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破產?還是半路出逃?

?"
外資撤離,珠江三角洲數萬家企業倒閉,昔日「世界工廠」熱鬧場景不再。(AFP)

曾經風光一時的珠江三角洲一帶的港企,已經在金融海嘯的衝擊和中共體制的政策變化之下,成為昨日黃花。面對舉步維艱的生存環境,下一步,他們是申請破產,還是選擇半路出逃?成為擺在港企面前的一個新興難題。


隨著外資紛紛撤離,珠江三角洲數萬家企業倒閉,昔日「世界工廠」熱鬧場景不再。圖為位於珠江三角洲的深圳港。(AFP)

零零九年,對珠江三角洲一帶的港資企業來說,絕對是雪上加霜的一年。

深圳南太電子公司高掛這樣的橫幅:「如果沒有員工的理解與配合,南太集團將於二零零九年底光榮結束」。

這個頗有「黨文化特色」的橫幅,映射出千萬曾經風光的港資企業現今慘狀的冰山一角。這間二零零四年在香港上市的港資南太集團下屬集團,因為公司沒有訂單已經陷入絕境,不但員工裁員一半以上,留下來的人也被減薪至少三成,剩下的日子如殘燭般屈指可數。

今年首季度 三千多家港企破產

四月九日,在深圳舉行的一個因應金融危機的研討會上,八百多家企業的老闆紛紛表示去年的訂單已做完,「今年的訂單目前還不知道在哪裏,企業現在已是奄奄一息了。」

十五日開幕的廣交會,成交也淡的驚人,據官方統計比同期縮減兩成以上。但有企業開幕首日就表示,參觀的客流比去年同期減少高達九成,幾乎恢復SARS的蕭條狀態,原本希望「及時雨」拯救港企措施的願望再次落空。

香港中小企業聯合會會長劉達邦表示,港企在珠江三角洲的情況是「從未有過的嚴峻」。去年七萬家港企有五千家已經結業,今年情況更為惡劣,第一季度就有5%的港企,三千兩百家處於瀕臨破產的狀況:「他們不夠訂單做,或者已經停工,或者只有約一成的工人在開工,如果未來幾個月未有改善,他們就被逼要結業。」

令珠三角港企處於「水深火熱」困境的原因,劉達邦指出,除了金融海嘯的衝擊之外,和這兩年大陸經濟環境惡化有密切關係。包括人民幣升值、油價上升、電力短缺及通貨膨脹等令企業營運成本大幅度上升,加上新的勞動合同法頒布,部份行業的進出口受到限制,此外,銀行收緊信貸也令港企舉步維艱。

空城下的恐懼

離香港只有一個多小時車程的東莞,曾經是港資投資的天堂。東莞大約有一點五萬家外資企業,其中港企占一萬家左右。但自二零零七年開始,「倒閉」潮和「裁員」潮的陰影籠罩著這個昔日繁華的小鎮。

走在東莞鳳崗鎮工業區附近的街上,許多隨著工廠和民工的離去而失去了消費人潮的店鋪,早已開始一批批地倒閉。隨處可見緊閉的鐵閘門上方掛著招租的看板。「老闆走了,工廠倒了,人都空了。」一家餐館的老闆說。雖是就餐時間,他的餐館裏面卻沒有一個客人。

「東莞會成為空城嗎?」這是大陸網友熱烈討論的一個話題,絕非危言聳聽。入夜後每條街都有警車駐守;未撤離的港商每天出入都要帶一呎長扳手防身;連中港司機路過東莞也要靠無線頻道互相照應;治安狀況惡劣的東莞,儼如危城。

在東莞常平開電子廠的阿曾,為了自保,除每天駕車出入,背包內總放兩把一呎長的大扳手。他說:「幾乎每天都有港商朋友同我講,又在街上被人搶頸鏈、搶手袋,甚至有人給個賊押返工廠拿錢都有!」他說,公安一般只會扣留賊人數天便釋放,全沒阻嚇。


二零零八年十月十六日,東莞失業工人匯集到政府大樓前示威。(AFP)

在大陸沒錢破產都難

治安差,環境差,很多港商支撐不下去,想申請破產,但卻發現此路難行。劉達邦指出,很多港資企業申請結業,但卻遭受中共當局處處刁難,而且程序繁複,包括海關、勞動局、稅務局、環保局、稅務局等關關都要給錢,搞定了以後才能批准結業,而且這些部門不給錢,國家統計部門就不列入申請破產的行列中。

相對於香港破產受政府保障,只是增加不能坐的士、出外旅遊的限制,劉達邦慨嘆,在大陸沒有錢,想破產都難。「這些撤資全部要給錢先,所以在大陸想破產都不是這麼容易,快的需要三個月,慢的甚至要拖到三年才能結業。」

他舉例說,去年初一間生產微型摩托車的港商結業,負責人計畫將機械及原材料轉售,但至現時為止仍未能結業,原因是未能與海關「談好數」。他說,未有繳交稅款的材料不能出售,間接變廢料,但要交足稅款則要五百多萬元,這個金額對負責人來說,根本無可能支付。

有香港報章報導稱,當地政府阻撓港商結業,聲稱只要保證不結業,政府可以提供一連串優惠,包括所有廠房日常用水、用電、用煤及政府開支,均會有減免,甚至希望他們處於「半停工」狀況下繼續經營。

據知有的港商因為沒有錢給大陸相關部門,甚至面臨被關、被綁架的命運。劉達邦也指出,有三名會員向他投訴,被當地勞動局派人貼身跟蹤,限制人身自由,直到他們給了錢才算了事。

很多工人一覺醒來發現外企老闆半夜逃逸的事情。先是韓資出逃,僅二零零七年便有八十七家,接著是港資,報章不時可以見到工人抗議老闆走人。劉達邦道出其中苦楚:「如果能撐下去誰不想撐,但是大陸你想破產都難,甚至還有人身安全的憂慮,所以很多國內撤廠的港資企業,他們被迫要離開到外國一段時間,就是這個原因。」

引進外資還是引誘外資?

對於港商在大陸破產難,曾經在八十年代為二十多家港資、台資做法律顧問的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表示,中國大陸雖然早在八十年代就出臺了〈破產法〉,但當時只是針對國有企業,九十年代擴展到適用範圍為台資、港資等外資企業。但相關法律對港商沒有保障,「只是維護共產黨的利益」,另一方面,即使有法可依,在共產黨體制下,一旦出了問題,港商的權利也很難保障。

「引進外資,還是引誘外資?」鄭恩寵說,早在鄧小平八十年代改革開放的時候,他的老師,當時多個上海大學經濟教授就提出這樣的質疑。他認為,今天港商在大陸面臨的困境,也是和共產黨合作的必然惡果。而他當年諮詢過的二十多家港台商,絕大多數都是以虧本離場。

「當時他們從上到下,給你一路綠燈,一旦有盈利了,就所謂的依法辦事,但是法是共產黨的法。到今天,港商撐不下去,共產黨也不會放過你,他們會搾乾你最後一滴水,你玩得過共產黨嗎?」

鄭恩寵指出,中共阻撓港企破產,主要是擔心港資一旦結業,當地政府官員受賄就沒有財源,也有業界人士認為,當局擔心工人無工開,上街抗議衝擊中共政權,為保官員烏紗帽,就施壓要港商不准結業。「他們的指導思想就是穩定,穩定壓倒一切,根本不在乎港商的利益。」

對於半路出逃,鄭律師預計同類個案會陸續增多。「他們活不下去,肯定會走,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他估計,未來會有更多的港商加入到維權隊伍中,他並建議,港商想破產,最好爭取到香港仲裁委員會介入,來處理有關的法律糾紛,或者聘請大陸當地的維權律師保障自己的權利。「如果你不瞭解共產黨的法律,你怎麼和他們鬥?」


曾被中共以間諜名義控罪判刑並遭驅逐的原香港城市大學市場營銷學系副教授李少民,七年前即表示在大陸投資容易撤資難。(新紀元資料室)

投資容易撤資難

曾經被中共以間諜名義控罪判刑並遭驅逐的原香港城市大學市場營銷學系副教授李少民,在七年前接受《大紀元》採訪時,就對外資進入大陸做出這樣的預測,「在大陸投資容易撤資難。」

李少民說,「大陸的經營成本相當高。」他認為那是一個制度問題。就如上海的台商,他們很恨大陸的制度,因為大陸政府說得很好聽,把他們吸引到上海投資,再把他們拴住,不讓台商撤資。

他舉了一個簡單的例子說,美國的資訊科技集團IDG(International Data Group)是在中國資訊市場投資金額最大的外資公司,在國內投資了有名的《計算機世界》雜誌,賺了很多錢,可是這些錢拿不出中國,因為在大陸賺了人民幣,換不成外幣。◇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