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痛心一幕 文革中紅衛兵砸毀孔子故居全過程

?"
紅衛兵正在搗毀孔廟成化碑。

孔子是中國的偉大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傑出的世界文化巨人。
在山東曲阜安息了兩千四百多年,碰到毛澤東,至聖先師竟成為清算對象;
而刨萬世師表孔子墳的「歷史使命」則由北京師範大學紅衛兵、未來的教師去承包……


來自全國各地的紅衛兵開進曲阜。

子(西元前五五一至前四七九年)是中國古代一位對後世影響至為深遠的偉大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傑出的世界文化巨人。他所創立的以「仁政德治」為核心的儒家學說在中國以及朝鮮、日本、越南等亞洲國家被奉為封建社會的正統思想,他被尊為「至聖先師」、「萬世師表」。

十九世紀,孔子思想傳入歐洲,對歐洲的啟蒙運動也產生很大影響。為了表達對他的推崇和對儒家思想的尊奉,在他的故鄉曲阜建起了規模宏大的孔廟、孔林、孔府。它位於曲阜城的中央,是在孔子故居的基礎上逐步發展起來的一組具有東方建築色彩和格調、氣勢雄偉壯麗的龐大古代建築群。

孔子在山東曲阜安息了兩千四百多年,碰到史無前例的毛澤東時代,竟也成為清算物件。一九六六年十月間,中央文革「紅人」戚本禹通過《紅旗》雜誌負責人林傑指使北京師範大學紅衛兵頭領譚厚蘭去山東曲阜「造孔家店的反」,因為孔子是「萬世師表」,刨孔子墳的歷史使命理應由未來的教師們承包。

十一月十日,譚厚蘭一行二百多人到曲阜,與曲阜師範學院聯合成立「討孔聯絡站」。砸孔墳前,他們請示了戚本禹,戚又請示陳伯達。十二日,陳批示「孔墳可以挖掉。」他們便砸掉「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的石碑,查封孔府,掃蕩了孔子及其後裔安息的孔林。

下面是曲阜師範學院「毛澤東思想紅衛兵討孔戰士」的實錄:「由紅衛兵和貧下中農組成的突擊隊,帶著深仇大恨到了孔林。他們掄起鋤頭、揮舞鐵鍬,狠刨孔老二及其龜子龜孫們的墳墓。經過兩天的緊張戰鬥,孔老二的墳墓被鏟平,『大成至聖先師文宣王』的大碑被砸得粉碎!孔老二的七十六代孫令貽的墳墓被掘開了……孔林解放了……在毛澤東思想的光輝照耀下,獲得新生了!」

周予同教授專治經學,因為尊孔而被千里迢迢解押到山東曲阜,被逼著親自動手挖孔子的墳墓。當孔子的塑像被拉著遊街時,周予同、高贊非等參加過一九六二年「孔子討論會」的學者被拖在後面,為孔子「送葬」。

一九六六年十一月二十八、二十九日連續兩天,十萬人聚集曲阜召開「徹底搗毀孔家店大會」。大會向毛澤東發去「致敬電」,「彙報一個激動人心的消息」:「敬愛的毛主席:我們造反了!我們造反了!孔老二的泥胎被我們拉了出來,『萬世師表』的大匾被我們摘了下來。……孔老二的墳墓被我們鏟平了,封建帝王歌功頌德的廟碑被我們砸碎了,孔廟中的泥胎偶像被我們搗毀了……」

毛澤東對那個「致敬電」雖未置詞,但他說過「我贊成秦始皇,不贊成孔夫子」的話,寫過「孔子名高實秕糠」的詩句。《毛主席語錄》是紅衛兵行動的依據,毛澤東思想給他們掘墳的膽量,這是毫無疑問的。由於戚本禹稱讚譚厚蘭們「造反造得很好!」掘墳風迅速傳遍全國。除了挖不著的,凡史籍中掛了個名字的人,差不多都在一九六六年被掘了墳。

孔府、孔廟、孔林,共計有一千多塊石碑被砸斷或推倒,燒毀、毀壞文物六千多件,十萬多冊書籍被燒毀或被當做廢紙處理,五千多株古松柏被伐,二千多座墳墓被盜掘。文革後國家花費了三十多萬元,才收回一部分為盜墓者私藏的金銀財寶。(網文轉載)◇


將大成殿的孔子像胸前貼上「頭號大壞蛋」的標語,用繩子將大成殿孔子像及其他十七座泥胎像拉出來,斷頭、腰斬、開膛、破肚。


泥胎肚裏的古書、銀製內臟和古銅鏡被搗毀或者順手牽羊拿走了。


將大成殿的「萬世師表」等大匾摘了下來,拉到孔林西南角縱火燒燬。
 


焚燒「萬世師表」大匾。



這次扒墳的主要對象是「上三代、下三代」。所謂「上三代」指的是孔子及其兒子、孫子,「下三代」即埋在孔林裏的最後一個衍聖公孔令貽及其父親與祖父,這種扒法大概象徵著將孔家店從頭到尾全部搗毀了。


某某領著民兵走進孔林時,林中已到處是人,許多人沒有去參加討孔大會,直接跑到孔林裏來看熱鬧。還有一些紅衛兵拿著油漆桶在明代及明以前的石碑上用紅漆塗上「留」字。又過了一會兒,就見浩浩蕩蕩的大隊人馬,扛著鐵鍬,喊著口號湧進孔林來,人群分別向孔子墓和孔令貽墓會集。
 


革命群眾正在搗毀封建石牌坊。


毛澤東思想給紅衛兵掘墳的膽量。與毛握手者為北京師範大學紅衛兵頭領譚厚蘭。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