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誰是孫東東精神病門的真導演?

?"
四月十日,訪民到北大憤怒聲討孫東東。(新紀元)

北大教授孫東東一番「老上訪專業戶,至少99%以上精神有問題」的言論,招致輿論猛烈炮轟,孫東東不得不致歉,官方也忙於撇清。翻閱共產黨以精神病為迫害藉口的豐富紀錄,「精神病門」的真正導演呼之欲出。


孫東東接受採訪談到「精神病門」,引起軒然大波。(網路圖片)

京大學教授孫東東日前一番「老上訪專業戶,至少99%以上精神有問題」的言論,招致大陸民眾的猛烈抨擊。在輿論炮轟下,孫東東發出致歉聲明,衛生部也趕快撇清孫「不是專家委員會成員」,但訪民們認為孫東東道歉不夠誠意,依然前往北大「討個說法」。更有人報料,官媒刻意「斷章取義」,拋出孫做惡人,其中涵義如何?耐人尋味。

有分析家指出,孫東東作為「精神病學專家」在官媒上發言,實際上代表中共統治階層的「心聲」。長期以來,中共把異議人士及法輪功成員歸為「精神有毛病」而加以關押洗腦,或送精神病院,但一直是祕密進行。為何此時「拋」出孫東東,特別在民怨沸騰的今天?不排除中共以此為「探石」,看看「民冤」有多深,作為下一步迫害的「理論」依據。

孫東東「精神病門」爆發

三月二十三日,孫東東接受《中國新聞周刊》訪談時說,「對那些老上訪專業戶,我負責任地說,不說100%吧,至少99%以上精神有問題——都是偏執型精神障礙」。這「屬於需要強制的一類,因為它擾亂社會秩序。他們為了實現一個妄想症狀可以棄家捨業,不惜一切代價上訪」,把他送到醫院就是保障人權。

此言一出,全國輿論一片譁然,媒體及網民口誅筆伐,各地訪民更是憤憤不平,紛紛前往北京大學找孫東東論理。四月六日,孫東東發表致歉聲明,但訪民認為他缺乏誠意。連日來仍前仆後繼到北大抗議,警察如臨大敵,校園各大門口布滿警車,一車車訪民被送往馬家樓。網上也開始出現呼籲北大學生罷課的言論。

直到四月十六日,仍有數百訪民繼續到找孫東東「看病」,有訪民不願上警車或被強行拉到派出所拒絕下車,遭到公安野蠻對待,一位遼寧訪民以自殘方式抗議警察無辜抓人。一些北大學生對訪民表示同情和聲援。首批前往北大的訪民被約談筆錄,維權人士周莉被帶走下落不明。至今,孫東東事件還沒有平息的跡象。


四月十六日,北大門口仍然布滿警察和警車,防備訪民。孫東東「精神病門」還沒有平息跡象。(新紀元)

「幸福路」訪民 99%精神病?

通常,訪民們去北京的「幸福路」上訪,街名可謂好聽,但垃圾遍地,臭氣熏天。這裏有最高法院信訪站,附近還有國務院和人大信訪站。走在幸福路上的訪民,80%以上是工人或農民,95%以上最高只有高中學歷,主要為土地、下崗、拆遷、腐敗和司法不公等上訪,大都衣衫襤褸,靠賣破爛維持生存,住著私搭棚屋或露宿街頭,討飯或撿菜葉及剩飯充饑。

可是,訪民們歷盡艱辛等到接待後,卻發現案件成了各部門間踢來踢去的皮球。於是有了年復一年的多次上訪,有了信訪部門的「不予接待」名單,有了地方官員和警方的來京「截訪」,也有了怒不可遏的訪民「鬧訪」至悲憤自殺。

昔日的千萬富翁、廣東珠海退伍傷殘軍人陳風強的財產被侵占而上訪,他說:「孫東東說我們拋妻棄子,說老實話,在這個世界上有哪個父母願拋棄自己親生骨肉而不顧?是這些貪官逼我們走頭無路,妻離子散,無家可歸,流離失所。」「據信訪條例,我們沒錯,他們一次次關押和綁架我們」,「作為一個政府,不為民做主,像土匪流氓,怎麼能讓人民相信?」

「北京上訪村」還流傳一句話「死在北京,自然結案」。《紐約時報》記者杜斌說,北京是掩埋絕望了的上訪者的墳場。中國每年信訪一千萬件,上訪五十萬人次,約0.2%的上訪者問題能獲解決。上海訪民段春芳表示:「他們不解決問題,還說我們是精神病人,抓起來送到精神病院。我認識的幾個訪民就是在奧運開幕前被騙到精神病院,到現在還沒出來。」

對於孫東東的言論,專門接待訪民的國家各信訪辦至今無人發言,似乎也默認「訪民99%以上精神有問題」,訪民們長期上訪無果恐怕都源與此?不把訪民當「正常人」看?因此有分析家稱,訪民不只要到北大找「專家」「看病」,還應問問信訪部門,99%的數據是否從他們那裏來?

孫東東為誰代言?

孫東東何許人也?他身上的標籤之多,令人咋舌。北京大學法學院網站上,介紹孫東東是「副教授、精神病醫學主治醫師」。中國農工黨網站標明他是「農工黨中央委員、北京市委會委員,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司法鑑定辦公室主任」。另在農工黨主辦的《前進論壇》去年第九期一篇文章還稱他是「國務院應急辦、國家衛生部、教育部、司法部專家委員等」。

不過,四月十日,衛生部新聞辦主任鄧海華高調否認孫東東的衛生部專家委員身份。但從網上可查到,至少從二零零零年開始,孫東東就以「衛生部專家委員」在專業領域出現,並在媒體上發表意見。近期出名的就有兩次。零七年十一月,在打工族肖志軍拒絕簽字致孕妻死亡案中,人民網報導,「衛生部專家委員」孫東東說,醫院無責,家屬涉嫌間接殺人。

去年九月十二日,三鹿毒奶事件爆發時,孫東東接受媒體採訪,以「衛生部專家委員」身份說「目前我們國家市場銷售的奶粉絕大多數保險,三鹿這次事件應該是意外事件,不用過於擔心。」不久,全國就查出有二十二家奶粉公司的奶粉有毒。可見,孫東東作為「專家」身份屢屢站出來為當局說話,作為「專家」似乎過顯牽強,應該是「官方代言人」。

官方此次撇清行動似乎暗示孫「自稱衛生部專家」,但為何衛生部今天才出來「打假」?是否以前的「專家言論」頗得主子心意,而這次反響太大趕快拋棄?又據自由亞洲電臺報導,孫東東說,《中國新聞周刊》記者把原採訪錄音洗掉,但該記者否認。有孫東東朋友報料,周刊把「所有訪民」前的「我曾經接觸過的」刪掉了。難免想到當局在「探」民怨多深?


孫東東事件漫畫,「冤案就是這樣產生的!」(網路圖片)

所有專家集體沉默

更奇怪的是,在孫東東言論造成的社會反響如此之大時,作為精神病專業領域竟無人發言,似乎一致默認或贊同孫東東的言論?精神病醫學專業出身的臺灣「名嘴」楊憲宏表示,「如果在臺灣發生這樣的事情,第一時間專業協會就會站出來講話。如果孫講得對,那麼專業協會應站出來挺他,以捍衛學術獨立和理性不受情緒的操縱。」

楊先生還說,孫東東的講話非常荒唐,無論從道德上還是專業上都站不住腳,這樣專業協會就更應站出來,「要是不講清楚學理上的道理,並和孫東東劃清界限,告訴社會孫不能代表精神醫學領域的專業意見,社會上會以為我們搞精神病學的,就是在搞這些根本不能自圓其說的東西,這會影響整個精神醫學及這個學科在社會上的公信力。」

在現代漢語中,指正常人「精神有問題」有明顯的歧視色彩,孫東東敢於講出99%如此驚人的數據,應該不是他一人看法,代表「專家集體」?以他「官方代言人」的身份,還為法院做精神病司法鑑定,並參與起草國家《精神衛生法》。一旦立法,今後中國人凡是喊「冤」,是否99%都有精神問題,要被強制送到精神病院?真令人不寒而慄。

以精神病名義的迫害早已存在

分析家稱,在中共的統治中,「精神病」是個政治概念,而非醫學概念。自中共開始建政,中國人就被強迫改造思想,在「統一思想」及「穩定和諧」的號令下,不容你有其他想法,否則就可能被視為「另類」。長期以來,中國人就是這樣被「調教」臣服從中共的順民。

對於持不同意見的民眾,中共早已視其為「精神有毛病」,但只是個別的祕密的送往「精神病院」。一九九二年在天安門廣場打出「平反六四」橫幅的王萬星,就被關進精神病院長達十三年。他妻子說丈夫根本沒有精神病。但醫生診斷王萬星是「偏執狂」,以對社會構成危害來監禁他。

據BBC報導,山東新泰市的一位退休幹部記錄了自二零零六年起共有十八位上訪人員被關在精神病院的事例。這位八十四歲的幹部因與鄰居住宅基地糾紛長期未得到解決,多次到京上訪。後被當地信訪辦從北京「接回」,直接送進新泰精神病院。他在醫院還發現「很多上訪的人被關進來」。這裏的負責人承認許多上訪「病人」很健康,但政府稱他們有精神病。

「精神病院」迫害法輪功

在中共設計的「精神病院」中,最為慘烈的當屬對法輪功團體的系統性迫害。從中共一九九九年鎮壓法輪功開始,不斷有法輪功學員上訪,但當局以法輪功成員「精神有毛病」為由,把他們強制抓走「洗腦」或關精神病院,並強迫服用傷害神經系統的藥物和打針,以致他們真的變為精神病人或變為癡呆。

據明慧網報導,湖北省黃石市法輪功成員程桂萍二零零一年被抓勞教,零三年二月勞教期滿,由於拒絕簽字轉化,又被送到沙洋勞教所。獄醫在她小腿脛骨處,用約三寸長的針注射藥水,程桂萍當時就不省人事,暈過去二天。等她醒來,已目光呆滯,糊糊塗塗,也不認識母親和丈夫。母親呼喚她,她只會傻笑,全家人悲痛的哭成一團。


姚國秀遺照,她在哈爾濱萬家勞教所被注射不明藥物等酷刑折磨,導致精神失常墜樓身亡。(明慧網)

原雞西市糖酒公司業務員姚國秀兩次進京上訪被勞教二年,在哈爾濱萬家勞教所被注射藥物等酷刑折磨,終至精神失常墜樓身亡。安徽省碭山縣的盧淑玲零七年十月坐火車被蚌埠市警察抓走,後被勞教,導致精神失常,今年三月家人接回後,發現她連自己的親生女兒都不認識了!

紐約西乃山醫學院醫生王文怡二零零五年在美國第一五七屆精神病學年會上報告,自一九九九年夏季以來,超過一千名法輪功學員被強行關進精神病院,至少有十五人死於治療精神病的藥物。而這些被揭露出來的案例相信只是冰山一角,這樣的黑幕還有很多……

前蘇聯的老把戲

「精神病門」的起源,應追溯到共產黨政權的鼻祖——蘇聯共產黨。與前蘇聯持不同政見者麥德維耶夫在《誰是瘋子?》一書,詳細揭示蘇共當年把異議人士關進精神病院強行「治療」的殘忍過程。當時蘇共著名精神病學家伊萬.巴甫洛夫制定了一整套系統,用神經病學的方法給不同觀點的人「洗腦」。

赫魯曉夫時代有個很著名的說法,「在蘇聯沒有反對共產黨及共產主義的人士,只有精神病人。」也就是說他把所有反對共產制度的人都說成是精神病。而古巴,更是把持不同政見的人做腦手術,切掉一部份腦。這樣,人就變成傻子了,而不能再反對政府。

當年蘇聯在國際輿論壓力下,被迫退出「世界精神病學協會」;直到戈爾巴喬夫的改革終止以精神病名義迫害異議人士的做法後,才被允許重新加入。

麥德維耶夫說,異議人士不是精神病人,斯大林等共產黨獨裁者才是真正的「瘋子」。美國費城精神病學醫生蒙逖也指出,「迫害法輪功的中共某些領導人,他們的精神才不正常。」顯然,只有把這些「政治瘋子」關進精神病院,正常人才能離開瘋人院,中國才可能成為一個健康社會。◇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