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首次訪波蘭 神韻創商業文化奇蹟

?"
三月二十八日晚,美國神韻紐約藝術團在波蘭羅玆市羅玆大劇院的第三場演出再次滿場。

  第一次到波蘭,神韻在波蘭掀起強勁的「神韻熱」,場場滿場,迴響熱烈,令劇院、承辦方驚訝又讚嘆。對受經濟危機衝擊的波蘭演藝界而言,無疑是一個商業文化奇蹟。


演出中場休息時,觀眾在羅玆大劇院的前廳裏。


演出結束時,全場觀眾起身長時間熱烈鼓掌向神韻藝術家們的精湛表演致以謝意。

首度光臨波蘭的美國神韻紐約藝術團,三月二十八日結束在波蘭兩天三場的演出。雖然是第一次到波蘭,但神韻純善純美的魅力,吸引了波蘭各界名流。場場滿場的票房與熱烈的觀眾迴響,讓劇院、承辦方表示,沒想到以弘揚中華傳統文化為主題的東方神韻,能在波蘭掀起這麼強勁的「神韻熱」。這對受經濟危機衝擊的波蘭演藝界而言,無疑是一個商業奇蹟,同時也是一個文化奇蹟,這表明神韻是屬於全人類共同熱愛的藝術珍品。

羅茲省副省長:中國文化與精神使世界更豐富


波蘭羅茲省現任副省長海爾明斯卡女士。 

一直神往中國的波蘭羅茲省副省長海爾明斯卡女士,讀過很多有關中國文化的書籍,看完演出後,這位副省長眼中流露出熱情的神采,她說:「這場演出的每一個舞蹈中都貫穿著巨大的希望,那就是善良、正義終究會戰勝邪惡。在今天的演出中,我能明顯的感到演員們用心在詮釋他們的感情、信仰和希望。」

波蘭曾經受共產黨統治,看到晚會中表現法輪功學員遭酷刑迫害的故事,海爾明斯卡感慨地說,所幸波蘭終於擺脫了共產極權,她說:「我們衷心希望中國能實現民主,中國的傳統文化和精神寶藏會使得整個世界的精神變得更加富有。」

羅茲電台台長:超越文化地域的壯觀演出

「這是一場不同尋常、新奇而又引人入勝的演出。」 波蘭羅茲廣播電台台長達留士.柴夫柴科(Dariusz Szewczyk)先生一連用了幾個形容詞描述他的感受,「我們平時和歐洲文化接觸多,和中國文化之間的接觸很少。神韻晚會是視覺和聽覺上的完美組合,美麗的舞蹈帶給我的視覺上的感動,加上動聽的音樂給我帶來的聽覺上的享受,讓我無法不喜愛這場演出。」

「僅從耳朵聽到的音樂,就足以讓人印象深刻了。很多著名的音樂家從東方音樂中尋找靈感,神韻晚會中的音樂令人陶醉,非常鼓舞人心。我想,將來更多的音樂家會在神韻中尋求靈感。」

作為一個電台老記者、一位有著豐富社會經驗和對事物的敏銳觀察力的電臺臺長,柴夫柴科先生評價說:「舞台上的舞蹈動作、肢體語言向觀眾傳達了非常明確的信息。這是一場超越文化和地域的壯觀的演出。」

醫藥集團總裁:實在令人印象深刻!

銷售量占波蘭藥品總量的20%的波蘭醫藥集團公司總裁史偉卓夫斯基先生(Jacek Szwajcowski),看完演出後激動的說:「我非常欣賞這場演出,色彩繽紛,的確很美。不僅節奏感很強,而且演員們的舞蹈動作都很和諧。尤其是那個手舞彩扇的舞蹈(《喜迎春》),那個寬袍大袖的舞蹈(《扇袖廣舒》),還有那個身著五彩羅裙的舞蹈(《雲羅仙韻》),真是太美了!實在令人印象深刻!」

跨國公司總裁:靈魂深處感受到神韻的壯觀

Marek Koscicki先生是歐洲一家大型跨國公司的總裁,同時也是西歐市政府和社區七方的代表。他讚嘆整臺演出的視覺效果:「神韻顏色驚人的美麗,在舞台上以一種非常特殊的形式呈現出來,舉世無雙,無與倫比,簡直超出我的想像。」

Koscicki說:「應該在每一個地方上演神韻晚會,因為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有太多的灰色了。傳統的波蘭劇院裏也沒有這樣的演出,神韻演出非常獨特。」

Koscicki認為,神韻最獨特之處還是她的精神內涵。「最後一個節目特別的感動人,她表達了精神方面、佛家的內容,我們更深處的靈魂應該能感受到這一壯觀。這是真正打動我的部份。演出的其他部份在視覺上也非常出色。」

波蘭貴族:我對神韻佩服得五體投地

曾是一位建築師,自述是羅茲僅剩的幾個貴族之一,和波蘭三大貴族之一的普尼亞托斯基(Poniatowski)有關係的扎別羅,對神韻藝術團表達了崇敬之意,他說:「顯而易見,演出棒極了!這些色彩非常漂亮,我以前不知道中國有如此高層次的文化。我佩服得五體投地,對晚會節目欣賞至極。」

作為曾經經歷過共產黨專制的波蘭人,扎別羅的一生和反對專制緊密相連,二戰時納粹占領波蘭的時候,他是波蘭著名反納粹的地下組織AK的成員,之後當共產黨專制占領波蘭的時候,他參加了反共組織索立丹諾施(Solidarnosc)。當他看到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節目《迫害中我們屹然走在神的路上》時,頻頻抹淚。

他說:「我對那個節目思考了很長時間。中國人經受著巨大的痛苦。毫無疑問,和全世界其它國家一樣,正常的社會將會到來。(共產黨)獨裁政府對於中國文化來說是外來的。我真的希望中國人民擁有自由、民主,如果實現民主的話,中國將成為引領世界的國家。希望中國和波蘭一樣。波蘭一步一步越來越好,而波蘭的情況曾經和中國很相似。」

雖然扎別羅還不能全部理解東方文化,但是對其很著迷,不是因為有很多人喜歡她,而是因為那裏是美麗的人群居住的地方。他說:「我讀過(中國文化),中國文化非常獨特,我們都是從那兒來的。」

最後他提到一個古老的預言:「當中國人來的時候,對我們是好的。」扎別羅希望這一切真的能夠發生。◇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