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88歲時全身病痛 98歲卻全身輕鬆

?"
快一百歲的馬濟宇每天清晨煉功、打坐,動作樣樣紮實,一點不輸年輕人。

  他今年九十八歲,神清氣爽,雖然一個人獨居,卻生活得有滋有味。然而十年前,可不是這樣的……

天早晨在公園運動、練氣功的人不少,但要像馬濟宇一樣,已經高齡九十八歲,還可以每天清晨煉功兩小時,可就令人稱奇了。雖然他已快一百歲了,但是外表怎麼看就是看不出來,而且盤腿、站樁等動作樣樣紮實,一點都不輸年輕人。

「我今年九十八歲了,煉功已經快十年,越煉越年輕。」馬濟宇說。「十年前,可不是這樣的。」

退休軍醫

馬濟宇於一九一二年(民國一年)出生於廣東梅縣,自小在南京長大、求學,就讀南京中央大學醫學院。畢業後,他曾任職公、私立醫院,後自行開業。

一九四七年,馬濟宇自願從軍,任職軍醫;一九四八年隨國軍到台灣,之後駐防金門,參加古寧頭戰役時,他擔任陸軍內科主任,後來就任司法醫師,直至一九七七年退休。

當軍醫退休的馬濟宇因為整天清閒,又有不錯的經濟基礎,生活非常安逸。當時住在眷村,左鄰右舍盡是從大陸到台灣的退伍老兵,他閒著沒事,就以玩麻將打發時間。說是打發時間,其實熬夜是經常的。「熬夜、抽煙、喝酒,你知道那金門高梁烈酒,我呢,就是一手搓麻將,一手刁個煙卷,刁煙卷的手同時還可以拿個酒杯喝高粱酒。」

後來孩子在美國完成學業,並在當地找到工作,定居下來,退休後的馬濟宇也想到美國享清福,於是攜著老伴赴美與兒子同住。「北卡(羅萊納)很漂亮,許多人都羨慕我,認為我命真好,真有福氣。」

病痛折磨

但是,人生要發生什麼事情,又豈能預料。馬濟宇開始經常生病。有一次他得了感冒,住院三天花費了美金八千多元,因為吃穿都得兒子幫忙,經濟上壓力也很大;加上妻子也是三、五天就得看一次醫生,於是生活越來越不悠閒。

「那時才驚覺,雖擁有綠卡,住在高級、進步、幽雅的環境,卻沒有健康的身體來享受人生的幸福美滿。」馬濟宇體會到,多病的老人並不適合定居在美國,否則昂貴的醫療費用,很快就會把兒女們拖垮,於是決定返回台灣。

一九九一年,老伴先他而去,馬濟宇一人度日,由於年紀大了,加上生活作息恣意隨興,致使百病叢生,心臟病、前列腺(攝護腺)肥大、尿失禁,什麼病都上來了。

「我當時今天跑這家一院、明天又換一家,怎麼就是治不好。」馬濟宇感概地回憶說,「生活起居都很痛苦,一年裏有三分之二的時間是在醫院裏度過,而且醫院越住病情越重。」

身心遭受病痛的磨難,使馬濟宇深感生不如死的痛苦,人生就像是在「拖時間」,因此數度萌生自殺之念。「那時就是覺得活著太痛苦了、不想活了。」

子女的一片孝心與關懷讓馬濟宇保住一點活下去的希望,放棄了輕生的念頭,但即使如此,他的人生似乎只剩下宿命地承受病苦了。

當時還有一件事讓他感到恐懼與絕望的,就是一直照顧他的看護,突然向他請辭。「當時我想,我這個快九十歲的老病人,病到連看護都不想照顧我了,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雖然那位新婚的看護一再解釋,是因為懷有身孕才不便繼續照顧他,然而對於自認已是風燭殘年的馬濟宇而言,失去這份照顧,彷彿失去最後的依靠。

生命轉機

就在生命到了最低潮時,經由朋友輾轉介紹,馬濟宇認識了專門照顧獨居老人的社會義工林鳳菊。看到馬伯伯年歲老邁又百病纏身,林鳳菊毫不猶豫接下了看護他的工作。

林鳳菊是法輪功修煉者,馬濟宇看她一大早出門煉功,煉功回來,總是帶著愉悅和詳的心照顧他,馬濟宇自然而然的也想嘗試學煉。林鳳菊說:「當時他身體非常虛弱,別說站,要坐地上都很難,所以一開始我都幫他準備一張椅子,我和同修煉功,他坐在旁邊看,偶爾手就抬起來動一動。」

法輪功功法動作「緩、慢、圓」,所以馬濟宇覺得以他的情況很適合煉,而且連續煉了幾天,他都感到全身舒暢,因此就這麼煉下來了。

當時年近九十歲的馬濟宇開始盤腿打坐時,也是吃足了苦頭。「我年紀那麼大了,一輩子也沒盤過腿,別說雙盤,單盤我都沒辦法。」但慢慢的,幾個月後,他可以單盤了,再經過幾個月他能夠雙盤了,然後從五分鐘、十五分鐘,到後來雙盤打坐一個小時都不成問題。

和馬濟宇同樣在中山公園煉功的青壯李先生說:「馬伯伯每天都很早來,而且很能盤腿,有時候我腿痛了,很想放下來,一想,馬伯伯年紀那麼大了都能盤,我怎麼能放下呢?就會繼續撐下去。」

修煉奇蹟

問馬濟宇為什麼有那麼大的毅力與決心持續煉下來,他說:「煉功對我的身體改變太大了。」修煉前每個月有三周要固定看門診,固定服用三種病症的藥──心臟病、前列腺肥大、失眠症。修煉三個月後,馬濟宇已經不需要心臟藥物與枴杖;五個月之後,前列腺肥大症狀消失;安眠藥的次數也由天天服用改為五天、八天服一次。

修煉七個月後,馬濟宇心想,人應該要理智清明地從內心來決定自己的行為,而不是藉由外在藥物來控制睡眠。就動這麼一念,「當天晚上,我頭腦很清醒,我整夜都在讀經學法、煉功,沒有片刻闔眼,隔天精神依然很好,身體很舒服,接下來幾天都是如此,就這樣我連續八天七夜沒睡,但身心舒暢。」創下八天七夜沒睡覺的紀錄後,馬濟宇從此完全戒除了依賴安眠藥的習慣。「這是我這一生的奇蹟。」雖然事隔多年,馬濟宇提起這件事仍難掩內心的激動。

還有一件事至今仍令馬濟宇用一般人的道理都想不通,那就是他煉法輪功後這些年摔了好幾次跤,人卻都安好無事。「你相信嗎?九十幾歲的老頭子了!一般年紀大的人,最怕摔跤,摔了不是手斷就是腳斷,而我卻毫髮未傷。」

最嚴重的是有一回他參加洪法活動,從階梯上摔下來,「那時我還差三階就到頂了,從那麼高跌了下來,我卻馬上就爬起來了,頭流了一些血,我就用手按住,繼續當地的活動,活動結束,血乾了,我什麼事也沒有,冥冥之中好像有神保護我。」

馬濟宇回憶,沒學法輪功之前,有一次他坐在不到一尺高的小板凳看報,伸手想拿手邊的報紙,一不小心摔下來就住院了。

幸福美好

學煉法輪功之後,以往案頭瓶瓶罐罐的各類藥品、補藥不再出現,取而代之的是一本本的法輪大法書籍。馬濟宇每天凌晨四點起床,前往附近公園煉功、學法,並自己料理一切生活起居、日常瑣事。他說:「這段時光是我這一生最感幸福、美好的日子,而這一切都是法輪大法所賜予的。」

馬濟宇參加華盛頓DC洪法活動。

住在美國的兒女對於父親煉了法輪功後有這麼巨大的轉變,都感到欣慰。「有一次我到美國參加華盛頓DC法會,他們還特定幫我訂頭等艙的機票,讓我在飛機上可以舒服休息。」

由於自己學煉法輪功後受益匪淺,這幾年,九十幾歲高齡的馬濟宇三次前往美國,還到過澳洲、韓國、新加坡,還去了八、九次香港參加洪法活動。馬濟宇說:「雖然我年紀大了,走路很慢,但是我還是要走出去,告訴世人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殘酷罪行,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