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衝破阻攔 中國冤民代表會召開

?"
由中國各地訪民在香港註冊登記成立的中國冤民大同盟於去年國際人權日(十二月十日)成立。圖為上海三十八訪民到香港參加冤民大同盟成立活動。(新紀元)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日國際人權日,中國各地訪民在香港正式成立「中國冤民大同盟」,主要目的是期望替中國人民爭取人權,期望司法公正。成立三個月來,已吸引八萬兩千名全國各地冤民加入。一股維權的勢力,正在中國的底層掀起。


二零零九年三月五日,中國冤民大同盟在香港召開首次代表大會(攝影∕鄭麗駒)

中國各地訪民在香港註冊登記成立的中國冤民大同盟成立於去年十二月十日國際人權日,今年三月五日冤民大同盟於北京兩會期間在香港召開首次代表大會,數十位大同盟成員在計畫抵港過程中遭攔截。大同盟負責人沈婷表示,兩名大同盟成員準備到聯合國總部反映中國侵犯人權的情況;他們將不斷廣招會員,呼籲當局停止打壓。

中共當局阻攔會議召開

據悉,在香港教協召開首次代表大會,出席者除了大同盟負責人沈婷外,還有其他八名專程由上海來港的訪民。

在會議召開前,沈婷及其它與會者首先為在維權過程中而犧牲的訪民及四川大地震中的死難者默哀一分鐘。不少來港參加會議的訪民在述說來港過程時都心情激動。

該會遭到中共當局的阻止,全國有十九省市的近三百位訪民要求入港參加會議,但最後突破封鎖成功入港的訪民只有十位。除兩人隨即飛往海外,實現走出國門發聲維權外,其餘八名訪民統一身穿白底「冤」字T恤,與中國冤民大同盟主席沈婷共同召開了記者會。

一位訪民表示,「繞道繞了好幾個圈子,在路上幾天都沒有睡覺,我的喉嚨都啞了。今天避開了重重的封鎖,繞道花了很大的精力和財力,好不容易才來到了香港,感覺到跟大陸相比空氣都是兩樣的。所以,我們要向各界向全世界呼籲還我們的人權,還我們的房子。」

大同盟負責人沈婷說,原有近百位包括來自新疆、內蒙及河南的訪民們準備到香港參加會議,但由於北京當局的打壓,使得許多訪民遭攔截或軟禁。沈婷而後與在山東及北京的訪民們電腦聯機,讓他們向在場媒體記者及與會人士訴說遭遇。

一位北京訪民表示,近日當局抓捕了他們許多原定參加視像會議的大同盟成員,北京有十六名,山東、廣東及雲南等地的就有七十三 名,當中有二十七位是下落不明的。對此,沈婷表示,「這樣的情況,再一次顯示了中國在欺騙國際社會,它一個勁地說自己是有法治的,但我們所看到的是有法律而無法治。」

據介紹,這次被拒絕辦理入港證的有一百七十多人,當局並把他們軟禁起來;有一百二十多人雖然獲得入港證,但是在去香港途中被截回的有四十多人;到達深圳羅湖海關,被扣留遣送回去和被抓走失蹤的一共有七十多人。

八萬兩千冤民加入同盟

據沈婷表示,大同盟成立三個月來已吸引八萬兩千名全國各地冤民加入,她計畫於三月份成立理事會,六月在香港設立辦公室、建立網站,年底出一本名為《上海暴政一百例》的書。她還表示已安排兩名成功抵港的上海訪民前往美國,向聯合國官員反映中國侵犯人權的情況。

沈婷在會上也提到了擔任大同盟法律顧問的鄭恩寵律師,他在近來連續遭當局傳喚。鄭律師通過電話講述四位員警傳喚他的經過,由早上十點多直到晚上七點多才讓他回家。他表示他不會向當局妥協,也希望當局停止對中國冤民大同盟的打壓。

對於中國冤民大同盟首次會議成功在中共人大會議開會首日召開,大同盟主席沈婷認為意義重大。她說「中共代表不了中國,真正代表中國的是我們底層人民。兩會他們是成果大會,我們是控訴大會,雖然我們會議沒有那樣富麗堂皇,但我們這個會議是向中共說不,我們要討說法,我們要人的尊嚴,讓國際社會聽聽真正中國人民的聲音。」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日,在香港宣布成立「中國冤民大同盟」的三十八名上海訪民中,有十多人同時宣布真名退出中共組織。圖為上海訪民沈永梅和張錫祺,他們都宣布退出中共少先隊。(攝影∕李真)

全國冤民歡欣鼓舞

據悉,中國冤民大同盟首次會議讓全國冤民歡欣鼓舞,上海各界人士特別自製TV視頻以示祝賀。山東省四、五百名訪民為慶祝,不約而同到濟南市泉城廣場集會靜坐。當局派出數百公安、員警、便衣嚴陣以待,兩人被抓捕。

參加當地集會的大明湖強拆戶訪民李紅衛說:「我九點多到了,那裏便衣和公安都滿了,有一、二百名,老百姓都是為了維權過去,也沒甚麼過激的行為,為慶祝全國冤民大聯盟成立就過去了,結果公安盯住我們,用攝像機照我們,我就到攝像機前控訴冤情,十點多我被一一0警車帶到泉城路派出所。直到下午三點,才被釋放回家。」

據瞭解,當日訪民已準備好橫幅,但是還沒來得及打開就遭到公安的阻止。

維權組織讓中共害怕

沈婷表示,解決問題是上訪者最初的出發點,問題是他們在上訪的道路上,人權已經受到大量的侵犯:「就是他們從剛開始的討一畝地,一間房開始,在上訪的十幾年中,被無故的關押、拘留、勞教甚至判刑,被打死,然後他們覺得一間房、一畝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向中共討一個說法,要解決他們的人權問題,所以現在的問題是越來越尖銳了,只有解決人權才能解決一切的問題。所以中共對維權人士是束手無策的,它們(中共)覺得現在維權一直在變化,現在有些政治化、組織化,這樣的形式出現。這是中共最懼怕的。」

對於大同盟的成立是否搞政治,沈婷表示不認同,「我們沒有任何政治訴求,我們要在現行的法律下,維護自己的權利,我們在上訪的過程中,看到很多的司法腐敗,所以他們的訴求已上升到一個高度:要人權,要司法獨立、要法治。」

至於大同盟最終想達到甚麼目的,沈婷說,是從個體維權到團體維權,公開向中共說「不」,「要中共改變這個體制,改變現在貪官汙吏對民眾造成的迫害,真正解決訪民的問題,要真正解決訪民問題的前題就要解決人權問題,解決司法獨立問題。」

據不全的統計,中國現在全國有大約一億訪民,隨著中國近年天災人禍不斷,訪民數字只能有增無減,而現時體制內的貪腐情況,注定能夠獲解決問題的訪民數字非常有限,中國的社會現狀離「和諧」甚遠。◇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