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陳獨秀 從擁共到反共的歷程

?"
《新青年》創刊者、五四運動時任北大文學院院長的陳獨秀。(央圖提供)

  五四運動主要發起人陳獨秀,從攻擊儒家道統到潛心研究國學並著述,從創建中國共產黨到中共眼中的反共先鋒,這位被共產黨利用然後拋棄的典型犧牲者,轉變為何如此巨大?

獨秀(一八七九年十月九日至一九四二年五月二十七日),原名慶同,字仲甫,安徽懷寧人。五四運動時任北大文學院院長,為五四運動的主要發起人,同時為中國共產黨的創建者及首任總書記,是大時代中,出於一腔熱血而被共產黨利用然後拋棄的典型犧牲者。

不成龍,便成蛇

  獨秀從五歲時開始就在祖父的管教下讀書,雖然自幼即才智過人,但卻不愛讀古書,他在十七歲時便考上了秀才,但批評科舉制度是「玩猴子」。他在家人的眼中是個玩世不恭的孩子,無論挨了如何毒打,總是一聲不哭,時常把嚴厲的祖父氣得咬牙切齒,所以他的祖父斷言陳獨秀「長大後不成龍,便成蛇」。

  一九零一年,二十二歲的陳獨秀留學日本,出於對當時湖北留日學生監督姚煜的不滿,陳獨秀夥同其他兩位同學於一九零三年三月三十一日夜強行剪去姚昱的辮子,因而被遣送回國。這一剪,同時也開啟了他後來波折起伏的人生。

因革命失敗而反倫理

  一九一三年,陳獨秀參加反袁世凱的「二次革命」,可惜功敗垂成,陳獨秀因而再度赴日本,協助章士釗辦《甲寅》雜誌,宣揚無政府主義,造成輿論之譁然!回國後,陳獨秀又創辦月刊《青年雜誌》,次年更名為《新青年》自任總編輯,並不斷發表攻擊儒教和傳統道德的文章。

  一如洪秀全因科舉失敗憤而造反,屢次革命不成的陳獨秀也把當時中國社會的黑暗都歸因於中國人長久以來的倫理、道德、文學、藝術諸端,認為需要「充分以鮮血洗淨舊污」,先進行倫理道德革命,才可能實現政治的改革。主張改文言文為白話文,文章內容也要趨向實際。這波新文化運動的風潮在當時青年人中影響很大。

陳獨秀與中國共產黨

  一九二零年,蘇俄成立了共產國際遠東書記處,負責中國等國共產黨的建立工作,三月共產國際代表維丁斯基來華,拜會因風化問題被北京大學解職的陳獨秀,邀其成立中國共產黨。一九二一年七月二十三日,在尼科爾斯基和馬林的組織下,中國共產黨正式成立。九月陳獨秀主持第一次代表大會,卻與當時共產國際代表馬林發生嚴重爭執。陳獨秀認為中國革命要按自己的國情摸索。而馬林認為,中國共產黨是共產國際的一個支部,必須服從共產國際的命令。

  一九二二年三月共產國際指示要求中國共產黨以個人身分加入國民黨以奪取權力遭到陳獨秀的反對,他認為應該以民主的方式建立黨對黨的「黨外合作」,而非如附體般潛伏於國民黨。

  隔年七月二大舉行,馬林以共產國際代表的身份,要求中國共產黨作為共產國際領導下的一個支部共產除了服從以外,沒有別的選擇,於是陳獨秀在此壓力下終於屈服。然而也開啟了陳獨秀與共產黨的決裂之途。

思想轉變,終與共黨決裂

  一九二四年一月,列寧逝世,俄共區分兩大聯盟:托洛茨基聯盟及史達林聯盟。托洛茨基聯盟聯盟主張中國共產黨要旗幟鮮明,不斷革命。史達林聯盟主張,中國共產黨要爭取國民黨的領導地位,奪取國民黨的群眾。

  陳獨秀作為中共的總書記執行了史達林路線,然而共產國際和中共在中國的勢力在汪精衛相繼發動的七一五政變中遭到近乎毀滅性的打擊。七月十二日,鮑羅廷遵照史達林的指示,重新改組中共中央,陳獨秀執行的是史達林的政策,因此背負上了所有責任,一九二七年八月共產國際宣布解除陳獨秀的職務。

  一九二九年七月,中蘇為中東鐵路事件發生衝突。中共中央發表宣言,提出「武裝保衛蘇聯」、「擁護蘇聯」、等口號。陳獨秀致函黨中央,反對上述口號。十一月十五日中共黨中央開除陳獨秀的黨籍。十二月十日,陳獨秀發表《告全黨同志書》,他承認中共的領導的確有很多錯誤,他個人要負主要的責任,但是事實上每一個錯誤都是根據共產國際的指示。

  一九三二年十月十五日,陳獨秀被上海公共租界逮捕,隨後移交南京政府。國民黨各地黨部、省主席、司令等紛紛致電中央要求予以嚴懲,共產黨也發表消息和罵他為資產階級走狗、反共先鋒的評論。律師章士釗主動免費為陳出庭辯護,胡適、傅斯年等人紛紛出來為其說話,最後陳獨秀被判刑十三年囚禁於南京。

獄中重拾古籍

  在獄中,陳獨秀開始潛心研究中國古代語言文字、孔子、道家學說等,思想開始轉變,同時也完成了不少有價值的學術論著。

  一九三七年八月抗戰爆發,陳獨秀得以出獄,在不斷的潛心研究中華文化中他揚棄了共產主義,認為只有施行民主政治,才是中國的唯一出路,出獄後他說自己不再屬於任何黨派,他的思想獨立,也不代表任何人。

  陳獨秀在抗戰期間發表支持抗戰的言論並且贊成各黨派合作,支持全民動員和政府改革,反對任何形式的專政;在國際問題上,他認為英美法的民主代表人類的希望。這期間他寫了不少新書,在《我的根本意見》及《陳獨秀的最後見解》提出許多觀點:

  「『無產階級獨裁』,根本沒有這樣的東西,即黨的獨裁,結果也只能是領袖獨裁。任何獨裁都和殘暴、蒙蔽、欺騙、貪污、腐化的官僚政治是不能分離的!」

  「民主主義是……人民反抗少數特權的旗幟。無產階級……同樣要求一切公民都有集會、結社、言論、出版、罷工之自由,特別是反對黨派之自由。」

  胡適在《陳獨秀的最後見解》一書「序言」中說:「我覺得他的最後思想……特別是對於民主自由的見解,是他『深思熟慮了六七年』的結論,很值得我們大家想想。」

  陳獨秀的晚年貧病交迫,先後住在武漢、重慶,最後長期隱居在四川江津,生活一向保持低調,他拒絕胡適赴美的邀請,拒絕譚平山要他出面組織第三黨的建議,同時也拒絕去延安,並堅拒國共兩黨人士的餽贈。

  一九四二年五月二十七日陳獨秀因病於四川江津鶴山坪石牆院逝世,時年六十三歲。◇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