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
(Getty Images)

士得二月二十三至二十五日在法國將拍賣七百三十三件「聖洛朗與貝傑珍藏」,其中有兩件珍貴古董是曾經裝飾圓明園的銅製鼠首和兔首。已故聖洛朗的拍檔貝傑先生用意是將拍賣藏品募得的款項設立基金會,用於愛滋病研究。

突聞面相凶悍、令人生畏的外交部發言人姜瑜女士朝法國人扔下白手套:「圓明園鼠首和兔首銅像是在戰爭期間被英法聯軍劫掠並流失海外多年的珍藏文物,中國對其擁有不可置疑的所有權,這些文物理應歸還中國。」不知聖洛朗或貝傑先生的藏品是否祖傳,他們的祖先恰是一八六零年劫掠圓明園八國聯軍中的一員?姜女士儼然以「中國人民的發言人」面目出現:「不僅傷害中國人民的感情,又損害中國人民的文化權益……」一口一個中國人民,叫國人感動得涕淚滂沱。中國人民何時有幸供得起一個「人民的發言人」女士,而就是這同一位女士,在無數次的例行記者會上,每逢外媒質問國內異議人士為何遭政府打壓、逮捕、虐待、判刑,她都以「此乃中國內政,別人無權干涉」斷然拒絕;被問及數不勝數的政府侵害中國人民權益的案例,她一概以「不瞭解案情」或「無可奉告」推諉,這時姜女士才抖出真實身分:一以貫之的中共政權的發言人。

境內境外拍賣兩樣情

為何二零零零年,同為佳士得及蘇富比拍賣牛、猴、虎首銅像時,我們無緣享受「中國人民的發言人」的洪福呢?因為那次是在香港,香港沒法傷害中國人民的感情。即便香港已是中國的一部份,珍貴文物的回歸也得由帶中國軍方背景的保利集團競拍購得;二零零七年蘇富比拍賣馬首,碰巧又在香港,「中國人民的發言人」同樣缺席,馬首是由澳門愛國賭王何鴻燊先生購得再捐贈國家。

此次拍賣在法國,法國、法國人!前番奧運火炬受辱,儘管薩科齊略表姿態,出席奧運開幕式,但旋即與黨和政府大玩「躲貓貓」遊戲,在中國政府與國際輿論的雙重壓力下,在接見達賴喇嘛的問題上,一會兒說見一會兒又稱時機未到,搞得黨和政府及那批一挑就跳的「愛國者」如貓爪撓心,癢痛難忍:剛準備振臂高呼,那廂傳來的新情況讓他們不由自主垂下手臂;再次預備舉拳,重又垂下……「一而再,三而竭」,幾個回合過後,真的傳來薩科齊在波蘭巧妙利用出席國際會議之機會見了達賴喇嘛,黨中央和姜女士一聲號令「此舉嚴重傷害中國人民的感情」,轉眼一視麾下,猛然發現「愛國者」幾經「折騰」後已開溜不少,剩下的那幾個只是有氣無力地勉強舉起棉花拳,事不遂人願。

舊恨未消,新仇又起。上兩回牛、猴、虎、馬首拍賣都在香港,不但沒法讓政府發言人搖身一變成「人民的發言人」,且黨和政府還得破費不少銀子贖回國家珍貴文物。現在在法國拍賣,拍品也屬法國人,法國人!這次我非要逮著你。姜女士迫不及待再次祭起「愛國主義」大旗,重新集結已流失不少,剩下的也已萎靡不振的餘部,不過此番姜女士矛頭指向曖昧不明,令人莫衷一是。又遭「感情傷害」的中國人民,千夫所指的對象是佳士得還是法國政府?若是佳士得,會得到如此回應:那上兩次你為何耗費銀兩從我行購得你們的珍貴文物?若是意指法國政府,那更會聽到不恭的回答:關我屁事!拍賣行在法國進行他們的商業活動你也要賴上法國政府?!

棋高一著 「要國寶 拿人權來換」

姜瑜女士的歌調是唱給國內外「愛國者」聽的,已唱了兩百多年《馬賽曲》的法國人早就熟悉那股由黨和政府高舉的「愛國主義」破旗上發出的餿臭味。聽到姜女士將對拍賣收藏品的異議提高到「愛國主義」高度,並訴諸「中國人民受傷害的感情」,獸首銅像的收藏者貝傑先生以典型的法國方式作答:「與他們所想的相反,我並不打算送中國人禮物。但是如果他們準備好保障中國人的人權、保障西藏人的自由、讓達賴喇嘛重返故里,我就會把兩件古董送給中國。」象棋高手將了黨和政府一軍。對此番說辭黨和政府「深明大義」——若保障尊重人權,他們就將不復存在;將自由歸還給藏人,他們就將「不自由」。他們的一切權利和「自由」恰好都是建築在漢人、藏人沒有自由和人權基礎上的。藏曆新年及達賴喇嘛出走五十周年日又在即,險況正步步逼近,黨中央對此極度敏感。法國人這步棋讓姜女士啞然,法蘭西的勃艮第佳釀讓黨和政府「愛國主義」的炮火引信受潮。

反觀這個事件,鼠、兔首銅像只是又一幕戲的道具,姜瑜女士本思忖著大顯身手吊掛那些形形色色、千奇百怪、血脈賁張的「愛國者」牽線木偶,在兒童劇院演給那批貌似成人但智力只相當於乳齒孩童的觀眾看,黨和政府摩拳擦掌又準備著導演這齣規模雖不大,但每每樂此不疲的戲種。

在下不吝在此提醒黨和政府及姜瑜女士:儘管中國歷史上記載過不少愛國者,但「愛國主義」這個詞並不古老,僅二百年歷史,且是從法語中借用來的,並非產自我們所使用的象形文字。「愛國者」這個詞也是直到法國大革命時才廣泛使用的。雅各賓派自稱愛國者以示與保王派的區別,愛國者的領導羅伯斯庇爾的下場,黨和政府想必了然於胸,「愛國主義」狂潮的結果是既吞噬自己,又吞噬自己的孩子。

當今世界,有理智的民族和人民都不輕言愛國主義,非重大場合也不輕易奏響國歌。僅見異數奇觀非大陸莫屬,令人嘆為觀止——以天安門廣場為代表,大中小學隨後,每天日昇必奏國歌。夏里亞賓說得在理:「我發現,國歌奏得和唱得越頻繁,人們對它的尊重越減少……聖物不能像爛蘋果似的亂拋。」「愛國主義」時被世人詬病,日漸成為潘多拉魔盒。別有用心的執政黨不時用「愛國主義」激起本民族對異族的仇恨,仇視和辱罵每一個不贊同它們的人。劉建超、秦剛、姜瑜們常變換身段,以「人民代言人」面目出現,動輒稱「敵對勢力」傷害中國人民的感情,閉口不談政府的企圖,其用意昭彰,只能矇騙在兒童劇院流連忘返的「愛國熱血青年」。而始作俑者,歷經二百年痛定思痛,早將「愛國主義」把戲棄如敝屣的國人回應充滿諷刺意味:要鼠頭、兔頭,拿人權來換!不至於輕易激動的中國人要弄明白:法國人不是在向黨和政府要法國人的人權,而是要求黨和政府尊重中國人(本國人)的人權,法國人這回倒成了中國人民的代言人。黨和政府聽罷頓感神暈目眩,因為這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