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龔如心千億遺產爭奪戰 北京忙布陣

?"
亞洲女富豪龔如心千億遺產爭產案,將於五月十一日香港法院正式開審。(Getty images)

五月十一日香港法院將開審女富豪龔如心上千億港幣的遺產,原本聲稱經濟窘迫的華懋慈善基金突然資金充裕,高調反攻。
外傳北京忙於布陣,讓這宗這宗錯綜複雜的爭產案越演越烈。

亞洲頭號女富豪之稱的龔如心去世已經兩年,但她死後留下的龐大遺產到底花落誰家,仍是個謎。香港法院公布於五月十一日正式開審這宗錯綜複雜的爭產案,為期八個星期,但爭奪戰的硝煙現在已經四起。

圍繞這宗高達過千億遺產的歸屬權,為保以龔家為代表的華懋慈善基金取得遺產,將紅色商人龔如心的錢全數上交北京,北京忙於布陣,包括部署多位紅色商豪為龔家打官司輸血,又頻頻安排龔家亮相親共媒體,增加曝光率,預料這宗爭產案無論是戲內戲外都非常精彩。

北京背後力撐 華懋突然反攻

外號「小甜甜」的龔如心,二零零七年四月三日因患卵巢癌在香港病逝。傳說一生孤寒、精明能幹的龔如心,遺下價值千億港幣的商業王國及財產,卻也留下謎一樣的兩份意思截然相反的遺囑:一份是二零零二年訂立、表明去世後財產全部撥歸華懋慈善基金,委託包括「中國政府總理」等進行監管、用於大陸慈善教育事業,以及設立「中國諾貝爾獎」等;另一份遺囑則在她去世前不久的二零零六年訂立,表明身為風水師的好朋友陳振聰是其遺產的「唯一受益人」。

有關爭產案在龔如心死後即刻打響,面對陳振聰不斷發放證明和龔如心戀人的輿論戰,華懋慈善基金一直處於下風,甚至一度傳出龔家想和陳振聰和解,未能成功。但在法院正式開審前,形勢突然逆轉。

一方面,華懋慈善基金突然高調反攻,聲稱享有筆跡專家證據為由,反指風水師陳振聰所持二零零六年遺囑是偽造。另一方面,在龔如心忌辰兩周年之際,一貫低調的龔家頻頻亮相多家親共媒體。一直盛傳和龔如心關係不和的三弟龔仁心,在四月三日鳳凰專訪中,擺出處處維護姐姐的姿態,猛踩對手陳振聰,又稱對方發布和龔如心的婚外情「很可恥,是破壞她名譽。」

此外,因為遺產被凍結,一直宣稱沒錢打官司的華懋慈善基金,突然變成彈藥充足,強調有足夠資金打贏官司。外界盛傳北京在背後全力支持龔家,更指明一分錢都不分給陳振聰。

城中紅色富豪忙輸血

華懋在今年二月法院指示聆訊時曾經自揭底牌,指出現財困,無錢聘請專家撰寫報告。然而只相隔十日,華懋表示基金已有新資金注入,相信有能力打這場為期八星期的官司。其後三月更清還了之前拖欠律師行的三千萬元訴訟費。

龔仁心在鳳凰訪問中承認,有城中富豪以不留名方式,捐錢支援華懋打官司,更大打民意牌,聲稱太太到菜場買菜也獲師奶打氣支持打贏官司。

據香港傳媒披露,華懋突然「富有」的背後,是有城中幾大紅色商人在後面支持。

先後傳聞願意捐錢的有富商劉鑾雄、遠東發展主席邱德根、聯合集團前主席李明治、北海集團名譽主席徐展堂,以及公益金名譽副會長余錦基等。據知資金輸血量超過八千萬元,足以供華懋打一長曠日持久的官司。

早在龔家宣布打官司資金有困難前,中共已經頻頻安排不同人敲龔家門,聲稱可以幫助打贏官司。據知九十年代曾拉攏小甜甜捐款,與大陸國安部熟稔的商人劉希泳,曾提出介紹大陸高幹予龔仁心認識。當時龔認為此舉對打官司有利,遂對劉希泳寄予厚望。然而劉要求龔仁心,借款一千五百萬予一名大陸高幹,結果錢財一去無回頭。

此次富豪頻頻捐錢,當中數位紅色背景都相當強勁。如北海集團名譽主席徐展堂,身為全國政協常委的他,據說人脈非常強勁。九二年他成立新中港集團,這間公司號稱首個投資中國的「啟動基金」,由他拉攏入股的包括長實李嘉誠、賭王何鴻燊、麗新林建嶽等,傳聞不少國內部門如港澳辦公室都有意參股。傳媒披露他和龔家原本根本不熟悉,但這次也願意投錢爭產,相信和中共的直接指令有莫大關係。


據知以龔家為代表的華懋慈善基金得到北京力撐,於開審前高調反攻,對抗對手風水師陳振聰。圖左為風水師陳振聰(Getty images),右為龔如心弟弟龔仁心。(網絡圖片)

四方爭奪 三方角力

目前龔如心遺產爭奪案的原告和被告共有四方,包括華懋慈善基金會、聲稱與龔如心是情侶關係的陳振聰、律政司司長,以及龔如心公公王廷歆,令這宗案件變得異常複雜。

其中龔如心公公王廷歆,十多年前和龔如心爭奪兒子王德輝遺產,曾經上演了一場長達八年的爭產案。但龔如心最終獲北京力撐,包括三位大陸軍事專家的鑑定作證,憑一紙被裁定偽造的遺囑獲得丈夫四百億遺產。鬱鬱寡歡、生活窘迫的王廷歆,在龔如心去世後,到法院遺產承辦處遞交「知會備忘」,要求有關方面保證其每月七萬港元(約八千九百七十美元)的生活費。香港特區政府隨即由律政司長出面,向法院遞交「知會備忘」,將龔如心的千億遺產被變相暫時凍結。

外界有傳聞指,特區政府之所以插手,是北京的意思,實際上是幫助龔家,因為要保住「小甜甜」的財產按照其零二年遺囑的意願,捐錢給大陸及慈善用途。也就是說,龔如心遺產爭奪案變成四方爭奪,三方角力的局面。

隨著正式開審日期臨近,預計爭產案的官司會越演越烈。但無論結局如何,或許都應證了十年前龔如心和王廷歆爭產案中,原審法官任懿君在庭上所發表的感慨之言:「世人行動實是幻影,他們忙亂,真是枉然;積聚財富,不知將來有誰收取?」◇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