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當把醜事化為美談時

?"
(Getty Images)

月五日,大陸媒體「感動中國二零零八年度人物評選」揭曉,扎根大涼山懸崖十八年,撐起「天梯學校」的李桂林、陸建芬夫婦倆成為十位獲選者的其中成員。四十二歲的李桂林是四川涼山烏史大橋鄉二坪村的教師,妻子陸建芬是代課教師。由於二坪村小學建在峽谷懸崖峭壁之上,孩子們上下絕壁都要攀爬五架木製的雲梯,進出極為艱難。每次放學、上學,李桂林夫婦倆都要把孩子們一個個背上背下,十八年如一日。

當一個社會到了分不清是非、善惡、美醜之時,也許就是這個社會走向滅亡的時刻到了。一個社會對「祖國的花朵和未來」漠視到了這種地步,聽任學校建在懸崖之上,達十八年之久,聽任孩子們上下絕壁要攀登五架木質雲梯,聽任山村的教師十八年如一日的背著孩子們上下絕壁,領導們在做什麼!

像這種中華民族的奇恥大辱居然被說成是感動,並當成是好事到處宣揚,可見這個社會不人道到了何等扭曲的程度。

無獨有偶,一九九二年,郭晶晶十歲時,訓練中腿骨摔裂了,按教練李芳的意思「怕她回家養傷,心都散了。」就在河北跳水館的二樓搭了塊木板,郭晶晶就躺在那裏,一躺就是一個多月,窗外十米就是跳台,能看到隊友訓練。試想一下,一個十歲的小女孩,摔裂了腿骨,不讓回家享受媽媽的懷抱,孤零零的一躺就是一個多月。文章的作者居然是以讚揚的口吻來寫這件事的。

朗朗在自傳《千里之行:我的故事》中提到過,他們父子之間因為鋼琴曾爆發過一次又一次的爭執。由於郎朗父親沒能實現自己的音樂夢想,便將希望寄託在兒子身上,朗朗不到二歲時就開始接觸鋼琴,童年幾乎都與鋼琴相伴,只要他做些頑皮的事情,就會受到父親的責罰,為了讓兒子學琴,還辭職帶兒子到北京求學。

郎朗在書中披露了父子之間鬧得最凶的一次,當時他父親誤會朗朗貪玩沒有準時學鋼琴,便歇斯底里吼叫道,「我為了你放棄我的工作,放棄了我的生活!你媽為了你拚命幹活,勒緊褲腰帶過日子,每個人都指望著你,你還不練琴,你還不照我說的去做。你真是沒理由再活下去了。只有死才能解決問題。即便現在就死,也不要生活在羞辱之中!這樣對我們倆都更好。首先你死,然後我死。」隨後拿起一個藥品讓郎朗全部吞下,「吞下去,你就會死,一切都會結束。如果你不吞藥片,那就跳樓!現在就跳下去!跳下去死!」這實際上是一個望子成龍心切而產生的矛盾,但當時郎朗因此而討厭鋼琴,並以毀傷自己雙手的方式拒絕再觸碰鋼琴。

且不說是什麼樣的父親才能幹出逼自己親生骨肉自殺,單就當今中國社會裏,這樣變態式的望子成龍又何止千千萬。但這也許不能簡單的怪朗朗的父親,因為整個社會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都扭曲了,當人們不再遵循傳統的中華民族的美德時,這樣的事情就見怪不怪了。

當央視把不男不女的小瀋陽捧紅時,當人們熱捧毛孫毛新宇,請他到處題那連小學生都不如的歪字時,當人們笑貧不笑娼,當人們信奉我是流氓我怕誰,當央視讚美黨中央英明率領全國人民戰勝四川大地震時,我們不知道這個社會還會向哪裏發展,再發展下去會是什麼樣子。中共的最邪惡之處還不在於殺戮百姓,而是在於讓百姓放棄正信、放棄道德標準和做人的準則,放棄中華民族五千年的文化,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