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臺灣貪腐超越大陸?

?"
PERC的貪瀆報告對馬政府的清廉聲譽影響很大。(AFP)

香港的PERC針對亞洲十七國的貪污程度報告書顯示,台灣的貪污指數比中國還高。報告一出,便在台灣引起各界討論,從官員到百姓對此報告各有解讀,討論的熱火更延燒到對岸,引起中國知識份子的關注。

月上旬,香港一家機構「亞洲政經風險顧問公司」(PERC)針對亞洲十七個經濟體的貪污程度所做的調查報告顯示,台灣排名第八,中國排名第九。有史以來第一次出現台灣的貪污指數比中國大陸高。對此台灣法務部澄清,這份調查的有效樣本太少,基礎並不穩固;而且調查只針對政治貪瀆的部分,不包括稅務機關、股票市場、司法、銀行體系等。不過,法務部長王清峰還是強調,這對台灣而言,仍然是一個非常嚴肅的警惕。

法務部在檢視這份報告時發現,這份調查的有效樣本只有一千七百多份,十七個國家平均下來一個國家只有一百多份的有效樣本。台灣媒體報導,PERC今年的調查於三月進行,訪問一千七百多名派駐亞洲十四個經濟體的外商,並排除緬甸與孟加拉等貪污狀況惡名昭彰的國家。

PERC報告中關於台灣與中國的評比,與全球打擊貪腐最知名的非政府組織「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TI)去年底公布的「二零零八年全球貪腐印象指數排行」,有極大落差(中國七十二名,台灣三十九名)。據了解,國際透明組織的報告是根據各國工商人士、學者與國情分析專家,對一國公務人員與政治人物廉潔認可的評價。

經台灣媒體查詢PERC公司發現,這家顧問公司成立超過三十年,主要針對亞洲以及美澳各國的政治經濟環境進行風險評估,提供跨國企業作為投資參考,只是若要看到報告得付高額費用。有一位資深媒體人兼政治評論家就質疑:偌大公司只有一人(創辦人Robert Broadfoot)掌控全部資料?其次,「以價制量」,連一般媒體都付不起!最重要的是,「指標」內容也在「保密」之列。

儘管這份貪污調查的報告,資料來源與調查方式引起眾多爭議,不過,「台灣比中國大陸還貪?」這個議題在台灣島上還是被迅速地「吵」了起來!

馬總統:貪瀆發生在前政府

行政院發言人新聞局長蘇俊賓表示,這項評比報告中也寫出,陳水扁和執政團隊的一些貪瀆事件對台灣影響很大。但政府是延續性的,所以新政府除要概括承受外,也要有積極作為,有信心讓台灣在國際評比機構的成績一年會比一年好。

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特別親自舉行記者會,表示台灣的民主成就若因貪腐而蒙羞,這是他無法接受的事情,因此他承諾「弊案不分藍綠,無論官階,都要限期查辦」,而且要求司法及行政部門三個月內提出檢討報告。

馬英九還表示,台灣一些貪瀆案件發生的時間都在前政府民進黨執政期間,肅清貪腐是新政府無法回避的責任。

受到現任政府的指責,前任執政黨當然不甘示弱。民進黨團也要求馬英九應以身作則,從他過去國民黨主席、台北市長任內所涉的貓纜案、三中交易案、富邦魚翅案、小巨蛋案等案子先辦起,否則就是假清廉。

前呂副總統:藍綠都應查辦

前副總統呂秀蓮對此也表示,陳水扁政治獻金如有問題,應該針對歷任選過總統的政治人物全面清查。她強調,因過去錯誤的行政慣例所致的歷史共業,應政治處理,不要浪費司法資源,選擇性辦案。

呂秀蓮說,如果藍綠政治人物都查辦,台灣貪污排名的評比,將會是第一名,不要「龜笑鱉無尾」,特偵組已變成「綠偵組」、「扁偵組」。馬總統不要只是肅別人的貪,應該從自己人、已被告發起訴的人率先辦起。

揭發前政府多項弊案的國民黨立委邱毅表示:「大陸的貪污比台灣輕微?這一點,打死我都不相信。」他說:「我不覺得台灣的貪污情況會比大陸來得嚴重,大陸的貪污情況絕對比台灣嚴重,只不過大陸的媒體自由沒有台灣那麼樣的發達,所以很多弊案不會被揭露,大陸打貪污、弊案很多是選擇性的,是在政治鬥爭下打弊。」

西安維權律師:中國腐敗深入骨髓

《新紀元》採訪了中國大陸的人士,詢問他們對此事的看法。西安維權律師張鑒康獲悉此報告,首先質疑:「搞不清這份調查具體的依據何在?不知道怎麼做統計的?」「在一個民主制度底下,貪污也不能夠杜絕,但是總會有一定的限度,即使這個民主制度還不夠完善,但是和一個專制的制度相比較,居然更嚴重,這是違背常識的。」

他表示,「實際整個中國大陸是在一個黑幕裏面,外界很難搞清楚貪腐的真相、廣度,台灣是比較開放的政治制度,陳水扁的事情就被揭露出來了,這麼一來反而給人印象貪污很嚴重,但是中國大陸沒暴露出來的,你絕對不能說他很清廉。」


仍羈押在看守所的陳水扁和其執政團隊的一些貪瀆事件對台灣影響很大。(AFP)

張鑒康說:「根據我在中國大陸生活這麼長時間,所交往、接觸的人多是法律部門、公安、監察院部門、法院部門,這些人比較多,還有我所碰到的律師界的朋友,他們說的很具體:『無官不貪』。」

他還舉例說,有的律師直截了當的就說:「我還有事,得去給某法官送禮。」張鑑康說,這樣的事情太多太多了。 他甚至舉了一個更令人驚訝的事例:「我們所裏有一個比較有名的女律師,她曾經當著很多男女律師的面,公開地說,要給法官找小姐。意思是就是給法官找臨時性伙伴。」

他直指,中國社會的腐敗已經深入骨髓,政治、司法包括學術教育,已經深入到幼稚園,孩子們都認為必須給老師送禮才能換到某種利益,是橫面、縱線的全面徹底腐敗,深入國民血液裏去了,形成一種腐敗的民族血。

中國公民監政會(籌)發起人、上海維權公民劉義良談到中國的貪污,一樣是用了四個字「無官不貪」。

他表示:「貪污的行為在全世界各國都有發生,但是像中國貪污腐敗的集中現象在其他國家還是為數不多,要說台灣比中國貪污,我是不贊同這個看法的,因為台灣已經進入民主的框架,有各方面的監督,不可能貪污的比例要比大陸高。我可以負責任的講全世界貪污腐敗的數量和嚴重性來說是中國大陸最嚴重的。」

「中國大陸現在是『無官不貪』,這個官是有權力的官,因為他已經進入到那個圈子裏去了,他不貪不行。」這種共犯情結,他以香港的情況舉例。「香港的『廉政公署』成立之前,誰不貪污誰是傻冒; 『廉政公署』成立以後,誰貪污誰是傻冒。」

台灣網友:不用與爛卡相比

這次的新聞事件,在台灣的網路上引起許多不同角度的看法。有一位網友倒是說出了吵吵鬧鬧中簡單明瞭的道理,「任何貪污都不行」。

「這次的馬(總統)親自主持肅貪的記者會新聞,讓我感覺最奇怪的就是為何說到貪污比中國大陸排名差一名就非常生氣呢?那麼比菲律賓如何呢?比印尼又如何呢?這就如同看到家裏小朋友月考的成績不好時,都會叮嚀小朋友不要與成績壞的同學比,要與成績好的比,我想這是絕大多數的人在幼年時都有的經驗。換言之,只有信心不夠的人才老是拿成績差的來比。」

「老實說,即使只有1%的貪污都不行的。也就是說如同100%的言論自由一樣,貪污是不能打折扣的,而且絕對不能與爛卡(爛角色)相比。」◇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