夠再找份工作,但到過年還沒有找到。「那邊工廠不行了,好些廠都關了。他們幾個還要再等等看,我先回來了。」

消費低,回鄉創業不容易

溫泉鎮的小張也有同樣的想法。小張在東莞的建築公司打工,年底失業回到開縣。「想在家住一段時間再說。」小張說:「老闆說兩三個月,最多半年情況會有好轉,那時候才回去。」

開縣政府從二零零八年下半年開始發現民工外出少了,調查發現情況和往常不同。開縣政府在重慶市的要求下,開始鼓勵回鄉民工創業,並且規定回鄉創業的民工三年不繳納工商營業稅。去年最後三個月,開縣個體工商戶開戶登記增加了六千多戶,占該縣所有個體工商戶總數的三分之一。

「創業哪那麼容易,」小張在電話中對《新紀元》記者表示,「沒有資金,也沒有什麼產品可買,開縣這裏的人沒什麼錢,生意並不好做。」

當地一位鄉政府官員說,不少返鄉民工買了摩托車,當起了摩的司機(以摩托車載客收費),收入並不好。「從廣東回來的這批人,很多存了不少錢,但大部份都只能做小買賣。」這位官員說:「開縣這地方不富裕,大家消費都低,沒有什麼太好的生意。」

不會耕地的「農民工」

除了在本地創業之外,回鄉農民也可以重新耕地。「耕地我們不行,」今年三十六歲的老黃表示,「我十六歲出去打工,回到開縣,地裏長的是苗是草也分不太清楚,時令都不曉得,耕地不是辦法。」

老黃和小張都已結婚,孩子和老人留守家鄉,妻子也在廣東打工。因為這樣,家裏的承包田由老人打理。他們表示,村裏有些家裏老人沒了,小孩都在廣東,田地荒廢多年,最近兩年轉租給四川來的農民。最近,有些人回鄉之後,只好把承包地要回來,那些四川的農民只好離開。「都不容易,但沒有辦法,種地起碼能自己吃,比沒有強啊。」老黃這麼解釋。

事實上,重操耕地舊業對當地民工來說幾乎完全沒有吸引力。小張家總共有兩畝半田和三畝山坡地,「除去化肥農藥和種子,一畝田一年下來就得個兩三百元,還沒算人工錢,說實話還不如在深圳要飯。」小張中學沒畢業就到廣東打工,從來沒有耕過田,而且他也不願意再過農民的日子。


離家打工十餘年,不會耕地的農民工還是得設法憑一技之長謀生。(Getty Images)

就業壓力問題嚴重

和重慶其他縣一樣,開縣也嘗試在本地招收這些返鄉民工。開縣縣政府網站說,過去三個月,開縣為一萬多名返鄉民工找到了本地工作。不過,小張認為這裏的工資太低了,寧願過兩個月再到外邊去找工。開縣本地民工的工資,大約在六百元左右,只有在廣東打工的一半到三分之一,對見過世面的開縣民工來說吸引力並不大。

對於這批回到家鄉的開縣農民工來說,最大的希望是能夠回到沿海找到工作。對於開縣政府來說,這也是一個主要的工作方向。開縣和全國多個省市勞務公司簽訂了合約,由縣政府擔保他們在本地招請工人。

「情況不是太好,」一位縣勞動部門的官員說:「估計要等到下半年情況才會好轉,今年加上中學畢業的,新增勞動力會有一萬三千多人,就業的問題會更為突出。」◇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