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城市的瞬間】東方傳說中的城市

  忽必烈講述完元朝開平與大都的故事後,不禁開始感傷物是人非的情景,元朝的強盛與富裕,對他來說,宛若一場夢……

大都也由劉秉忠規劃建設,此外也有阿拉伯籍和其他外國工匠參與其中。在建造地上物之前,先埋設全城的下水道,再建造宮殿王府、內外宮三重城牆等建築,費時二十餘年而成。

根據考古發掘,元大都呈長方形,大小近似北宋汴京,約為隋唐長安的五分之三大小。城內街道一如唐長安的筆直寬敞,經緯垂直交錯,大街寬二十八公尺,小街十四公尺,胡同是小街寬度的一半。

外城分六十二坊,只允許富人和官員遷入,其餘百姓只能留在西南邊的金朝舊都。元大都雖然仿照隋唐長安的城市格局,規劃四方整齊的居民坊地,但各坊四周已經不再營建坊牆來包圍坊區了。元大都還有一項創舉,就是在城市的中心建造巨大的鐘樓鼓樓,作為報時之用。元大都實行宵禁,夜晚鳴鐘三下後,除非有特殊情況如生產、疾病而外出延醫外,禁止居民在街道上行走。

元朝將其疆域裏的人民分成四種,實行種族政策與嚴格的控制措施。根據馬可波羅記載,元朝規定在原金朝和南宋城市的所有民宅,每個房舍門戶上必須貼示戶主及全家姓名,此外奴僕姓名、牲畜數量等,也得詳記於上。就連外商旅客投宿客棧,也需依照不同國籍分別居住於官府指定的旅舍,並且必須登記姓名和投宿及退房的時間。

蒙古人信奉喇嘛教,城裏宮內建有多座密宗寺廟。元朝皇帝對宗教採取自由開放政策,加上帝國遼闊,包含民族眾多,遂形成各民族的各種宗教場所在城內林立的景象,除了中土傳統的佛寺道觀外,還有喇嘛廟、清真寺、景教教堂、拜火教祭壇等。

皇城位於全城南部的中央,皇城的中心是海子,就是今日的中、南、北海,北邊是宮苑,東部是宮城,西側則建有廣大的寺廟。皇宮和朝廷所在的宮城位於全城的中軸線上,社稷壇位於西面城門內,太廟則相對應的位於東門內,市場集中在城市的北邊,完全符合《周禮.考工記》裏「左祖右社、前朝後寢」的傳統布局。

城市是想像、抑或真實

忽必烈的大半生幾乎都在上都開平與大都度過,在夏季到開平避暑,秋冬則回到大都居住。他雖然擁有無數城市,卻只有這二座城市對他來說,是實實在在的存在。忽必烈詳細的敘述完開平和大都的建造情況以後,惆悵地說:「可惜秉忠不在了,不然他可以告訴你更多的事情。」

至元十一年(西元一二七四年),劉秉忠無疾而終。忽必烈知道後十分難過。直到二十年後的今天,一想起劉秉忠的離世,他仍然黯然傷懷。忽必烈又嘆了一口氣,懷念著那個與他意氣相投的良臣:「秉忠侍朕三十多年,小心縝密,不避艱險,言無隱情。其陰陽術數之精,占事知來 ,若合符契,只有朕知道,別人是不會瞭解的啊。」

忽必烈下意識的又喝了一杯酒,這下子真是「借酒澆愁愁更愁」了。「我的皇后、我的皇太子、我的重臣,為什麼我重視的人都離我而去?我擁有一切,卻留不住幾個人。皇帝的權力和財富有什麼用?榮華和富貴又有什麼意義?」

馬可波羅見忽必烈一面喃喃自語,一面一杯接著一杯的喝著酒,這種情形他還不曾見過,不免有點不知所措,便望向在旁伺候的內侍。內侍們瞭解馬可波羅的意思,遂躬身上前請示說:「大汗,您累了,請保重龍體,稍事休息吧。」忽必烈一聽,發現自己的確需要休息一下,便點了點頭,讓內侍攙扶著他離開書房。

在踏出門檻前,忽必烈回過頭來看著馬可波羅,落寞地說:「馬可波羅,你終究也將離我而去?!」在馬可波羅還沒回過神來回答之前,忽必烈就轉身離去了。馬可波羅看著皇帝的背影消失在雕梁畫柱之後,他再也沒有機會看到他了——幾天後,忽必烈與世長辭。次年(西元一二九五年),馬可波羅返回威尼斯定居。

歷史的交會、文化的消長

三年後(西元一二九八),馬可波羅參加威尼斯對熱那瓦的戰爭,兵敗被俘,在監獄中將他的亞洲之旅說給獄中同伴聽。後者將這些見聞記錄下來,後來成書出版,很快便傳遍各地,成為中世紀的歐洲社會接觸東方世界的最初管道。

馬可波羅眼中的中國城市,進步、美麗、繁榮且富裕。有經過整體規劃、有序建設的方正大城如上都、大都;有仿若仙境的江南城鎮如杭州蘇州;有繁忙熱鬧的商港如泉州廣州等,城市景觀整齊寬敞,居民有禮好潔,工商昌盛、百物充裕,在在都使之讚嘆不已。

他的描述為後人留下了珍貴的史料,將那些在歷史洪流裏消失了的城市留在白紙黑字中。但是很長一段時間,歐洲人並不相信馬可波羅對數量的敘述,例如大城市的人口動輒百萬,江南城中的橋梁數以萬計,港口貨物的運輸量是歐非大港的百倍等,都讓歐洲人覺得無法置信。

因為中世紀的歐洲世界,即使當時最富強盛的意大利各城邦如威尼斯、佛羅倫斯等地,人口平均不過十萬左右;威尼斯橋梁雖多,也不過以百或千位計算。時代觀念的限制,使人無法跨越思維去想像,遂將無法理解的部份視為荒誕不經或誇大不實。也因此馬可波羅被稱為「百萬先生」,而遊記的原始書名也被提為「百萬」(Il Milione),而非中國人熟知的《馬可波羅遊記》。

雖然如此,充滿神祕、美麗和財富的東方世界,引發歐洲人興起想一窺究竟的好奇,促使了後來航海時代的發現新大陸,開啟了隨後的殖民時代。世界逐漸成為西方人的天下,而「居天下之中」的中國,卻在歷史的安排下,慢慢的失去了光芒……

超出人類所能想像的事物,總是吸引人們的注意,因為人原本都是從那個地方來的,在生命的深層都留著對家的印記,想回家是人類最原始的渴望,不免讓人不由自主的懷疑,世上是否真有這樣的城市?(完)◇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