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色彩的生命

顏色的色彩是有生命的,最近我再一次肯定這種認識。

在地上行走的生命,人類的眼睛是最發達的,對於色彩的敏感,是人類藝術感覺的重要來源之一。我不知道別人如何,我自己對顏色的色彩相當敏感,以致我太太在逛街買衣服的時候,必須參考我對服裝顏色的意見,對此我還頗為自豪了一段時間。通常而言,我們會避免服裝的所謂「撞色」,即某幾種顏色不能搭配在一起,比如黃色綠色通常絕不能和紫色搭配。

記得二十多年前某日,在西藏草原的溫暖陽光下呼呼大睡,中午時分的時候悠悠醒轉,躺在草地上卻不願意起來。睡眼惺忪中,看著草地上五彩繽紛的野花,卻突然發覺一個道理:我們從來沒有質疑野花的顏色不搭配。

西藏無霜期甚短,故有「胡天八月即飛雪」的詩句。野草必須在短短的三個月內開花,才能延續它們的生命,所以七八月間各種野花競相開放,妝點得草原煞是好看。紅花、黃花、紫花開在一處,和綠色的草葉竟然如此和諧,沒有任何不協調和「撞色」的感覺。色彩是有生命的,是我那天睡眼惺忪躺在草地上的朦朧感悟。

最近再次觀看神韻演出,發現神韻舞臺上的服裝有同樣的情況。我想,這和這個演出背後的生命能量肯定有關係。說實話,我不敢想像任何服裝設計師敢於把紫色和黃色及綠色搭配在一起。按照某位同樣觀看了神韻演出的服裝設計師的話說,這些顏色的搭配,居然如此和諧而且明亮,充滿了生命的光彩。

按照現代科學的解釋,可見光(Visible spectrum)是電磁波譜中人眼可以感知的部份,一般人的眼睛可以感知波長四百到七百奈米之間的電磁波。然而電磁波是持續的,短於或長於這個波長區間的電磁波,人類眼睛通常看不到。然而事實上同樣的色彩卻有不同的效果,對於我來說,只能歸結於這些色彩背後的那些鮮活的生命和所攜帶的巨大能量。大概電磁波的光譜,只能在某個固定的層次上用來衡量色彩吧。

我用「神韻」和「服裝設計師」兩個關鍵詞在Google搜索,得到了大約三萬多條結果,察看之下,這些著名的和不著名的設計師們一致推崇神韻演出的服裝的舞臺顏色。「色彩啟悟」、「感人至深」、「令人深思」,這樣的詞語用來表達顏色和色彩是否會讓人感到奇怪呢?

其實我們真的找不到語言恰當描述神韻演出的各種色彩,如果強用詞語表達,只會限制了那些能量和生命。所謂「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大概就是這個意思。老子在講述某個超越人類的道理時,曾經遇到過這個問題,「吾不知其名,故強謂之曰道。」我們雖然同樣使用各種詞語描述,其實也正是「強謂之」而已。因為只有某種我們無法把握的存在,才能創造這樣的色彩。◇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