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人肉搜索」網絡竄紅

?"
中國擁有二億五千萬網民,成為世界上擁有最多網民的國家。圖為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五日,北京一家網吧。(Getty Images)

中共專制統治下,中國社會的透明度很低,中共官員受民眾監督的渠道非常有限,而媒體又受到中共當局控管。在知情權被剝奪,中國網民利用網絡的便利條件交換訊息,甚至揭露醜聞。儘管中共仍箝制網絡,但此一「人肉搜索」的現象卻在網絡竄紅,並造成不少非法官員落馬。在中共當局無法提供透明信息下,它或許能成為社會不公的宣泄管道。


中國不是非常透明的社會,它有很多禁忌,所以揭露某些事變得特別吸引人。圖為二零零九年三月一日,兩位武警在通往天安門廣場的地下通道裏執勤。(AFP)

「人肉搜索」興起

《舊金山紀事報》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四日報導,中國擁有二億五千萬網民,它最近超越美國,成為世界上擁有最多網民的國家。現在有很多人利用網上的民間搜索引擎──「人肉搜索引擎」,揭露涉嫌不當行為者的醜行。

「貓撲」(Mop.com)是個中文娛樂網站,它被認為是第一個利用人肉搜索引擎交換餐廳、化妝品等資訊的網站。這種網站很類似「雅虎知識堂」(Yahoo Answers),有人提問,有人回答,所有內容皆由用戶提供。

然而,中國網民很快就發現揭露醜聞更令人興奮。在沒有新聞自由和選舉自由的社會,這樣的搜索不但能揭露政府的騙局,也可能因為缺少隱私權和法律保護,造成當事人現實生活受到騷擾。

實際案例

去年,一名北京家庭主婦姜巖在獲知丈夫王菲與一名女同事有婚外情之後自殺身亡。她在自殺前曾於博客留下網絡日記陳述自己的痛苦。在博客公開後,憤怒的網民們決意「人肉搜索」王菲的地址,在他家門上漆上謀殺的控訴,向他父母親抗議,並慫恿他的僱主解雇他。王菲聲稱受到精神上的折磨,遂控告三個網站,這是中國第一起人肉搜索控告案。

也有些人利用網絡動員網民調查欺騙和貪污事件。以去年的「假華南虎照」事件為例,陝西省農民周正龍的假照片受到林業官員的吹捧,這些官員希望藉此獲得資金進行保育和刺激觀光。在經過網民幾個月的追查之後,有關當局透露照片中的華南虎是從紙上剪下來的。於是,周正龍因涉嫌欺騙被逮捕,另有十三名官員被革職或處分。


周正龍因涉嫌欺騙被逮捕,另有十三名官員被革職或處分。周正龍曾發誓說,敢用腦袋擔保,照片是真的。(網絡圖片)

中國社會不透明 揭密吸引人

香港中文大學中國傳媒計畫(China Media Project)研究員班志遠(David Bandurski)說:「中共官員貪污是個問題,所以就這方面而言,利用網上既有的新工具揭露弊端是有可能的,而中國網民也會善用它。」

王菲和其他在網上被搜索的人士發現,中共政權沒有法律機制保護他們不受網絡攻擊。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中國網絡計畫(China Internet Project)主任蕭強(Xiao Qiang,音譯)說:「大眾隱私權未受到保護,不論是法律上或社會上都一樣。中國不是非常透明的社會,它有很多禁忌,所以揭露某些事變得特別吸引人。」

或為社會不公的宣泄管道

分析家表示,到目前為止,中共當局仍容許人肉搜索的存在,因為他們沒有觸及到人權和法輪功等敏感議題,他們也沒有鎖定中共高層官員。傳統上,共產黨允許媒體報導地方貪污事件,但不包括涉及高層官員的大案子。

《中國電訊革命》(China's Telecommunications Revolution)一書的作者哈維特(Eric Harwit)說:「人肉搜索沒有直接挑戰中共當局的職權。在某些案例中,它甚至可能強化政府的職權,因為它可能提供某種中共當局無法提供的公平,並給與人們某些觀感,這是一種能矯正社會不公的替代管道。」

個人隱私有待法律保護

《今日美國報》二零零九年一月八日報導,Danwei.org是關注中國媒體的網站,其創始人金玉米(Jeremy Goldkorn)表示:「人肉搜索的頻度和多樣化真的已經發展成熟,從揭露行為不端的兒童和貪污的官員,到基於民族主義找出與西藏抗暴事件相關的當事人,應有盡有。」

他說:「這種搜索可以揭露貪污和集體瀆職,以及在開放社會應該被公開的議題。但是,它在本質上是追求轟動效應的現象,可能侵犯他人的隱私。」

在王菲事件中,當事人因受到人肉搜索而控告網站,最後獲得一千四百美元的賠償。王菲的律師指出,法庭的判決可能迫使網絡服務提供者更加關注用戶的不當言論。

一名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律教授表示,需要新的法律保護個人隱私。他說:「隱私權的保護程度,在任何國家都會體現出文明社會的發展情況,但是在中國,網絡道德還有待建立。」◇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