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四川地震災區污染內情

?"
川震重災區原為中國核彈貯藏地,災後地下核洩露的傳聞甚囂塵上。(AFP)

川震十個月後,當局突然承認苯污染「謠言」,讓人疑惑中共自打耳光的反常態度,背後有更大隱情……媒體爆料,四川大地震造成北川地下核爆,已嚴重威脅川渝億萬人生命安全。

四川新聞網近日報導稱,四川都江堰市環保局證實,成都川西化工公司在二零零八年五一二大地震中洩漏了大約六百公斤的有毒化學物質——苯。但去年《四川日報》的消息中卻說,都江堰化工廠爆炸事件完全是亂說謠言。

四川大地震十個月後,當局突然承認「謠言」,令外界高度關注。與此同時,一則自稱內幕人士本著良心向海外披露四川地震造成的地下核洩露的報料,更讓人疑惑中共的自打耳光的反常態度,背後有更大隱情。

分析人士指出,不排除核洩漏已造成水污染,兩害權衡取其輕,中共緊急用化學苯污染治理,掩蓋真正嚴重的核洩漏的驚天事故。

震後官方雙闢「謠言」

五月十二日,四川八級強震後,災民經歷了慘烈的生死劫難。當地居民中有三大傳聞:一個是瘟疫,一個是水源污染,還有就是核輻射污染。據悉,傳言並非空穴來風,當地人都比較瞭解實情。官方立即對災區水污染、核洩漏闢謠,堅決否定污染與洩漏。

對於核洩漏,五月十八日,總參謀部作戰部副部長空軍少將馬健等人在新聞發布會上強調說,中國的核設施是安全的。之後,中國環境保護部部長周生賢對外表示「此次四川特大地震掩埋了三十二枚放射源,但目前已回收了三十枚。剩餘的二枚已探測到具體位置並在周邊劃定了安全防護距離,設置了安全警戒。」

對於化學污染,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五日《四川日報》的報導對都江堰化工廠洩漏毒化學物事件稱為謠言,完全是亂說。

文章描述,發自都江堰「聽說都江堰的一家化工廠爆炸,化學品洩露,成都市區自來水源被污染……」昨(十四)日中午,一個令人擔憂的傳言在成都市民中不脛而走……

文章稱:「幾乎與此同時,成都市抗震救災指揮中心通過廣播、電視和短信向市民發布消息:根據市環保部門聯合監測排查,成都及周邊未發生任何企業有毒液體洩露或爆炸事故,成都市區水源充足,水質安全,供水正常,市民可放心使用。同時,成都市有關部門提醒市民,市場物資供應充足。」「消息稱,公安機關立即對謠言展開調查,一經查實,嚴懲不貸。經調查,謠言從都江堰蒲陽鎮方向傳來。」

然而,十個月後,中共突然高調承認自己當初對化工廠事故的撒謊,舉動十分異常。

十月後當局承認「謠言」

四川新聞網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二日報導題為〈都江堰將發動細菌大戰徹底清除地震造成苯污染〉的文章表示,四川都江堰市環保局證實:成都川西化工公司在二零零八年五一二大地震中洩漏了大約六百公斤化學物質苯。

文章稱,一場看不見的細菌大戰將在都江堰崇義鎮悄悄上演!都江堰市環保局獲悉,成都川西化工公司在去年五一二地震中洩漏了大約六百公斤化學物質——苯。

文章描述:「為徹底消除苯污染,都江堰市環保局正計畫採取生物降解技術,培養細菌對付藏匿在七千五百立方米土壤中的苯。據悉,這場細菌大戰將是國家有關部門批准的對災區因地震造成環境嚴重污染進行的首場治理。」

去年五月十二日下午,當強烈的地震波襲過,位於都江堰市崇義鎮的成都川西化工公司埋藏於地下的原材料焦油粗苯儲存罐發生破裂,儲存在裏面的約六百公斤主要為苯、二甲苯、三甲苯的芳香烴類有毒化學物質被震出並發生滲漏。

川西公司員工立即將險情上報,相關化學專家及成都、都江堰環保部門專業人員火速前往現場進行了勘察,並立即啟動了應急處置預案……

博訊網的「驚天」報料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六日署名內幕人士本著良心、道德向博訊網「驚天大爆料」:

「北川下方是原來的核彈貯藏地,地震期間在地底約三、四百米處發生事故,造成地下核洩露,現已經嚴重威脅到川渝地下水和億萬人民的安全。現在各方正在尋找有效辦法當中。」

事實上,《大紀元》根據獨立消息來源,早八個月前、二零零八年七月四日已率先報導了四川地下核事故,題目為〈兵庫大爆炸中國軍隊最大武器基地被摧毀〉。博訊網近日報料更加證實了這一事件的真實性。

《大紀元》報導稱,據中共軍方高層知情人士祕密透露,在汶川地震中中國軍隊最大的武器庫被完全銷毀,給中共軍隊帶來災難性的重創。消息稱,地震引發山區武器彈藥庫連鎖爆炸,中共幾十年經營的最大的兵器補給庫被完全銷毀,還包括新武器試驗基地及部份核設施、核彈頭都遭到摧毀。此事件作為最高軍事祕密,震動中南海。

報導並稱,據東南亞地震軍情專家透露,在收集分析汶川地震資料後,他們確認在地震震中地區還發生了非地質引發的震動,能量釋放等效於地下核爆。


一位大娘說:「當時,只聽見一聲巨響,大山底部突然衝起幾十米高的紅色東西,嚇死了。」(大陸網友提供)

核洩漏事故的諸多疑點

地震後第二天,環境保護部副部長李幹傑帶隊的二十一人應急工作組即趕赴災區。李幹傑之前兼任的是國家核安全局局長。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八日,中國新民黨代主席郭泉發表了「中國新民黨敦促中共政府盡快發布四川核設施的安全報告」。他在該報告中列舉了四川境內的一系列核動力工程實驗研究設施及地震後這些單位的人員傷亡情況,並要求中共立即對四川全境及周邊地區所有核設施進行輻射檢測及盡快發布四川核設施的安全報告。但在該報告發表後的第三天,郭泉被拘捕。警方稱,郭泉沒有罪名,但必須拘留十天,十天後再做處理。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一日,中共環境保護部辦公廳發出通知,稱將於五月二十八日在北京召開《放射性物品運輸安全監管條例》聽證會。

地震發生後,從震中汶縣往西、南方向的山裏去的交通要道被特種部隊戒嚴。在地震後數日,人們依然不能自由進入屬於軍事管制地區的安縣。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三日,中共軍隊某防化部隊向四川北川陳家壩鄉進發。(大紀元資料庫)

有綿陽百姓透露,在震災中,當地駐軍皆未參與救災,駐軍收到的命令是「不許外出,不許亂動」,救援的部隊乃是從外地調去的。據災區的目擊者轉述:「地震發生後,從震中汶川往西南方向,去山裏的交通要道就被特種部隊戒嚴,方圓幾百里之內,人獸不得靠近;而且,還有人看到在往山裏去的大隊軍車裏有身穿白色『防化服』人員的身影。」

六月二十七日,中國軍方首次披露,四川汶川特大地震發生後,二千七百防化兵執行核化應急救援。

中國核工業建設集團公司在震後向外界公布,施工現場有六名員工在地震中遇難,設施未受損。但實際情況是:生產核染料鈽和製造核彈頭的八二一廠受強烈衝擊,損失嚴重,有六人死亡,十一人受傷,不得不「在自救工作相當艱難的情況下,搶救人員不怕輻射,不懼污染,組織人員幫助八二一廠搶修核設施庫房和廠房,對核設施實施維護加固,為保護更多人的生命安全和避免環境污染做出了重要貢獻。」(官方報導語)

曾從事核工業工作、對核事故及核材料處理不當將引發的後果充分瞭解的黃慈萍女士,在文章中表示:「不相信中共政權能妥善地處理好他們在震區的核武器及輻射源。」她同時質問:「這種不負責任的做法對當地的人民將會有什麼負面的甚至是災難性的影響?」

據中新社五月三十一日〈發現疑似「震中的震中」〉的報導說,五月二十三日,解放軍四二醫院、四五二醫院醫護人員以及北京來的部隊心理專家醫療小分隊在震中附近的一個山坡上,發現了一條近一公里寬的山溝,溝底全由水泥碎塊厚厚地鋪成,至少綿延兩公里,猶如一大塊水泥,被人有意敲成了直徑二十至五十釐米不等的碎塊。

據專家說,全世界地球上有記載的地震引發的火山爆發是有的,但是還沒有噴射出混凝土的火山。從中新社的報導推斷,從噴發時間和現象看,沒有任何自然地下火山爆發的跡象,可以確認是地下核爆炸引發的地下衝擊波形成的超強氣流將地下建築物混凝土被覆層擊碎並噴射到了天空中。震中所噴射出來的水泥碎塊,其尺寸正是通常中國軍事地下工事被覆的厚度範圍。


大爆炸現場村民說這些石頭、土全部是炸飛過來的。(大陸網友提供)

專家推論當局掩蓋核洩漏事故

震中四川綿陽地區擁有眾多的核實驗基地、核動力研究所。在綿陽地區的老百姓中一直有關於核洩漏的傳聞,針對核洩漏的傳聞,官方稱純屬「謠傳」,但並未提供有力證據。對於官方的闢謠,綿陽地區的老百姓根本不相信,反而表示「謠傳肯定不是空穴來風」,他們非常擔心可能受到核輻射。

據悉,中共政府在四川省有一個用於研究的核子反應爐、兩個核子燃料生產設施和兩個核武設施。中共在四川的軍事核子研究設施在這次四川大地震中受損並有人員傷亡。中共總作戰部副部長馬健稱,核設施是安全的,「單位可能死人了,但不能說是核設施致死的。」

對此,美國科學家聯合會核武專家柯里斯騰森懷疑中共政府「所有核子設施都很安全」的籠統說法,質疑為何不公布核武工廠的信息。他說:「鑑於該地區遭受的普遍破壞,我很難相信有核材料的軍事工廠居然能逃脫地震災難。」

現今被中共官方強烈闢謠的「化學水污染」被中共自己證實,外界有理由相信,當局也同時掩蓋了核洩漏事故。

由於發生在地下深處的核洩漏一時難以擴散到表面,主要是通過滲透地下水,污染水源。十個月的時間裏,情況越來越嚴重,當局不得不在表面公開治理運作,必須要找一個合理的藉口。當初設法隱瞞的化工廠苯污染則被借來障人耳目,以爭取時間。

相信,不到情況萬分緊急,中共也不會不打自招的出醜。或許正如內幕人士所表述,情況「已經嚴重威脅到川渝地下水和億萬人民的安全。」◇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