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台海緊張降溫 中共仍持續擴軍

?"
中共今年的官方國防預算增加了百分之十四點九,在經濟衰退和其與台灣改善關係之際,此一增幅也相當驚人。圖為二零零九年三月四日,北京軍事博物館展廳。(AFP)

月份《遠東經濟評論》發表了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Hebrew University)中國研究教授約菲(Ellis Joffe)的文章〈追逐台灣的中共軍隊〉(China's Military After Taiwan),文中指出,台灣問題是中共十多年來迅速擴軍的主因,在兩岸關係和緩之後,中共基於戰略性防禦等其他因素仍持續擴軍。文章摘譯如下:


台灣問題是中共十多年來迅速擴軍的主因,在兩岸關係和緩之後,中共基於戰略性防禦等其他因素仍持續擴軍。圖為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五日,在北京天安門前舉行的閱兵儀式。(AFP)

中共大幅擴軍

儘管中共今年的官方國防預算增加了百分之十四點九,比去年的增幅百分之十七點六略低,但此一增幅也相當驚人,尤其在經濟衰退和其與台灣改善關係之際,更顯特別。

不過,這與中共十多年來密集擴軍的趨勢相符,中共軍方藉由密集擴軍已大幅提升了戰鬥能力。中共直到一九九五/一九九六年的台海危機,才開始軍事現代化。

台海危機使中共相信,如果它攻擊台灣,美國可能會出面干涉,而且會對其構成新的和急迫的戰策威脅,這促使中共大幅擴軍並專注其發展方向。

這項威脅源自於中共執意封鎖台灣,它已經成了中共致力於擴充軍備的催化劑。中共的目標是,取得足以入侵台灣、阻止與破壞美國干預、並延遲美軍在台海行動的戰力。

然而,自從馬英九於二零零八年三月當選中華民國總統之後,海峽兩岸的關係已經大幅改善。此一改變去除了中共十多年來迅速擴軍背後的主因。但是,我們不應預期中共會停止擴軍。


中共受國家主義驅使想成為強權的意圖需要軍事上的支持,這也是促使中共持續擴軍的因素之一。圖為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九日,中國DDG-171驅逐艦在索馬里海域。(AFP)

促使中共持續擴軍的其他因素

除了台灣問題之外,其他因素也在起著作用,並持續促使中共擴充軍備:

戰略性防禦

第一個因素是中共的戰略性防禦,它已經成為尖銳的議題,似乎是海峽緊張關係的直接結果。

中共在九十年代中期大幅加速戰事準備,這些戰事準備一直被美國視為與日俱增的威脅,而美國則採行「圍籬」(hedging)策略,以強化美軍在太平洋地區的力量。對某些人來說,中共將此一策略視為對其安全的威脅,要求持續強化其軍事態勢。

躋身強權的意圖

第二個因素是中共受國家主義驅使,想成為強權的意圖需要軍事上的支持,這些意圖包括替中共取得國際上的尊敬與認同,並躋身強權之列。儘管中國在經濟上取得大幅成長,但是中共仍缺乏維持強權地位所需的軍事力量。

中國人深知,這些軍事力量超越其力所能及。然而,中共新的全球地位,結合其以台灣為導向的軍事發展,已經使中國人相信,他們可以開始縮小經濟地位與軍事力量的差距,並在國際舞臺上扮演軍事要角。

更重要的是,中共維持區域優越性的渴望,其區域性目標直接反映在國家安全上,並需要足夠的軍事力量來支持。

軍事力量的發展,對於這些區域性目標而言十分關鍵,這些軍事力量將使中共得以對其所認知的海陸區域性利益上的威脅做出回應,而這些區域性利益主要是指海上運輸通道。

既得利益者的野心

第三個因素純粹是勢頭所起的作用。中共擴軍使許多長期計畫付諸行動,這些計畫的背後有強大的利益支撐,無法輕易結束。中共領導人需要將領們的支持,而軍隊持續現代化是他們出自於信念和私利所樂於開出的支票。受國家主義影響的中共領導人和將領們,都有全球和區域性的野心。

儘管台灣仍是中共軍方的主要目標,中共在戰爭以外的新軍事目標也包括反恐作戰、海上安全等。為了執行這些任務,中共必須從核心軍事力量移轉資源和能源。

海軍將領可能是這些目標的最大擁護者。他們似乎希望脫離防禦的角色,並將海軍定位為中共贏得強權地位的主要軍事支柱。

更重要的是,中共海軍正展開一項建造航空母艦的計畫,這是幾年來一直懸而未決的議題。這項耗費無數成本的任務,將增強中共在區域間具支配力的政治與軍事地位。

中共如此關注這些新任務,已經引起軍方的不滿,這種不滿可能存在於保守的地面部隊將領之間。批評的聲浪包括:執行其他任務危及戰鬥訓練、軍隊無法有效完成傳統與非傳統功能等。然而,如果海軍被允許進行這些發展計畫,它能持續多久還是個問題。◇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