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一部真實的謊言── 評中共《西藏民主改革50 年》白皮書

?"
(Getty Images)

值藏人抗暴五十周年,中共高度緊張,提前採取大動作,嚴控西藏:發動「冬季嚴打」,大量抓捕藏人;增調兩萬軍力入藏,恐嚇和監控藏人,為此還大量擴建軍營;限制外國記者和媒體、甚至旅遊者進入西藏。

除了武嚇,還有文攻,設立所謂「百萬農奴翻身紀念日」,強加民意、扭曲歷史;隨後又發表所謂《西藏民主改革50年》白皮書,洋洋兩萬字,竭盡指鹿為馬、顛倒黑白之能事。

集團暴力壟斷 壓迫種族論

白皮書開始,中共並不論述中國與西藏在歷史上的複雜關係,僅以一句「西藏自古以來就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一筆帶過。中共集中筆墨,指控達賴喇嘛統治時期的「舊西藏」,是「比歐洲中世紀還要黑暗」的農奴制,「占西藏總人口不足5%的農奴主,壟斷著西藏的物質精神財富。」

然而,以「解放者」自居的中共,時至今日,仍然以占中國總人口僅5%的共產黨員,壟斷著中國的全部資源,壟斷政治經濟軍事等領域,也壟斷司法媒體教育等領域。中共承認,當今中國億萬富豪中,90%以上是中共高幹子弟。

白皮書還說,「十四世達賴喇嘛集政教大權於一身」,但自稱「救星」的毛澤東,卻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如果他不是無神論者,無疑還會集黨政軍教大權於一身。事實上,如果把共產主義學說作為一種教義,中共實行的,恰恰就是政教合一的絕對專制統治。

且不說,中共描繪的「舊西藏」,夾雜多少謊言,以西藏的「落後」,作為中共進軍西藏和壓迫西藏人民的理由,等於是說,當年日本軍國主義侵略中國有理,「以先進的日本改造落後的中國」;又等於說,英國殖民香港有理,「以優等人種教化劣等人種」。換言之,中共公然散布「種族論」。

白皮書以五十年間,西藏有了公路、鐵路、電燈、電話等為依據,來證明中共統治西藏的合法性與功勞,已經完全雷同於日本軍國主義的說法:因為在中國修建了公路、鐵路、港口、機場等,所以它對中國的占領就是合情合理的,不是「侵略」,而是「進入」。

白皮書中,提到當年中藏兩地簽訂的《十七條協議》,但僅抽出其中的第十一條:「有關西藏的各項改革事宜,中央不加強迫。西藏地方政府應自動進行改革,人民提出改革要求時,得採取與西藏領導人員協商的方法解決之。」以此作為中共於五十年代後期在西藏實施所謂「民主改革」的依據。暗示,因西藏地方政府沒有「自動進行改革」,所以中央越俎代庖。

僅在這一條上,中共就違反了「不加強迫」、依據「人民要求」和「協商」等原則,而以暴力強加。中共迴避該協議中的其餘十六條,比如第四條:「對於西藏的現行政治制度,中央不予變更。達賴喇嘛的固有地位及職權,中央亦不予變更。各級官員照常供職。」結論很清楚:悍然撕毀《十七條協議》的,不是白皮書所指控的「達賴集團」,而是中共集團。

而中共所謂「民主改革」的結果,就是,二千五百餘座寺廟被搗毀,占全西藏寺廟的97%,大批僧人尼姑被強迫還俗,大量藏人被屠殺。在西藏地位僅次於達賴喇嘛、曾任中共人大副委員長、也曾被中共監禁十年的十世班禪喇嘛,曾悲嘆:所謂「社會主義的新西藏」,「就像被炮彈摧毀、戰爭剛結束的樣子。」可見,中共所謂「民主改革」,不是改革,而是毀滅;沒有民主,只有暴政。

藉口嫁禍 玷污全中國人

至於一九五九年三月間發生的西藏事件,中共稱為「平叛」,藏人稱為「抗暴」。十世班禪喇嘛在中共人大的一次小組會議上發言說:「一九五八年,我從(中共)黨內文件得知,(當局)要挑起叛亂、壓出叛亂,然後在平叛過程中,徹底解決宗教和民族問題。」

白皮書提到五十年,卻省略了其中眾多重要年份和重大事件。比如,省略了文革十年,那是西藏文化、文物、宗教、人倫等慘遭中共浩劫與玷污的又一個黑暗時期。豈止「比歐洲中世紀還要黑暗」,那是人類歷史黑暗的極致。

白皮書還省略了一九八九年和二零零八年發生在西藏的嚴重衝突事件。中共的忌諱,再度佐證藏人和外界的廣泛認定:發生在西藏的暴力事件,不論是一九五九年,還是一九八九年,抑或二零零八年,都由中共特務大隊以偽裝手段首先挑起,然後嫁禍藏人,製造藉口,大開殺戒。

白皮書渲染中共對西藏文化文物的保護,聲稱撥款多少億,無意間卻洩露:所有撥款,都用於「修復」;而所有「修復」,都始於八十年代之後;反證,這類「修復」,都是因為之前的破壞。最大兩筆撥款,更是緊跟在一九八九年和二零零八年兩次大衝突之後,顯然是在藏人抗議和中共鎮壓後,當局的安撫性善後手段。

白皮書吹噓中共在西藏取得的「巨大經濟成就」,尤其誇大「中央財政撥款」的作用。但卻掩蓋不住一個不爭的事實:西藏至今是中國境內最落後最貧困的省區,二零零八年,西藏生產總值為三百九十五億元人民幣,不及中國東部較為發達的一個縣,比如,江蘇省江陰縣(現為縣級市),同年生產總值一千四百三十億元人民幣;又比如,廣東省順德縣(現為佛山市轄下一個區),同年生產總值一千五百六十二億元人民幣。

白皮書中,中共誣指「達賴集團」試圖在西藏「恢復封建農奴制統治」,事實上,達賴喇嘛及海外藏人,在流亡途中,就已經開始了真正的民主改革,比照文明世界模式:不同黨派相容共存,流亡政府依選舉產生、靠監督施政,言論與新聞自由得到保證。

在白皮書中,中共聲稱「西藏問題」,「根本不是甚麼民族問題、宗教問題和人權問題」,轉而把西藏問題歸咎於「西方反華勢力」。且不說,白皮書處處引用西方人的言論,為中共的西藏政策辯護,構成自相矛盾和雙重標準;就說,連中共本身,都時不時地承認,整個中國,都還存在民族問題、宗教問題和人權問題,矛盾尖銳的西藏,又怎能例外?

中共《西藏民主改革50年》白皮書,一部真實的謊言!

轉自RFA◇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