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謀求美元的終結和囤積美元

?"
賓州費城爵碩(Drexel)大學商學院市場營銷學助理教授

   國中央銀行行長日前提出國際貨幣體系改革的「理想目標」,亦即終結美元、創造一種與主權國家脫鉤、並能保持幣值長期穩定的「國際儲備貨幣」。這個建議引起許多人的關注,中國財經界人士更是議論紛紛。值得注意的是,在這一問題上的討論,中國學者似乎得到了最大尺度的「言論自由」,在高調捍衛國家利益的時候,政治的陰影消失了許多。


世界經濟危機引發中共與自由世界的紛爭,謀求終結美元在國際金融中的地位。圖為美國造幣廠今年三月新出產的一元紙幣。(Getty Images)



央行行長提出建議之後,中國財政部長也呼籲,加快推進多元化國際貨幣體系的建設。兩個建議在中共更高領導人的政策宣示之後先後登場,一破一立,一唱一合,顯然是有備而來、預案在先的。

即使是對世界經濟略有了解的人們,知道中國的巨額外匯儲備,尤其是其中占主要地位的美元資產,也不禁要問,要終結美元的人,為何拚命的大量囤積美元、並且目前仍然在繼續購進美元資產?如果某個政府真想終結美元,它應該拋售美國債券、大量購買、囤積黃金才是。如果這又是一個不按牌理出牌、不按經濟規律辦事的例子,那這一怪異現象的背後,到底有什麼玄機?

美元成為世界貨幣之王有其實力

正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斯特勞斯.卡恩所指出的,創造一種可以替代美元的新型國際儲備貨幣的建議,其實並不新鮮,以前一直有人提出。今天讓人們感到新鮮的,是中國提出了這個建議。

中國央行行長的文章發表第二天,美國總統奧巴馬就立即回應,稱沒有必要創造一種新的全球貨幣。即便那個支持中國在IMF獲得更大投票權的澳洲總理陸克文,也認為美元的地位是無可爭議的。斯特勞斯.卡恩也透露,他並不認為美元已經喪失主導地位,而中國也持同樣的看法。

對中國來說,唯一夠點「朋友」的,只有巴西。巴西總統盧拉強調,貿易不一定非要與美元相聯繫。他並舉例說,巴西與阿根廷的雙邊貿易就是用本地貨幣結算的。

但巴西的例子有些牽強。中國與巴西的貿易當然可以用巴幣結算,巴西人會同意;但用人民幣結算,巴西人可能就不同意。實際上,除了中國周邊那些小國家,恐怕沒有主要貿易國會同意與中國進行貿易結算時用人民幣。其原因很簡單,第一,人民幣不能自由兌換,誰願意找這個麻煩?第二,中國政府操控匯率,不操作的國家政府,又有誰會願意淌這一渾水?貨幣自由兌換和放棄操控匯率,對中共來說,是兩顆所謂的「毒藥丸」(poison pill),吃了是會要命的。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提利茲(Joseph Stiglitz)牽頭的聯合國委員會指出,單一國家儲備系統固然有其危害,兩三個國家的儲備系統也一樣不穩定。問題是,哪個國家的貨幣更穩定?如果世界經濟危機導致政治危機、社會動亂、甚至第三次世界大戰,最安全的地方是哪裡?回答這個問題,人們不需要專家的建議,你只要假想一下如果你自己是億萬富翁,可以隨意轉移你的財富,流動性不是問題,為自己的財富著想,你會把它放在哪個國家?對世上絕大部分人來說,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從一九七一年尼克松宣布美元與黃金脫鉤之後,美元發行沒有障礙,雖然美聯儲有自由印刷世界鈔票的權力,但美元並沒有氾濫,也沒有大幅貶值,而是一直保持堅挺。如果不是這樣,世界各國也不會一直把美元作為儲備貨幣的主要選擇。這說明,至少在過去三十年間,美聯儲是審慎、負責任的,在世界上起到了維護世界貨幣的獨特作用。

的確,在人類歷史上,在英鎊和美元成為世界貨幣之前,作為全球硬通貨的是黃金和白銀,它們作為全球儲備貨幣都是超出主權之上的。但是呢,美元成為世界貨幣之王,代黃金行使世界貨幣的權力,也有天意的安排。

英鎊成為國際貨幣,是因為英國超強的經濟、技術實力、和高度發達的生產力,以及英國在世界貿易中的地位。二戰後美元取代英鎊,也是由於美國的生產力、科技水平、經濟總量和其在世界貿易中的份額決定的。當中國只是低水平的世界加工廠、只能利用廉價勞動力和摧毀自己的環境的代價、用低價傾銷的方式在國際市場上掙美元硬通貨時,奢談取代世界貨幣,確實不夠成熟和穩健。

醉翁之意不在酒 中共扔煙幕彈?


許多中國學者也認識到,所謂的超主權儲備貨幣只是一個「虛幻的、不可靠的空中樓閣」,它外表極為華麗,但毫無根基。

另一種觀點認為,中共此次出擊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是為了IMF的特別提款權(SDR)。「特別提款權」只是國際支付的一種特殊手段,用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內部,各國依其投入的份額決定提款權的大小,供成員國平衡國際收支。它只是一種記帳單位,不是真正的貨幣。

但是呢,中國並不真正需要更多的特別提款權,因為中國自己有大量的外匯儲備,用來對付幾年的國際收支逆差,都綽綽有餘。這就像比爾.蓋茨或沃倫.巴菲特要去銀行開一個信用額度一樣,實在是沒有什麼必要。特別提款權中國不難要到,但即使中國得到的多一些,投票時多幾個百分點,除了對內糊弄國內百姓,實際上在平衡中國的國際貿易方面沒有任何實際意義。

那麼,人民幣向美元發起「春季攻勢」,動機為何呢?

美聯儲回購美國國債,長期國債收益率大跌。此舉在中國引起轟動,媒體反應激烈,用了「無恥」的字眼,網上有人建議不惜代價買入黃金。美聯儲回購會降低中國運用手中的美國國債作為武器的效力,激烈反應的背後,說明了一個微妙的現象,亦即有一種力量,認為對中國所持有的上萬億美元的這張牌的價值的挑戰,是不能容忍的。

許多學者也意識到了中國此時提出這個問題的詭疑之處,中國的外匯資產不能動,動則傷到自己,提出「超主權貨幣」確實是自相矛盾。所以,這些研究者認為,中國政府是在扔「煙幕彈」,另有所圖。

極權政權對外用兵時,往往是其內在衝突白熱化、內部矛盾不可調和、需要轉移視線、開閥門減壓的時候。中國人今天聰明多了,知道槍炮之外,還有不見硝煙的戰爭形式,比方貨幣戰。這個「虛晃一槍」、阻擊美元的游擊戰,焉知不是挾持美國、為自己的生存積聚能量、爭取時間的一招呢?◇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