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專訪中醫師胡乃文 中醫治豬流感更有效

?"
豬流感肆虐之際,胡乃文醫師指出用中醫概念治療流感更有效。圖為五月十三日香港一醫院場景。(AFP)

豬流感肆虐,全世界聞流感色變,胡醫師卻說:流行性感冒不是什麼厲害的病,中醫所講的傷風、傷寒,中醫古時的方法很簡單,只要發汗解肌就可以治好!

灣有一位胡乃文醫師,接受的是西醫的正統訓練,卻發現中醫是一項世界文化寶藏,而投身傳統中國醫學。胡醫師曾經以中醫的醫理治癒全世界長在面頰的第五個黑色素癌症病例。近年,胡醫師更足跡遍北美及東南亞地區,希望把這個「老天爺」有意留給人類的好東西——中醫學,介紹給不同國度的人士,所到之處觸動心靈,他慨嘆不分國籍,不分領域,中醫學在人類健康上所體現的是一種神傳的智慧。

  最近世界聞流感色變,皆因豬流感(甲型H1N1流感)肆虐,幾乎全世界都出現個案,一些地方如墨西哥、美國更出現多宗個案,包括多起死亡病例。胡醫師對流感也有獨特的見解,他相信用中醫概念治療流感更有效,而且會因為病情得到迅速處理而減低傳染的速度和範圍。

  胡醫師對中醫概念和病理分析獨到,而且敢言,展現了一位良醫的風範。

中西醫所見之不同

  胡乃文是台北「上海同德堂國藥號」的名醫。大學時學的是生物學,研究所主修神經科學及內分泌。畢業後投入藥理學研究,還被服務的單位派去美國著名的史丹佛研究院(SRI)從事生命科學領域的研究。在胡乃文逾十年的西方醫學研究中,在研究神經學領域的過程中,碰到當時最先進的科學文獻中提及,西方神經學與中國針灸有相當密切的關聯性,吸引了他開始對針灸的學習,從而與傳統中國醫學結下不解之緣。

 
胡醫師在印尼演講會上作現場講解。(攝影/吳永光)

 
胡醫師在美國紐約接受諮詢。(新紀元)

  對於近期出現的新型流感,胡醫師說:「流行性感冒本來也不是什麼厲害的病,中醫所講的傷風、傷寒、中風、溫病這些毛病。中醫古時的方法很簡單,像傷風、中風這個就只要發汗解肌就可以。傷寒也是發汗就可以治療了。溫病大概用辛涼解表就可以治。」


豬流感肆虐,全世界聞流感色變,胡醫師卻說:流行性感冒不是什麼厲害的病,中醫所講的傷風、傷寒,中醫古時的方法很簡單,只要發汗解肌就可以治好!

  聽來有點太簡單!好像與現時的專家權威講的有所出入,胡醫師解釋說:「現在的西醫有那麼好的儀器,如果像中醫只讓病人發汗就可以治,還出那麼高科技儀器幹什麼?還有高級的儀器和治療方法,治不好了,就想辦法再來檢查到底醫治這個病還有什麼,結果就找到了一些病毒,如H5、H1、N1、N2、N3之類的這些病毒,如禽流感就叫H5N1,H是血液成分、N就代表核,H1、2、3是血液分型的方法,N是核分型的方法,這樣一分析出來,很多病人就被搞混亂了。以為是很難治的新病,也以為是難治的病,所以死了也不為奇。」

發汗治流感最有效

  在流感的中醫治療方法,胡醫師說:「如傷風,我們用桂枝湯治療就可以。桑菊飲、銀翹散就是用來做辛涼解表的處方,表就是皮膚、身體表面的病徵。

  我們一般會用熱的藥,讓身體產生更多的熱,因為熱是能量,越大的熱能越能夠殺死病毒。所以發汗就是讓身體熱到很高時,人就會發汗,把病毒殺死了。所以為什麼發汗就好了。」

  胡醫師續說:「其實發燒是好事,是用來殺病毒的,現在的醫生看到發燒就覺得會傳染,所以一定要把它壓下來。一壓下來,病毒就不死,在身體內就更多,病情就更壞。很多父母怕小孩發燒是因為怕燒壞腦,發燒會燒壞腦袋是因為有腦炎。所以發燒可以用發汗的藥,或是一個簡單的建議,就是喝一碗熱開水或是熱稀飯,蓋上被子發汗。」

  胡醫師指出,西方醫學以前也是用發汗治療:「我小時的時候,感冒時就吃『鷓鴣菜』,其實就是亞士匹靈(Aspirin)那類的東西,其實就是蓋著被子發個汗就好了。現在的人如果用Aspirin之類的發個汗,會覺得那位醫生不會開藥,所以現在病人讓醫生開不好的藥。」

  問胡醫師為什麼流感現在好像變厲害,他提及過去曾經發生過的兩次嚴重流感疫情,其中一次流感他也是受害者。「一次是在一九一八年在西班牙,那次的流感是鳥類傳播的感冒,隨著軍隊帶到全世界。」

  「一九五七、五八年也有過一次很嚴重的感冒。那次我也感染到,但我也是服了發汗的藥就好了。很多人得了類似肺炎的病徵,大部份的受害者都是小孩。在台灣和香港都死了很多人。」

  胡醫師說,這次豬流感是挺厲害,因為它有禽流感、人流感和豬流感混合體的病毒,是一種變種的病毒,比禽流感要快。新疫情可怕,但胡醫師說對付方法也有很多,一旦得了流感,可以發汗、解表、治咳嗽來處理,因為流感的徵狀是頭痛、發燒、肌肉痛、咽喉痛、咳嗽,這些症狀就是桑菊飲的症狀,是溫病的一種症狀:「中醫要辨症論治,我建議桑菊飲處方,但是還要根據每個人不同的症狀來加減藥物。」

「害怕」能導致生病

  有感於這次流感病發後很快死亡,胡醫師認為,這是因為現在的西醫不會治這個病,如果懂得治,傳染性不會那麼高,甚至當年SARS也不會傳染的那麼快。當年爆發SARS的時候,胡醫師有一位學生曾經也參與治病,學生對他說,當時沒有馬上通報,也沒有立即隔離,學生向他解釋說:「我能治好的為什麼要隔離?這樣的話我本來可以救人,隔離了就不能救人。」

  流感一爆發,最讓人害怕的就是它的傳染性。胡醫師說,傳染性是存在的,不過,他提到一個很重要的因素:「中醫看這個病時,沒有害怕的問題,一般來說,嚴重的病,假如有害怕的情緒在內,那個病被傳到自己身體來的機會就更大,因為在害怕的時候,身體的交感神經(Sympathetic Nerve)的亢奮程度就會高一點,交感神經亢奮的時候,類固醇分泌就多。這種分泌多的時候,會壓抑免疫能力,使病毒能夠進入到身體。」

  他續說:「中醫對這些病情沒有那種害怕。所以在電視劇如《大長今》、《醫道》,可以看到那些醫生都不怕,他也不怕麻瘋病,也不怕瘟病,都敢進入疫區,結果這些醫生都沒事。最糟糕都是那些病人傳來傳去。醫生沒有受到感染是因為他自己都不害怕,不怕病的人不容易得。」

以熱能殺死病毒

  流感是一種病毒,胡醫師指出,病毒是沒有藥可以殺死的:「自從抗生素發明了以後,就發現抗生素可以殺死細菌,抗生素是一種分子結構的東西,細菌是一種細胞結構的東西。分子治細胞是可以做得到的。後來又發現了病毒,病毒不是細胞級的東西,而是分子級的病源,現在沒有比分子級更小的一種東西去殺它,因為它太小了,那只有用更小的東西,就是能量。」

  什麼是能量?胡醫師說:「就是用光線,也可以使用各種熱能、電子能等,當中最能控制病毒的就是熱能,因為是身體自己產生的。這個可以通過吃桂枝湯、麻黃湯等來增加身體的熱能,使其發熱發得更厲害,再讓這種熱能去殺死病毒。中醫就是靠身體來殺病毒,中醫的理念是把病徵治好了,症狀解除了,如發燒、肌肉和咽喉痛都是一個症狀,但整個病是由病毒引起,用發熱的方法把病毒殺死,就能解除症狀,也解除了病。」

  記得SARS爆發期間曾採訪過一位從上海回來的人士,上海當地有人就說過,這個病(SARS)像是有眼似的,懂得選擇染病的人。胡醫師也有一個觀察,SARS就針對壯年的華人,還是聽得懂中文的華人,而豬流感就主要是洋人。胡醫師說,一九七六年,美國也爆發過一次H1N1流感,死的都是美國人。今年的新流感,死的有美國和墨西哥人。

聽胡醫師講解病理,果然是非一般的見解,胡醫師說:「我們為什麼不思考傳統中醫能夠把這個問題(流感)解決?這就讓人思考的一個問題:現在的人是沒有思考這個問題,中國傳統醫療早就把這類問題很容易的治療了,為什麼不思考傳統中醫,而是一味的使用西方醫學的治療方法?」

  胡醫師指出,SARS到最後能夠受到控制,也都是因為用了中醫中藥,在台灣和中國都是用桑菊飲、銀翹散之類,加上板藍根等中藥治好的。在SARS流行的時候,二零零三年五月份,胡醫師參加了兩岸三地的諮詢會議,台北、北京、廣州的三個地方的醫生一起開會。「開會的時候,廣州的醫生就傳來很多相關的資料,用中醫藥來治療SARS,北京也一樣。」

  對於新型豬流感的預防方法,胡醫師建議是要保持健康的身體,吃健康的食物,和生活有規律。如果避免不了要與一群人困在密室環境,比如搭乘飛機的情況下,又如何減低遭受病毒感染的機會?胡醫師建議,可以佩帶辟瘟香囊。

  香包有香味,內有辟瘟(辟毒)香料,增強了免疫能力,這是古人的智慧。◇
 

辟瘟香囊配方

  《松峰說疫》一書中自定的一個叫「除穢靖瘟丹」的方子,這個處方中,多是有香味的藥物,還有袪風的藥物,以及「辟邪氣」的藥物。蒼朮、降真香、川芎、大黃(各二錢),虎頭骨、細辛、斧頭木(係斧柄,入斧頭之木)、鬼箭羽、桃梟(小桃乾,在樹者)、白檀香、羊躑躅、羌活、甘草、草烏、槁本、白芷、荊芥、乾葛皮、山甲、羚羊角、紅棗、乾薑、桂枝、附子、鍛灶灰、川椒、山奈、甘松、排草、桂皮(各一錢,共為粗末),明雄(二錢),硃砂(二錢),乳香(一錢),沒藥(一錢,四味另研,共和)。另外還有一個處方是焚燒的煙霧可以「除穢袪疫」,叫作「蒼降返魂香」,藥物如下:蒼朮、降真香(各等份),共末,揉入艾葉內,綿紙捲筒,燒之。

  以上兩個處方中,一個是用以佩帶的,一個是用以焚燒的。可那個佩帶的絳囊中使用的藥物如「虎頭骨」、「山甲」、「羚羊角」都是動物藥,而且比較難以獲得。胡醫師提供一個容易獲得藥物的處方,出自於《理瀹駢文》,叫作「辟瘟香囊」,用以佩於胸前的。只有六個藥物,都是尋常藥肆中很容易得到的,藥物組成及配法如下:「羌活、大黃、柴胡、蒼朮、細辛、吳茱各等份,共研細末,佩於胸前。」依據藥理,有防疫效用。◇
 

豬流感疫情源頭何處?


  今次疫情始於墨西哥,墨西哥韋拉克魯斯州州長菲穗爾.埃雷拉於四月二十七日回應記者說:「(豬流感)源頭是亞洲,是中國,由中國來的旅客把病毒帶到北美,然後傳到墨西哥,這跟拉格洛里亞的農業無關。」

  《紐約時報》說,兩年前,中國數以百萬計的豬死於一種流行病,當時的豬瘟如此嚴重以致推動豬肉價格上漲90%。獸醫認為,死亡的原因主要是藍耳病,並不影響到人類。而中國政府沒有發表評估疫情的公開報告,也沒有提供細節給國際組織。

  有海外記者在北京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網頁上找到這篇發表於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五日題為「發病前宰殺患病豬羊,四川十七農夫死於怪病」的報導說,「中國四川省爆發一種奇怪、神祕的疾病,已造成十七人死亡。」報導中說:「病人發病前均宰殺過患病豬羊」 ,「初步懷疑與患者直接接觸病或死的豬羊有關」,「受害者全都是農夫,年齡在三十歲至七十歲之間,患者之間顯然並沒有任何接觸。醫生完全不清楚這種疾病如何傳播。」

  如果以上情況得以證實的話,中國大陸在兩年前可能就已經流行豬流感了。

  被中共推上臺的世界衛生組織祕書長陳馮富珍下令將豬流感更名為「甲型H1N1流感 」,世界衛生組織於四月三十日宣布不再使用「豬流感」一詞指代當前疫情,而開始使用「A型流感」一詞,中國媒體則採用「甲型H1N1流感」。更名的目的達到了和豬斬斷關係,以免世界的目光懷疑追蹤大陸的大量死豬。國內一些媒體叫囂著要為豬「平反」。但國外一些媒體稱豬流感實則跟豬有很大的關係,是豬流感、禽流感、人流感三種病毒在豬身上熔煉出的新型病毒,並抱怨世界衛生組織不應該隨意的就更名。

 

 

您也許會喜歡