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揭中國兒童英國失蹤內幕

?"
二零零五年一月福建福州市一個火車站,一群外來兒童與一個男子一同被拘留。警方聲稱人販猖獗。(AFP)

五月五日,英國著名報刊《衛報》刊登文章,揭示了英國政府部門是如何被用做拐賣中國兒童的周轉站,引起英國朝野轟動,甚至可能改變英國移民政策。而在倫敦的一個偷渡者告訴《新紀元》,他們是自願的,並視之為未成年人偷渡。

月五日,英國著名報刊《衛報》刊登了題為〈揭祕:七十七名中國兒童從收容所失蹤〉的報導,揭示了英國政府部門是如何被用做拐賣兒童的周轉站。

文章說,自二零零六年三月以來,至少有七十七名中國兒童在倫敦希思羅機場附近、隸屬倫敦市政府希靈登區管轄的、能容納五十九個床位的一所公寓(兒童收容所)裏失蹤,他們中絕大多數來自福建,年齡多在十四至十六歲之間。

目前只有四人被找到。兩名女孩在英格蘭中部地區的妓院賣淫一年後回到收容所,其中一人懷孕,另一人的手臂則被用外科手術植入了避孕裝置。其他人被暴力強迫在街上兜售假貨,或被強迫在大麻農場工作。

《衛報》指出,整個人口販賣網絡跨越四大洲,蛇頭透過馬來西亞、巴西、意大利和肯尼亞等地,把中國兒童走私送入英國。當英國海關看到無人陪同的兒童之後,一般會把他們送入兒童收容所照看。也有不少偷渡的人謊稱自己年齡不到十八歲,於是他們會被送到希思羅機場五號客運站附近的這棟公寓,由政府人員暫時看管。

報導稱,這些孩子一般會在幾天內逃離。他們通常會聯繫在英國的所謂「親友」,然後大搖大擺地離開公寓,或者從窗戶逃走,而附近通常有車子接應。文章引述一個警察的話描述,最後一個從這個公寓逃走的是一個中國女孩,她從前面進入這個公寓,直接就從另一頭出去了。當時在場的一個社會工作者只是聽到汽車關門聲,然後一輛小車帶走了女孩。

據悉,一位知情人因不滿政府處理的不得力,於是把這份「內部信息」洩漏給了媒體。

文章還說,從移民局獲得的報告顯示,這些人口走私是由有組織的犯罪團夥控制的,等待這些孩子的是被不法分子剝削的人生:販毒、賣淫、還有沒有報酬的非法勞動。警方表示,安排偷渡的價格也不菲,其中一起偷渡費高達四萬英鎊。

英國朝野轟動

消息傳開,令英國舉國上下再次為華人偷渡者的命運擔憂。在二零零零年的多佛慘案中五十八位大陸偷渡客被活活悶死;二零零四年莫克姆灣慘案中二十一名華人採貝者被潮水捲走,如今又發生了大陸兒童被偷運的悲劇,如何對待中國大陸偷渡客,英國人展開了激烈爭論。

在《衛報》刊登中國偷運兒童失蹤的第二天,英國首相布朗在下議院表示,「販賣兒童是完全不能被接受,也是不人道的,任何可以停止兒童販賣的事,我們都會做。我將根據媒體的報導,與內政大臣進行調查,盡一切可能保護這些兒童。同時,我們將主導國際合作,請其他國家協助我們,禁絕販賣兒童。」

五月七日,英國保守黨影子內閣內政大臣葛瑞林寫信給內政大臣史密斯,要求她解釋為何英國境內發生兒童販賣案,同時要求立即採取行動,找出失蹤的中國兒童。「這份報告似乎突出了我們移民制度的一個可恥狀況。這麼多本來應接受當局照管的兒童竟然失蹤了,這是不可接受的。政府應該和地方議會對話,查清楚他們是否履行了職責。」

英國禁止拐賣兒童和強迫兒童賣淫組織(ECPAT)表示,他們一直呼籲政府對未成年人失蹤進行調查,但每年都被政府忽略。這次中國兒童失蹤事件經《衛報》披露後,英國官方立即態度鮮明地表示要徹查此事,這給他們帶來了希望。

據悉目前在英國的販賣兒童案件中,四分之一的受害人是中國大陸兒童。內政部表示,每五名疑似兒童販賣案件的受害人中,便有一人是在入住兒童收容所期間失蹤的。

五月十日,英國內政部負責調查販賣人口案件的議員基思‧瓦茲表示,專門拐賣兒童的人口販子正將英國當成目標,因為他們能夠非常容易地將受害者通過英國港口和當地撫養機構走私出去。據他謹慎估計,每周通過英國港口和機場被走私出去的兒童超過五人。瓦茲希望警察採取更多行動,找到被拐賣的兒童,並起訴那些人口販子。但警方卻顯得困難重重。

唐寧街十號回應說,布朗首相已經要求內政大臣和兒童大臣緊急處理此事,並責成他們六個星期內拿出報告。有評論稱,這起事件可能改變英國的移民政策。

偷渡客:「我們是自願的!」

在英國主流媒體報導了犯罪集團對偷渡兒童的壓榨傷害之後,《新紀元》周刊設法採訪了一位多年前從福建偷渡到英國的陳先生。在保證不洩露他個人信息之後,陳先生揭示了大陸偷渡客中被人忽視的另一面。

「其實這些人是自願的。我們村子裏幾乎家家戶戶都出國,每家都有一兩個偷渡出來的。在家辛苦幹一年也掙不了多少錢,出來雖然苦點,但總比國內強。想出來,還得給蛇頭說好話,人家才幫你辦護照。一般到英國得花二十多萬人民幣。」陳先生說,他們村子很多老鄉都把自己的弟弟妹妹從國內辦出來,在他們看來,那不叫拐賣兒童,叫未成年人偷渡更合適些。

「這裏的鬼佬(偷渡客對英國本地人的稱呼)太懶了,他們天天坐在家吃政府救濟,草莓、蔬菜爛在地裏都沒人收,最後就靠我們幹活了。」陳先生以前曾在農場、家具廠、中餐館和裝修隊幹過。

「英國警察都知道(我們是偷渡的),平時他們也不管,我們靠勞動吃飯,一不偷二不搶,社會上總得有人幹這些活啊!我們就憑一雙手吃飯。」

「幹一年,除去吃住,節省的人一年下來能剩七八千(英鎊),這樣兩三年就把本錢掙回來了,一般幹幾年等老家把房子蓋起來就回去娶媳婦了。」目前陳先生已經和另外一位福建偷渡來的女孩子結婚了,還有個孩子,回去好像不是那麼迫切了。

「我上次是先到烏克蘭,然後到意大利、法國等,最後到了英國。是很緊張的,有次差點被抓著,差點死在路上。」


歐盟官方估計,每年有超過五十萬的偷渡人口「入侵歐洲」,圖為中國人蛇在集裝箱運輸船上的藏匿處(AFP)

大陸偷渡現象嚴重

據說中國大陸的很多僑鄉都是靠這些偷渡人寄錢回家建起來的。一般來講,偷渡到美國要花二十萬元(人民幣,下同)左右。英國和澳大利亞二十四萬元、日本十萬元、歐洲大陸各國(德、意、法、西等國)十三萬元。偷渡的價格和偷渡目的國的經濟發達水平有直接的關係。比如英鎊兌換人民幣匯率高,英國工作好找,所以偷渡到英國費用就高。

據調查,目前偷渡主要有四種方式:第一種沒有任何證件就出國,主要是用船經海上或用集裝箱偷渡到周邊國家,再轉送到目的國;第二種是持「剃頭護照」出境,即:護照上的姓名資料是張三的,而照片卻是李四的。一般蛇頭會安排買通邊防混進海關後,再從當地中國使館申請補發一個遺失護照;第三種是合法出行,如參加旅行社組織的「各國遊」,一到目的地就消失得無影無蹤;第四種也是最常見的一種叫半偷渡,先由蛇頭幫偷渡客取得目的國的周邊國的簽證,再伺機偷渡。

一般偷渡是由國際性犯罪團夥協同完成,以偷渡到歐洲為例,一般要經過四到五個蛇頭。今年二月台灣移民署官員在桃園國際機場管制區內發現兩名少年男女神色緊張、形跡可疑。偵訊時兩人供稱,他們剛滿十六歲,來自福建,在每人交付三萬美金後,由人蛇集團安排,以中國真護照出國,經從香港到台灣再轉機到泰國,但在桃園機場轉機時,有台灣人蛇給他們事先偽造的中華民國護照、身分證及機票、登機證,兩人正準備以假身分前往美國的海外領地關島,日後再轉移到美國本土。美國在台協會(AIT)在受理非移民簽證申請時發現不少類似個案。僅二零零八年下半年,AIT就攔截九十餘件可疑案例。

目前每年在世界各國之間被走私的人口有大約六十萬到八十萬人,其中大陸每年偷渡成功的人近兩萬,而且近年來有遞增趨勢。以美國為例,從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七年間增加了49%,目前大約有二十九萬非法中國移民居住在美國。如此眾多的偷渡客,這不能不說是中國社會的一大特色。◇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